生活頻道

【影評】《金剛:骷髏島》:消失的馬丁辛
2017-03-12 by 壁虎先生

(編按:有部份劇情及彩蛋透露,請斟酌閱讀)   在《金剛:骷髏島》那個故意模仿《現代啟示錄》的IMAX版海報裡,那個原來由馬龍白蘭度所在的中心位置被換成了金剛,電影中由落難的二戰美軍馬洛和日軍軍平利用戰機殘骸所合力建造的破鐵船,則取代了右下角的那艘越戰戰船,在某種幽微的象徵意義上,它似乎說了很多:後者是要載著扮演主角的馬丁辛駛向黑暗之心,前者則是要帶如今成為和平主義者的馬洛駛離骷髏島,我們或多或少因而被預示無法獲得一個像《現代啟示錄》那樣憤世嫉俗的故事。然而右上角原先馬丁辛臉的位置現在卻空無一物。若作為一個精妙提案,《金剛:骷髏島》確實是(或試圖是)怪獸版的《現代啟示錄》,那誰是這部電影中的馬丁辛?   《金剛:骷髏島》海報(左)、《現代啟示錄》海報。(翻攝自IMDb)   直覺的答案-山謬•傑克森的派克跟約翰•C•萊利的馬洛,畢竟兩人的故事線分別在象徵層面上體現了美國面對越戰泥沼的兩種心理,然而我們似乎也可以說-兩者皆非,因為顯然沒有誰的敘事存在大到足以被稱之為是這場冒險的領航員(至少絕不像是馬丁辛飾演的韋勒那樣)。就主題而言,那組幾乎毫無存在意義的俊男美女(湯姆•希德勒斯頓的康納德和布麗•拉森的威佛)和似乎完全沒必要佔據電影第二場戲的「君主」公司的科學家顯然又更不可能。   不過這各路人馬各自背負的證成責任倒是相當清楚:第一組負責證明這部電影存在著某種藝術核心;第二組負責證明電影的賣相比你想像中的更性感可口(頂多威佛跟金剛的二十秒互動另外證明了自己仍把原版金剛的悲劇放在心上);第三組負責證成這場冒險(以及這部電影之前/之後的更多冒險);各式各樣的珍奇巨獸則負責證明電影的奇觀價值(當然還有景甜自己一組負責證明騰訊的財力)。   景甜在《金剛:骷髏島》裡飾演生物學家(翻攝自IMDb)   因此在中段開始的敘事迷航似乎也就在意料之中,你幾乎可以看到整部片飄移的瞬間,大概就在〈Ziggy Stardust〉出現的前後或者更早,當你發現這五顆(剪接起來顯得凌亂雜沓的)鏡頭——從康納德在極光夜空下用十秒向威佛講解自己父親的背景,轉場切到金剛、(唐突塞入的)在軍平墓前宣示要離開這座島嶼的馬洛等等(在這之前他甚至沒有正式向眾人介紹過軍平)——顯然是某個應該要演至少十分鐘的馬洛心理轉折的閹割濃縮的時候,接下來緊接著出現的越來越多顯得愚蠢的情節就顯得不奇怪了(派克的形象很快就陷入扁平),這似乎又是一個最終被好萊塢怪物機器吞噬的好提案。那個由馬丁辛在海報上消失所引發的問題的答案也就十分清楚了:《金剛:骷髏島》同時試圖是這麼多東西,以至於連它也無法決定自己的領航員是誰。   然而請別誤會,這仍然是一部令人享受的電影,至少在多汁奇觀的層次上,尤其他們居然重現了金剛跟章魚的那場打鬥這真的是太欣慰了(詳情請洽1962年的《金剛對哥吉拉》),從獨立製作一躍而升到近兩億美元預算的喬丹•沃格特-羅伯茲(Jordan Vogt-Roberts)和他在影像張力上所展現的驚人直覺顯然功不可沒(還有支持他的好萊塢視效後盾和混入越戰搖滾主題的凶險配樂)。查克史奈德要小心了!跟同系列一樣是從獨立製作一步登天的蓋瑞斯•愛德華和他上一部宛如昭和扮家家酒式的《哥吉拉》相比更是遠遠領先(至少少了百分之五十的愚蠢)。雖然巧妙編織進故事裡的越戰脈絡僅只於此,至少它也夠好到足以讓你想像:如果由馬洛或派克作為主角,那會是一部多麼不一樣的故事……。   《哥吉拉對金剛》海報(翻攝自維基百科)   至於電影片尾的彩蛋,那個在2014年聖地牙哥國際漫畫展就已經公佈的,會包含哥吉拉、摩斯拉、拉頓、王者基多拉的《哥吉拉》續集看來是玩真的了(註1),會不會突然冒出一個驚人的劇本只能等到兩年之後,還在長大中的金剛(看來大小問題在這裡是解決了)要對上哥吉拉也只是遲早的事(這顯然也是DC宇宙正陷入發展危機的華納所最需要的)。而在好萊塢聲勢的強大後盾下,或許《正宗哥吉拉》後的東寶可以繼續背負拚出更加原創怪物電影的使命?(或者像昭和的那些續集一樣,在一個革命性的經典之後慢慢走向B級邪典(cult)?-一個好萊塢如今極欲重新定義的道路)   註1:這四隻怪獸第一次同時出現是在1964年東寶的《三大怪獸 地球最大決戰》,在那個故事中逃過一場政治暗殺的基那公國公主,突然以落難金星人的身分警告地球人來自外太空的王者基多拉的威脅,而摩斯拉必須說服哥吉拉和拉頓聯手,以免地球步上金星的後塵。   不過,該片中只有一隻作為幼蟲的摩斯拉,而非像《金剛:骷髏島》彩蛋裡洞穴壁畫中的成蟲,因為作為成蟲的摩斯拉已經在同一年上映的《摩斯拉對哥吉拉》裡跟哥吉拉的戰鬥中重傷犧牲,而透過小美人之口,我們也得知在前作片尾擊敗哥吉拉的兩隻幼蟲已經死了一隻。   《三大怪獸 地球最大決戰》海報(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簡介】 壁虎先生 壁虎先生怕怕。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MrGeckoPAPA/  

【影評】《猜火車2》:相隔20年毒蟲變猥瑣男 仍然上癮的續集
2017-03-06 by unwire.hk

1996 年由 Danny Boyle 執導的黑色喜劇《猜火車》(Trainspotting) 講述一群愛丁堡毒蟲的生活,而最終以 Ewan McGregor 飾演的 Mark 選擇正常的人生為結尾,並偷走了與 Simon ﹑Spud 和 Franco 賣毒品所得的一萬六千英磅。這部電影堪稱是經典奇作:它既取得了電影業界的高度評價,卻又飽受著外界指其另類「宣傳吸毒」的批評聲音。不管如何,它的地位早已刻進英國電影史中。相隔二十一年,粉絲們最意想不到的續集《猜火車 2》(T2 Trainspotting) 歸來,拾起了原作的結局,再看這群 Y 世代 (81-00 年) 吸毒憤青二十年後的生活…。     吸毒廢青變成中年猥瑣男 生活依舊頹廢和充滿毒品   Trainspotting 指的是毒蟲們玩的一個無聊遊戲:下班火車何時入站﹑開往何處。96 年的首集確實貫穿著「trainspotting」這樣的格調,以各種搞笑又可怕的毒蟲視角和幻想去看他們一事無成的吸毒生活。而第二集已經是設定在二十年後,不是五年﹑不是十年,是整整二十年。由吸毒廢青進化成中年猥瑣男, Mark ﹑ Simon ﹑ Spud 和 Franco 都已踏入不惑之年,年輕時的任性,讓他們頹廢的生活依然﹑繼續被社會遺棄…。   Franco 在監獄內性格仍然火爆,其後更逃獄誓要找「Renton」也就是 Mark 晦氣; Spud 在這二十年內嘗試脫離這種吸毒生活,不過沒有一次真正成功,他在戒毒會上的表現猶如回到原作當初的工作面試,一樣的 high 和瘋癲;至於 Sick Boy 也就是 Simon ,表面打點親戚的酒吧,實質上與妓女女友 Veronika 販毒兼密謀開妓院;最後就是 Mark 了,也是最可悲的一位,事關在二十年前他選擇了生活,二十年後生活沒有選擇了他,擔任小會計的他即將面臨失業和離婚,走投無路的他則再次回到這班損友的世界。那至於 Tommy 呢?不用小編說,看演員名單和預告都知道, Tommy 經已不在人世了。 Tommy 是原作中唯一無吸毒的角色,卻因 Mark 拿走了他的自拍錄影帶而被女友分手逼瘋,最後也踏上了這條不歸路, Mark ﹑ Spud 和 Simon 去故地懷念他的時候不禁有點悲傷。   (圖片來源:unwire.hk)     黑色幽默依然出色 音樂是續集的靈魂之處   《猜火車 2》拾起了原作的結尾再續,可是再沒有了原作的風格,不過頹廢依然,只是這種頹廢由他們的憤世觀轉化成厭世觀。而「Choose Life」這句名言仍然震撼,只是沒有了二十年前的那種不羈,換來的是幾分成熟和現代感。   電影中的黑色幽默依然出色,而且是相當討喜的;音效和視覺效果上的配合也是相當有味道,設定於 Y 世代的原作《猜火車》和二十年後於二十一世紀的《猜火車 2》的吸毒環境和 high 的狀況都是很不一樣,相信喜歡原作拍攝手法的觀眾在續集也不會失望。至於音樂部分,也是兩部作品的靈魂之處,小編是覺得今次續集在音樂上更加能帶給觀眾刺激和投入當中,你更能透過聽覺與電影產生連接,而這種化學反應是出乎意料地好。   (圖片來源:unwire.hk)     總結:「相隔二十年毒蟲變猥瑣男 仍然上癮的續集」   其實導演用意很明顯,他不想再重做一次單單關於吸毒廢青的憤世生活,這也不是他所宣揚的價值觀,《猜火車》的出現更像是讓觀眾能在戲院內稍稍逃離生活和現實社會。等待了二十年再做續集,主角們都已是中年﹑面容蒼老,表達的又是不一樣的觀點。   這部電影很值得看可是很難評,因為電影情節間並不是能以言語所能形容,導演更希望是電影能帶觀眾進入主角們的生活體驗,瘋狂﹑痛苦﹑悲傷﹑混亂… 不會再有另一部電影可比《猜火車 2》更能帶你體驗毒蟲的頹廢和迷茫。   評分: 8.5/10   (圖片來源:unwire.hk)       *全文授權自 unwire.hk,原標題:影評《迷幻列車 2》:相隔廿年道友變道佬 仍然上癮的續集    

【影評】對於時間的喟嘆──談《羅根》
2017-03-06 by Waiting

(編按:有劇情透露,請斟酌閱讀)   (圖片:IMDB)   在看《羅根》之前,我對這部電影的感覺曾有過多次變化,甚至一直到走進影廳,開始觀看之前,仍舊無法放下心中對本片那隱約感到的疑慮。   情況大概是這樣的。由於我認為《金剛狼》與《金剛狼:武士之戰》算是「X戰警」系列電影中最糟的兩部,因此聽到電影公司籌拍《羅根》的消息時,幾乎完全不看好本片。接著,由於《死侍》的賣座,電影公司隨之宣布將《羅根》設定為R級片,讓我更是大惑不解,覺得一部電影的好壞,與血腥尺度根本沒有任何關聯,也對於電影公司大張旗鼓的宣告,只有種想翻白眼的感覺(但這點證實是我思慮不周,就《羅根》導演詹姆士.曼格的訪談內容來看,他對R級的堅持並非只為了動作橋段,而是因為R級片可以無需顧及兒童觀眾,以較嚴肅且成人的方式來處理劇情)。   接下來,則是《羅根》的第一支預告。這支預告的配樂,搭配的是Johnny Cash翻唱Nine Inch Nails的歌曲〈Hurt〉,帶出了令人難忘的蒼涼氣息,使人在第一時間感受到本片與系列過往的不同之處,也讓我真正開始對這部電影起了期待之情。後來的第二支預告也相當不錯,維持了那股讓人好奇、想對本片一探究竟的心情(這支預告使用的歌曲變成了冰島樂團Kaleo的〈Way Down We Go〉,雖然比不上〈Hurt〉,但也效果不差),再加上國外媒體陸續傳出好評,則讓我開始意識到,或許這部電影真的就像預告一樣迷人,能為超級英雄片帶來嶄新的面貌。   Logan首支預告片   Johnny Cash翻唱的〈Hurt〉   第二支預告使用冰島樂團Kaleo的〈Way Down We Go〉   然而,這種期待過高的情況往往十分危險,更別說有時一支預告之所以吸引人,其實也不過就是因為歌挑得好而已。因此,正如開頭時所說,就算電影已經快要開演了,但我心裡卻仍對本片的成果感到有些不安。   結果,光是開頭十分鐘,便讓我覺得《羅根》的確就與預告一樣,是部相當特別的超級英雄片,全片甚至更遠超乎我那帶著點憂心的期待,只能以「天殺的好看」來加以形容。   就我個人認為,這部電影最為傑出的地方,在於其擁有極為多元的對照性,具有相當豐富的層次感,不僅在故事方面與過去的「X戰警」系列有所呼應,同時更進一步拓展了本系列對於現實世界的影射空間,可說徹底為同類型電影立下了一個全新標竿,令人驚喜不已。   針對角色塑造的部份來看,本片藉由蘿拉與X-24兩個角色,使主角羅根的這趟旅程,等同於一條回溯過往人生的路。由於這兩名角色均擁有羅根的基因,因此象徵著他兩種不同面相的過去。在《X戰警》中,X教授引領羅根,使他與其他變種人同舟共濟,就此並肩作戰,而在《羅根》中,他則變成了帶領者的角色,引領過往的自己(也就是蘿拉)踏上同樣結果的旅途。同時,他也得面對X -24,也就是那個曾經無法控制自我,以狂暴方式來面對世界的另一個過往面相。有趣的是,這兩個角色不僅只是單純地象徵羅根過往的善惡兩面,蘿拉的出現,再加上X教授的情況,使本片同時具有家庭片的特色,討論了家庭結構中不同世代間的關係。至於X-24,雖然在片中,他看起來像是只懂得瘋狂殺戮,但在創造他的博士死後,他卻也正如失去X教授後的羅根一樣,明顯地展現出痛苦與憤怒的情緒,不僅使兩個角色間的連結更為明顯,甚至還能兜回本片的家庭主題,以巧妙的方式暗示了「教養方式」這件事的重要性。   (圖片:IMDB)   (圖片:IMDB)   而在本系列過往的作品裡,變種人所遭受的迫害,一直都是現實世界的某種影射,從《X戰警》開頭的納粹集中營,一直到許多人認為是在暗喻同性戀處境與恐同心態的隱喻等解讀方式,均是過去幾部較優秀的「X戰警」電影中讓人津津樂道的部份。而在《羅根》裡,這種對於現實的影射,則又指向了一個全新方向。片中這場由南到北,從墨西哥往加拿大去的旅程,除了與《X戰警》中,他與小淘氣自加拿大往南移動的情節有所對應,強化其中的「回溯」意涵外,也不禁讓人聯想到美國總統大選時,許多人聲稱川普一旦當選,便打算移民至加拿大的言論。更有趣的是,他們在旅程中遇到的農夫一家人,除了與《金剛狼》中幫助羅根的老夫婦角色有所呼應以外,甚至還藉由這個尋常農家對抗基因改造農場的細節,讓變種人所遭受的迫害與尋常百姓的處境產生連結,使系列過往對於現實的指涉性,進一步地轉化為許多大型企業對弱勢國家、工人,乃至於環境的迫害隱喻外,甚至還與本片中一再出現的經典西部片《原野奇俠》,在劇情部分因此有了更明顯的連結及致敬效果。像是這種一段情節便能達到多重對應的安排,正是《羅根》最讓我打從心裡感到佩服的部份。   這部電影堪稱完美地拍出了由於時間流逝及時代改變所帶來的遲暮光景,但在暮色昏黃的告別之中,卻也透過蘿拉這個角色,投射出另一道微弱曙光。本片既描述了時代的結束,也訴說了另一個時代的開始。英雄揮手離場,而新的未知,則在告別與傳承後緊接而來。   這就是《羅根》。從《X戰警》到《羅根》的十七年光陰,使本片無論是在片裡片外,都真真確確地展現出了何謂時代變遷。   這種對於時間的喟嘆,或許就是《羅根》之所以如此動人的原因吧。    

【影評】再看《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新生的黑人電影
2017-03-05 by TheGZMovieGuy

「Who is you, Chiron」(夏隆,你是誰) 這是《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中的主角夏隆被不同人多次問道的問題。對自我的理解與認識,這是電影史上不斷被探尋的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話題。而在2016年,《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要探尋的除了主角到底是誰之外,似乎還探尋了黑人電影對自身的認識理解以及蛻變。   延伸閱讀:【影評】《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最簡單的完美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劇照(翻攝自IMDb)   可能很多人已經不記得2016年的開端是怎麼對待黑人電影的了。在全球矚目的奧斯卡上,沒有任何黑人演員或者關於黑人的作品得到主要獎項的提名。這在推崇政治正確的好萊塢裡鬧出了不少爭議,而網際網路上也出現了不少關於#OscarSoWhite(奧斯卡太白)的討論,甚至連黑人超級影星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也公開抵制奧斯卡,認為奧斯卡的投票會員對黑人影視創作人們種族歧視。 但如果翻閱2015年的電影作品,尤其是美國國內的電影作品,客觀地說卻並沒有哪一部因為種族的關係而受到了不公的待遇。細細回想,你還能列出哪幾部特別好的2015黑人電影甚至電視作品嗎?你不能提黑人女導演艾娃杜韋奈(Ava DuVernay)的佳作《逐夢大道》(Selma),因為那是2014年的電影,更何況它已經在2015年的奧斯卡上被提名了;你不能提《衝出康普頓》(Straight Outta Compton),因為雖然它的票房意外地驚人,卻不能說是一部特別出色的電影;你不能說《金牌拳手》(Creed),因為即便萊恩庫格勒(Ryan Kyle Coogler)作為導演和編劇是多麼的出色,都沒有明顯好於被提名的五人,而同樣的話也可以用來解釋為什麼飾演男主的麥可·B·喬丹(Michael B. Jordan)沒有被提名;你還不能說《嘻哈宅男真藥命》(Dope)和《夜晚還年輕》(Tangerine),因為雖然它們是那麼的清新,卻都不能撇下小眾獨立電影的身份,而不能進入大眾的視線因而無法被提名似乎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劇照(翻攝自IMDb) 作為(業餘)影評人,我雖然能全心全意地向讀者們推薦上述提到的所有作品,卻不能過分同情它們沒有獲得奧斯卡提名的所謂困境。如果威爾史密斯那麼關心奧斯卡對黑人作品的歧視,為什麼作為好萊塢數一數二影星的他不去接受甚至製作更好的黑人題材電影呢?為什麼理應成為黑人電影人領軍人物的他卻連年去接像《震盪效應》(Concussion)和《最美的安排》(Collateral Beauty)這些缺乏靈魂的衝奧作品,或者像《自殺突擊隊》(Suicide Squad)這樣的純粹爛片呢? 而作為一個正常人,我也不喜歡被生硬戴上種族歧視者的帽子。對於一件藝術品的評價應該僅僅基於它的優劣,而不應因為他它所涉及素材的敏感程度而勉強加分(或減分)。這也是為什麼我在評價電影甚至是身邊的事情時從來不提種族或者性別的原因。我們對種族或者性別這些敏感話題能夠給予的最大尊重,大概就是完全不在作出評價前生硬地思考它們,而是把所要審視的東西放在與平常事物一樣的起跑線上吧?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劇照(翻攝自IMDb)   而當輿論都還沉浸在一月奧斯卡提名是多麼的種族歧視時,一月底的日舞影展卻似乎給這些輿論的始作俑者提供了等待已久的話題。內特·帕克(Nate Parker)帶著他自編自導自演的《一個國家的誕生》(The Birth of a Nation)席捲了這個在全世界範圍內最為聞名的獨立電影節,更是得到了福斯探照燈1750萬美元的版權收購。各大媒體猶如飢渴已久一般紛紛對這部影片進行了贊譽,認為它已經提前鎖定2017年的奧斯卡提名了,甚至以此預測2016將成為黑人電影的大年,對陳舊的奧斯卡進行反擊。 而事實呢?因為內特•帕克自身的爭議事件,這部聖丹斯上的大贏家後來受到了來自各方面的口誅筆伐。撇開創作者過往的罪行以獨立思考評論作品的好壞是理所應當的,也正因為這樣我們才能在波蘭斯基的醜聞後依然接受他的傳世佳作《戰地琴人》(The Pianist)。但我對《一個國家的誕生》最中肯的評價,卻是覺得它亮點不多,甚至為它在日舞贏得各項大獎感到莫名其妙,尤其當它的對手是年度最佳候選《海邊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和《屍控奇幻旅程》(Swiss Army Man)等等的時候。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劇照(翻攝自IMDb) 躁動的媒體說錯了,《一個國家的誕生》由於其不太出色的成果並不會被2017的奧斯卡提名,但他們的另一點卻說對了——2016年確實是黑人電影的一個大年。 在《一個國家的誕生》後,高品質的黑人電影開始如約而至。《辛普森:美國製造》(O.J.: Made in America)這一部長達七個半小時的紀錄片以它驚人的製作水準贏得所有人的讚譽,我甚至在第一次觀看時就認定這是2016年的第一部傳世傑作;同樣不落下風的還有另一部由艾娃德約列(Ava DuVernay)製作的《憲法第十三條修正案》(13th ),從法律的角度闡述美國社會在今日依然存在的奴隸困境;而年末由著名黑人演員山繆傑克森(Samuel L. Jackson)旁述的《我不是你的黑鬼》(I Am Not Your Negro),雖然再次因為種族的話題受到觀眾兩極分化的對待,在影評界裡卻依然贏得一致好評;獨立作品中則有被廣大觀眾遺忘的那部關於歐巴馬夫婦第一次約會的優秀作品《南邊有你》( Southside with You);當然少不了的還有短小而精美的《抽搐症候群》(The Fits)。 不過盡管有著這些優秀的作品,2016的黑人影視界似乎依然缺乏著一部一錘定音的作品。雖然《辛普森:美國製造》是那麼的完美,它卻是一部紀錄片,要走入廣大觀眾的視線還是有點困難;而《南邊有你》和《抽搐症候群》雖然細膩精彩,卻依然缺乏著傳世佳作所需要的深度。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劇照(翻攝自IMDb) 這個時候,《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出現了。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是黑人導演巴瑞賈金斯(Barry Jenkins)在處女作《憂鬱的解藥》(Medicine for Melancholy)後時隔八年的回歸之作。作為非同性戀者的他,這次選擇的卻是與其背景有著相似之處,卻也不盡相同的那最為狹窄小眾的設定——貧民區,黑人,同性戀。然而電影卻靠著這些最為小眾的設定探索著人類最為深沉又最為廣泛的主題——對自我的認識,外界的影響,成長。 而幫助詹金斯完美探索這些主題的,首當其衝是那優秀的劇本。這份改編自舞台劇《月光下黑色男孩卻似藍》( In Moonlight Black Boys Look Blue ,暫譯)的劇本,來自於與賈金斯從未合作,卻又與他有著極為類似背景的塔瑞爾麥卡尼(Tarell  McCraney)。作為麥卡錫天才獎的得主,麥卡尼創作了這個深沉的故事,可惜因為其復雜的結構一直無法搬上舞台。但在舞台上的復雜,在賈金斯的眼中卻意味著成為電影的潛力。這兩位同在濕熱的邁阿密長大,小時候住處僅隔數個街區卻素未謀面的黑人創作者,聯手為觀眾帶來了這部2016年一眾影評們評價最高的作品。 我們通常在討論電影的時候都會問這部電影說的是什麼。《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說的是什麼?主角夏隆住在南佛羅里達的貧民區,他是一個同性戀者,然後他長大了。The End。看過這部作品的觀眾相信不會反對上面的這個概述,因為這確實就是電影所說的。 但細心的觀眾同樣會知道,這實際上也並不是電影所說的。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劇照(翻攝自IMDb)   當《月光下的藍色男孩》以最為簡練的故事結構為我們呈現塞隆一生中僅有的那短暫的三段時間時,我們得以感受賈金斯為我們帶來的這份最純粹的人物演示。我們得以從近處觀察夏隆,我們得以直視他的眼睛。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口,這也是為什麼賈金斯提到他在選角時關注的只有演員們的眼睛。他相信只要三位演員的眼睛足夠相似,他們對這個角色的理解和表達也將會足夠讓人可信。在《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裡,我們得以花一個多小時去跟夏隆相處在一起,通過他的眼睛直視他的內心。而這部看似最為簡單的電影,卻也是2016年最需要深刻沉思的電影。 這正是為什麼如果被問道這部電影「說的是什麼」時,用心的觀眾很可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的原因。對於這部電影來說,關注它「說的是什麼」,就如同錯過了它想要表達的主題一樣。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劇照(翻攝自IMDb) 「說的是什麼」對於這部電影而言,就像試著列出一個人的過往事件來理解他一般。這大概是可行的吧?他在哪裡出生,他在哪裡讀書,他什麼時候結婚生子。但這些問題真的能讓我們更了解他的這一生嗎?應該是不可能的,因為每個人的一生都要比列出來這些事件的總和更為深沉和更有意義。雖然這些事件總有著里程碑式的意義,但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難道不正是這些里程碑之間那些看似毫無意義的日子所鑄成的嗎? 和夏隆一樣,你我的生命沒有所謂的劇情,無所謂「說的是什麼」。有的只是我們如何去感受這個世界,如何去對身邊所發生的事情作出反應。而這,也正是《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最為優雅、最為美麗的地方。我們跟蹤著夏隆,去關心他,去同情他,去為他吶喊,去為他揪心,去為他落淚。我們因為他生活的困境而悲傷,我們因為社會對他那歧視的目光而憤怒,我們因為他以一身健碩的肌肉作為盔甲來回應社會的目光而理解和遺憾。我們可以感同身受,因為與夏隆一樣,我們的生命中總有著某個不安的時刻。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劇照(翻攝自IMDb) 關於電影,美國著名的影評家伊伯特曾經這麼說過:「對於我來說,電影就像一部產生同情的機器一樣。它讓你對不同的希望、抱負、夢想以及恐懼產生那麼一點更多的理解。它幫助我們去認識這些跟我們一樣在旅途上的人們。」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正是這樣的一部電影。作為一部黑人電影,它有著毒品、貧民區、同性戀,但這些都不是它所關注的重點。它希望做到的唯一一件事情是讓我們產生對塞隆的理解和同情,而它在這一點上做得是那麼的成功,以致於當我們走出電影院時,我們能對身邊更多的人表示理解和同情。 而當黑人電影終於放棄去為所謂的種族歧視與政治正確吶喊時,當黑人創作者們終於把目光關注在更為平凡而容易讓人產生憐憫的故事時,我們也終於看到了黑人電影的進步。我們在《月光下的藍色男孩》中看到這種進步,也同樣在2016年的新美劇《亞特蘭大》(Atlanta)中看到這種進步。這些有著自己獨特靈魂的黑人作品,讓觀眾們有機會去觀察自身以外的其他故事,讓觀眾們對這個世界有更深刻的新認識。 而這,或許正是新生黑人電影的自我認識吧? 「Who is you?」 「我是《月光男孩》,我是新生的黑人電影。」   ※全文授權轉載自TheGZMovieGuy個人豆瓣主頁。  

【影評】《漫漫回家路》:失了魂的傳記片
2017-03-04 by 居無間

在美國電影中,傳記片或者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一直是個主流。每年的奧斯卡的最佳影片的提名也基本會將這類影片囊括其中,並且這類影片非常符合學院派的口味,獲獎概率很大。也因此,美國每年都會拍攝很多這類影片。近年來最為鼎盛的一年是第83屆奧斯卡的角逐,兩部大熱門《社群網戰》與《王者之聲:宣戰時刻》都是傳記片。    最新一屆奧斯卡的最佳影片提名中,《鋼鐵英雄》和本文著重討論的《漫漫回家路》都可以放在「傳記片」這個範疇。《漫漫回家路》改編自暢銷書《漫漫歸途》,故事取材於薩魯.布萊爾利(Saroo Brierley)的真實經歷。5歲的薩魯在與哥哥外出的途中,無意間走上一班火車。從印度肯德瓦流經加爾各答,流浪數周後被送往一家孤兒院,經遠在澳洲的一對夫婦領養長大成人,後來歷經25年時間的苦苦尋找,最終回返故鄉。   著名的美國劇作理論家羅伯特•麥基(Robert McKee)在他的《故事》中對傳記片有這樣的表述:「傳記片,其焦點對準一個人而不是一個時代。然而,傳記不能成為一部簡單的編年史。傳記作家必須把事實當作小說來演繹,找出主體的生活意義。」比如上文提及的《社群網戰》,講的是祖克柏創立facebook前的一段經歷,影片重心在於展現他的桀驁不馴以及成功背後的孤獨;曾獲得包括最佳影片在內的9項大獎的《末代皇帝》,講述了一個不斷被時代和命運剝奪身份和記憶的人物。我們可以看出,傳記片首先是對於人物的挖掘。   而反觀《漫漫回家路》,它有著很大的時空跨度,然而不管是對人物還是對親情的表現都落在了小處,被淹沒在了時間的更替與事件的組接之中。對於傳記片來說,是非常失敗的。   影片的主線非常清晰,緊緊圍繞著薩魯。可以大致分為兩個部分,前面一個小時的時間,是主角遠離最初家庭的漂泊之旅,後半段描述的是尋親之難。   影片由一段段的章節構成,前半部分,他經歷了嚴寒、飢餓和人販子的追逐,最終被遠在澳洲的一對夫婦領養。從這些經歷上看,薩魯的挫折總是有驚無險的,流離失所後的歸宿也是幸運的。在進入新家庭後,他甚至沒有展露出驚恐之色,養父母說他「就像天使一樣」。這給觀眾的感覺是,他的幸運大過磨難。   在數次的黑場中翻到另一個時間段,「二十年後」僅僅是個字幕的交代。因為時間跨度大,我們看不到主角成長的具體進程,受限於電影的容量,這無可厚非。不過我們也看不清他與養父母的相處在他舉止或記憶中留下的痕跡,這個就難逃指責了。   《漫漫回家路》劇照(翻攝自IMDb)   在影片的後半段,薩魯在一次聚餐時因為語言的差異產生了身份認同的焦慮,又因看到兒時喜愛的食物陷入了歸鄉心切的迫切意識中,沉迷於用Google地圖搜索故鄉。影片多次出現他從現實跌落進意識(帶有記憶意味的主觀鏡頭)的交叉剪輯鏡頭,而與身邊的人疏於溝通,僅有的衝突是與女友表面化的爭吵。這種呈現的結果是,人物因為行為的過於偏執而失去了心理構築上的層次感。頗為反諷的是,當薩魯與母親交流時,母親透露自己領養孩子並非自己不能生育,而是領養可以給苦難中的孩子一個希望。這無疑將薩魯拋向了道德的「低點」。   隨著家庭關係的組建,養母逐漸將孩子也視作自己生活的希望。但是,影片中卻未曾詳細展現薩魯在長久的相處和血脈牽絆之間的兩難。沒有復雜多面的掙扎,觀者難以對這個故事和人物產生移情。歸根結底,在於其立意太淺,僅僅抓住「走失」和「尋找」,只是將數十年的重要事件進行了簡單地羅列,對人物內心的軌跡變化缺乏細膩的描寫。   從《漫漫回家路》的內容看,又可以將它歸於家庭劇的範疇,它說的是「尋根」,長久的相處最終敵不過血脈的牽絆。關於「時間與血脈」的選擇,很容易聯想到是枝裕和的《我的意外爸爸》,而如果做一下比較,《漫漫回家路》則顯得非常平庸。   《我的意外爸爸》的做法偏向於藝術片,關注人物情感和內心的變化,生活的細節據此而設計。影片的前提是兩個家庭在生產時報錯了孩子,雙方試圖將孩子換回。導演是枝裕和將主線放在了父親良多的心理成長上。他設計了大量的細節用以完善人物的情感變化,比如在拍照時,抱養的兒子慶多會做出同樣的歪頭的姿勢,這是相處帶來的舉止上的烙印;後來良多在相機中看見慶多偷偷拍下的自己的照片,感受到愛的溫度,漸漸放棄了血濃於水的執念,接受了抱錯的兒子,也慢慢「成為了父親」。影片的時間跨度上非常小,但我們可以看見時間和情感的力量。   區別於《我的意外爸爸》,《漫漫回家路》的劇作法更偏向於商業片,即強調外部事件或者動作,由事件和動作引起連鎖反應。同樣運用此法的《鋼鐵英雄》卻出色得多,原因在於,眾多的事件,比如父親的反對、軍官的訓斥、戰友的不理解和嘲笑,都與主角道斯對於不拿槍的執念構成衝突,成為錘煉其意志的荊途。那些衝突豐富了人物,也成為了劇作上的「鋪墊」,讓觀者震撼和感動。看到信仰的可貴,看到了這樣的執念是如何在殺戮和仇恨之外走出了戰爭中的另一條路。   在影片的花絮部分,我們看到了主角薩魯的養母與生母淚流滿面地相擁,如果影片從「兩個家庭如何相融」這個視點去結構全片,挖掘「時間與血脈的較量」,對於人物的性格與情感的變化想必會有更好的呈現,不至於像現在這般單薄。   《漫漫回家路》做得稍微好的環節是攝影,在前半部,經常可以看到全景與遠景,主角瘦小的身軀在這樣的景別中顯得更為渺小,主角也常常被置放於狹窄的邊框裡,一種漂泊的無奈與孤獨在銀幕上盡顯。影片的開場與結尾分別是推進與遠離的俯瞰鏡頭,這對應是故事的進入與結束。而俯瞰鏡頭,同時也與薩魯在Google地圖搜尋家庭住址時的運鏡做了前後的呼應。   從社會意義上看,這部影片有可以推崇的地方。影片的前半段透過薩魯漂泊的經歷勾勒出了印度某些地區的貧窮面貌以及兒童走失的狀況,具有熱切的人文關懷;而薩魯與養母的關係,則似乎是一種感召,呼籲社會人士關注走失兒童,同時又像是對他們能夠得到善待的希冀。   這部影片在本屆奧斯卡有多項提名,甚至提名了最佳影片。縱觀全片,影片太過侷限於主角的歸家意識,我們看到的僅僅是行動,人物的性格與情感則失之於扁平和空洞,可以說「只見事件不見人」。純從質量上來看,想必最後會落得個顆粒無收的陪跑結局。   ※全文授權轉載自居無間個人豆瓣主頁。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影評】羅根 Logan,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2017-03-03 by Kristin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   ─ ─ 麥克阿瑟 Douglas MacArthur‎   麥克阿瑟曾經說過的名言,此時放在羅根身上應該再適合也不過了,看著這為陪伴著我們一點一滴長大卻依然存在的虛構角色,在這部電影裡逐漸飄零老去,令人感到不勝唏噓。第一次看超級英雄電影看到淚流不止,《羅根》無疑是商業英雄電影中最巔峰的傑出篇章之一,同時也是告別金剛狼最優雅的姿態完美謝幕,這十七年來的始終如一,謝謝你 Hugh Jackman。   要論喜歡這部的什麼,可以說是全部,陰鬱黑暗的獨特風格,爽快俐落的動作打鬥,五味雜陳的時間推移,毫不浪費的高潮迭起,簡練豐沛的情感共鳴,還有那永不退色的西部公路電影靈魂。   歷盡風霜垂垂老矣的 X 教授,帶著的驕傲卻嚮往平淡安穩天倫之樂,而一肩挑起生活重擔的金鋼狼,雖然落魄滄桑,依然帶著硬漢本色低調度日,帶著叛逆不羈的女孩蘿拉,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似曾相識的暴戾與良善,三個人緊密的像是一家人,陪伴彼此一起踏上沒有後路的流亡之旅。     這是一個似乎不再有新一代變種人誕生的世界,體內無法排除的毒素慢慢侵蝕著金鋼狼羅根的不死之軀裡,不僅獨一無二的自癒能力一天比一天降低,視力體力與健康狀況則是每況愈下,永無止盡的疲勞蠶食著他的身心靈,面對龐大的生活壓力,還得為罹患阿茲海默症的 X 教授張羅抑制病情的藥物,以免他強大的心靈控制能力再度變成不定時炸彈。   但即使他隱姓埋名、離群索居,在墨西哥的郊區過著平靜的生活,卻依然得被迫捲入江湖的風風雨雨和紛紛擾擾,逼得他扛起年邁的查爾斯,牽起年幼的新希望,面對敵人的窮追猛打,被逼到絕境的三人只好亡命天涯,準備受人之託終人之事,帶著蘿拉尋找虛構世界裡的伊甸園,之後才能實現兩人的夢想,買艘遊艇在海上過著充滿陽光的老年生活,X 教授到死都還抱著這個遙不可及的希望。     羅根,這位在《X戰警》系列電影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關鍵人物,終於即將在這部金剛狼獨立電影的最終章從此封爪,告別長達 17 個年頭的超級英雄,看著休傑克曼從 31 歲演到 48 歲,從壯年演到中年,似乎真的擁有長生不死的能力,卻還是有畫上休止符的一天。   但非常令人滿足,也無法再要求更多,這是最為動人的句點,也是最為真實的英雄,不同於前兩集,甚至是其他《X 戰警》的電影,羅根有血有肉,會痛會老,不再是銅皮鐵骨,不再是刀槍不入,面對不如以往的身軀,面對不堪回首的往事,花白參雜的頭髮與一拐一拐的雙腿,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百般無奈都在他的精湛演技中徹底讓人感到無比心疼與不捨。   也許早已習慣他的硬漢形象,好像他生來就是如此無堅不摧,在《羅根》裡最為驚歎的,是將這樣的面貌與西部片的精隨完整融合,遠離塵囂後再次重操舊業、動機來自於高額的報酬、公路之旅許多背靠著背相互照應,參雜恰到好處的幽默、溫暖、口是心非,還有珍貴的友情與親情,在滿是暴力的的作品中發人深省,意外取得微妙的平衡。     由於演出多部超級英雄電影,其實休傑克曼的演技在其他出色的歌唱與外型表現是較為不突出的,卻在極為優秀的告別作裡卸下了觀眾長期以來的成見。 剛毅、嚴肅、危險、緊繃、從未示弱,一直都是金剛狼深植人心的不朽形象,透過更多他與蘿拉、X 教授的互動,更能被導演細膩經營的角色間情感變化所感染。特別喜歡他們三人在借住別人家中時,他將查爾斯抱上床時眼神所流露出的溫柔,那幕最後的回眸,不僅是羅根心裡亦師亦友的感激之情,也是觀眾多年來看著這些人物來來去去、跌跌撞撞的複雜感觸。   雖然本著對之前系列電影的認知,總是能有預感某些橋段的鋪陳必定會發生某些事情,就像回到當年《X 戰警:金鋼狼》時那對好心收容羅根的老夫妻,讓人感受到的是今昔對比、前後呼應,然而不同於過去孑然一身的他,如今背負的是一起經歷變種人興衰起落後唯一還在身邊的革命戰友,與象徵未來和希望的長江後浪世代傳承。   一個永遠無法被時間吞噬的生命,只能凝視著周遭的人一個一個隨風逝去,而胸口的悲痛躲的了一時卻逃不過一世,在自己如同漫漫長夜的無邊歲月裡,很多事就是矛盾到無法面對、無法擺脫,更無法忘懷,但繞了一大圈依然得正視最赤裸真實的自我。最終他找到了人生的意義,也迎接了自己的歸宿,能不令人動容嗎?     很喜歡 Patrick Stewart 所詮釋的那已經一半踏入棺材的垂老 X 教授,幾乎沒有行為能力,事事都仰賴羅根的照料,卻依然扮演著我們再熟悉不過的智者角色,不改善良執著的真摯,帶點老頑童的傲氣與風骨,內心所渴求的不過是普通人平凡安穩、像家一般的生活,餐桌那場戲回憶起來更是強烈的心酸。   曾幾何時,這些付出一輩子為自己族類奮鬥的偉人連有個遮風避雨的屋簷、安心入睡的寧靜都是癡心妄想,簡單而踏實的片刻祥和就足以是他如夢般最美的一晚。與萍水相逢的朋友同桌用餐,笑聲此起彼落,伴隨閒話家常,羅根時不時盯著蘿拉缺乏禮貌的用餐狀況,她也心有不服的回瞪著管教她的「父親」,這一切都美好到令人害怕,也許有些債永遠都無法真正還完。   羅根與查爾斯從一開始就勾勒著在海上相依為命的願景,遠離陸地的喧囂,遠離塵世的紛擾,卻還是像太陽般看的到而無法伸手觸摸,兩人帶著一場無法圓的夢,各自在不同的土壤享受同一道陽光的灑落。     平心而論,這麼多年以來《X戰警》與金鋼狼給我的感覺,是很難一言論斷這系列作品的優劣與好惡,無法否認有幾部看完確實罵聲連連,不但被誇張華麗的特效喧賓奪主,數不清的人物也模糊了焦點,混亂的時間軸更是此電影宇宙觀最大的敗筆之一。   但無論最後觀眾給予休傑克曼的評價如何,在《羅根》中最後一次將這個角色最迷人的特質掌握得游刃有餘,導演快狠準的敘述技巧,穿插細膩情感的流動與捕捉,選擇把故事鎖定在核心人物,單純而直線的訴求,搭配西部氛圍的劇情,比起現今複雜龐大的超級英雄電影而言,更是不可多得的清流之作,再次證明商業爽片也能具備應有的層次與深度。   也許,X 戰警始終都是會被時間所淘汰的時代產物,也許,這就是超級英雄電影最終的命運,但隱藏在所有電腦科技的背後,是那永垂不朽的善良和 X 戰警的精神,更能喚起我們對一個貼近真實的虛構角色最深處的心靈共鳴,謝謝只是血肉之軀的羅根,謝謝願意回歸塵土的金鋼狼,是這一代的終點,同時也是下一代的起點。   上報生活頻道特約作者「Kristin」 東吳中文畢業,英國 University of Sheffield 國際行銷碩士,喜愛關注時尚、電影、文學、飲酒、運動與旅遊等多元主題。目前經營部落格【Let Me Sing You A Waltz】,文章以電影與小說的相關心得和知識為主。    

【影評】《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構思新奇的純愛小品
2017-03-03 by 黃衍方

愛情電影不外乎兩個路數:「經過各種困難後我們在一起了」或「經過各種困難後我們沒有在一起」,因此怎麼樣安排這個「各種困難」就成為編劇時的一大重點,《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運用巧妙的時空設定形成男女主角相戀時的阻礙,是相當特別的一部浪漫愛情電影。   《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的主角是在京都就讀美術大學的南山高壽(福士蒼汰飾),某天他在電車上對偶遇的福壽愛美(小松菜奈飾)一見鍾情,於是鼓起勇氣向她搭訕。高壽問愛美能否再次見面時,她突然落下眼淚,讓他不明就理。在好友上山(東出昌大飾)的協助之下,情投意合的兩人很快就開始交往,但是讓高壽困惑的是,在他們第一次告白、第一次牽手時,愛美總會莫名哭出來。之後,高壽才慢慢發現愛美行為背後的秘密。   首先要說件跟劇情本身無關的事,那就是這部電影裡的小松菜奈真的太可愛了!愛美從第一次在電車上現身時就美的不得了,觀眾完全能夠理解高壽那股忍不住想搭訕她的衝動,之後每個畫面裡的她也都非常的迷人,如果你是小松菜奈的粉絲,請務必進電影院觀賞。   《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本片導演三木孝浩曾拍過《向陽處的她》、《我們的存在》等知名純愛電影,做為純愛題材好手的他,非常善於捕捉男女交往過程中的細節。在缺乏重大主線的情況下,男女主角的相處過程一不小心就會拍成沒有重點的流水帳,但三木孝浩能精準的抓出感情生活中那些讓人會心一笑或怦然心動的時刻,來勾住觀眾注意力,彷彿也跟著劇中角色經歷了一段戀愛。   在觀眾對著銀幕上高壽與愛美的互動呵呵傻笑的同時,導演也慢慢丟出各種讓人困惑的橋段,為什麼交往初期的愛美那麼愛哭?為什麼愛美知道高壽老家的咖哩加了什麼配方?十五年前救了高壽一命的神秘女子又是誰?   以下有關鍵劇情透露,雖然從片名大概就可以就可以猜出故事在玩些什麼把戲了,但是不想知道那麼多細節的讀者,就請在這裡止步吧。   《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原來,高壽和愛美所處的時間線方向是相反的,高壽的「未來」其實是愛美的「過去」,更糟糕的是,這兩個世界每五年只會相會一個月,所以三十天後,高壽還要再等五年,才能見到她,而且還是比現在還小五歲的他。   導演沒有去解釋這種設定背後的運作模式,也沒有把這個當成結尾的大爆點,而是在中間就讓男主角知道這件事。愛情的路上難免遭遇各種困難,但如果這個困難是不可逆「時間」呢?眼見著心愛的對方慢慢變得陌生,你該如何維持這段感情?   細節就交給各位自行品味,如果想體驗一段奇妙又刻骨銘心的戀愛的話,那就到電影院欣賞這部《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吧。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影評】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新居風暴》:如鯁在喉的道德謎題
2017-02-28 by 郭連凱

(編按:有劇情透露,請斟酌閱讀)   剛剛結束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除了最後的最佳影片烏龍事件,最大的冷門莫過於伊朗導演阿斯哈法哈蒂(Asghar Farhadi)的影片《新居風暴》(The Salesman)擊敗了呼聲頗高的《顛父人生》(Toni Erdmann),這已經是法哈蒂的第二座最佳外語片小金人了。   這也並不是這兩部電影第一次同台競技,早在去年5月的坎城影展,《新居風暴》和《顛父人生》就同處主競賽單元。有趣的是,《新居風暴》在坎城影展也是在最後階段後補進入主競賽單元的。   而國際性電影節在頒獎上的一個特點就是:秉承著公平的角度,一般來講不會給同一部影片一個以上的獎項。每當電影節最後一天的頒獎典禮上,評委們就會像分西瓜一樣,一一給各個影片發獎。所以就會出現這樣一種現象:獲得最佳導演獎的導演通常不會表現的特別驚喜,因為拿到這個獎就意味著他的電影奪得最高獎(金棕櫚、金熊、金獅)的概率,無限趨近於零。   這當然也不是白紙黑字的死規矩,在1991年的坎城影展上,柯恩兄弟(Coen brothers)憑藉《巴頓芬克》(Barton Fink)獲得了最佳電影金棕櫚、最佳導演和最佳男演員(約翰托特羅)三項大獎。而在去年的第69屆坎城影展上,阿斯哈法哈蒂的新片《新居風暴》也拿到了最佳編劇與最佳男演員兩片棕櫚葉,雖說沒有染指更高的獎項,但這也證明在這兩個單項上,《新居風暴》真的甩開了其他競爭對手一大截。   說回到奧斯卡頒獎,雖說《新居風暴》拿到了最佳外語片,但導演本人並沒有到場,在由頒獎嘉賓代念的獲獎感言中他說道:「出於對我的國民,以及另外六個被禁止進入美國的國家人民的尊重,我決定不出席本屆奧斯卡。」這一切都是因為美國新任總統川普簽署的對穆斯林的簽證禁令,導致阿斯哈法哈蒂和影片主演直接被美國拒簽。盛怒之下,法哈蒂表示將拒絕出席本次頒獎典禮,並稱川普的行為是赤裸裸的種族歧視。   延伸閱讀:【2017奧斯卡】團結對抗川普移民禁令! 最佳外語片《新居風暴》導演悍拒出席典禮   陰謀論一點的說,這個小金人幾乎就是川普間接助攻給阿斯哈法哈蒂的,《顛父人生》勢如破竹一般的攬下了頒獎季的幾乎所有外語片獎項,卻在最後一戰輸給了《新居風暴》,學院的態度再明顯不過,就是要通過這樣一個尷尬的遠程頒獎,來狠狠地打川普的臉。   但政治話題性放在一邊,影片本身的質量才是衡量其拿獎與否的最重要砝碼,至少在我看來,《新居風暴》捧得小金人,絕對也是實至名歸之選。   曾拍出過本世紀最佳影片之一《分居風暴》的伊朗導演阿斯哈法哈蒂,最擅長的就是通過對社會不同階級人物群像的白描,創造出極具壓迫感的戲劇衝突,再從被困於道德困境中的角色,尖利的映射到整個社會層面上。《分居風暴》是其巔峰之作,《咎愛》(Le Passé)雖喪失了一絲犀利,但也不失為一部佳作,《新居風暴》則繼續延續了這一風格。   《新居風暴》英文名為「The Salesman」,取自美國劇作家亞瑟米勒(Arthur Miller)創作的一部兩幕劇《推銷員之死》(Death of a Salesman)。同時這也是影片中身為話劇演員的男女主角夫妻二人一直以來排練、出演的話劇。伊瑪德(沙哈布侯賽尼)和拉娜(塔蘭妮阿莉多絲蒂)兩人一直以來住的房子因為政府的強制拆遷而變成危樓,不得已只能臨時租房。但在一次拉娜獨處,正在洗澡的時候,一位不期而遇的闖入者襲擊了她,而一切線索都指向了一位生活並不檢點的前女房客。   《新居風暴》劇照(翻攝自IMDb)   J·J·亞柏拉罕(J. J. Abrams)曾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觀點,他用一個從未打開過的盒子舉例,說明這樣一個所有人都不知道裡面是什麼的「神秘盒子」,才是最能吸引人的盒子。在影視作品上也是這樣,最能吸引觀眾繼續看下去的劇情,就是永遠不告訴你謎底的劇情。雖說風格大相逕庭,但在《新居風暴》的劇本上,法哈蒂無疑也無形中遵循了J·J的理論,這個神秘的前房客從未現身,我們只能從房東的閃爍其詞和鄰居的隻言片語中拼湊出一個好吃懶做的妓女形像,甚至到影片結尾她都沒有出現過,只有一些她留在房子裡沒有搬走的雜物,能證明她曾經的存在。   而這個從未露臉,甚至連名字都沒有的角色卻是影片中最重要的推進力之一,闖入者倉皇留下的袋子裡裝的避孕套表明:他就是來此買春的。這是影片的核心,之後的所有情節都由此發散。   在這之後,情節急轉直下,兩個主角對此事件有著不同的態度。伊瑪德迫切想要找到襲擊自己老婆的凶手的同時,卻不願意報警;拉娜則患上了PTSD(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不敢獨自一人走進廁所,也不願意對其他人提起這件事。   而造成這樣態度的原因,歸結起來就是兩個字:「羞恥」。這不是一件簡單的入室傷害事件,拉娜在遭受襲擊的時候,正赤身裸體在浴室中洗澡,這個時候被一個陌生男人闖進浴室、看光身體並擊中頭部昏迷,對於連頭髮都不能給其他男人看到的穆斯林來說絕對是一件羞於啟齒的事件。於是伊瑪德想要掩蓋這個事件的同時,卻嚥不下這口氣,才會去試圖自己找到施暴者,甚至不惜動用私刑。受害者卻像施暴者一樣對案情遮遮掩掩,閃爍其詞,這是何等的荒謬。   《新居風暴》劇照(翻攝自IMDb)   這就是《新居風暴》劇本驚艷的地方,通過一個戲劇化、通俗化的情節製造矛盾,卻又不同於傳統的探案戲劇,反套路的將受害與施害者的角色進行某種程度上的對調。戲劇衝突創造矛盾、矛盾造成裂痕,一次本應齊心協力尋找施暴者的事件變成了受害者的糾結與對立,將片中角色巧妙地放置在進退兩難的道德困境之中,法哈蒂做起這種事,簡直是信手拈來、毫不突兀。   而拉娜和伊瑪德在片中另外一個形象就是話劇《推銷員之死》的演員,這樣一個典型的戲中戲結構在電影中出現通常或多或少會有互文存在,然而在《新居風暴》中,這顯然不是劇本的重點。《推銷員之死》講述的更多是美國夢的破滅,這樣一個主題和影片中所講的社會問題以及道德困境著實關系不大。話劇排練幾場戲的更多作用是引入幾個重要配角,和給主角找一個情緒上的爆發點。影片結尾,拉娜和伊瑪德目光呆滯的上妝來體現他們已經分崩離析的感情,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新居風暴》劇照(翻攝自IMDb)   而與大部分話劇相同,編劇在台詞上的功力也十分出色,看似絮絮叨叨、言之無物,但卻字字珠璣、鏗鏘有力。這當然也得益於演員精湛的表演,不僅僅是男主角沙哈布侯賽尼的功勞,其他演員也均無瑕疵,甚至堪稱驚艷。可以說,最佳編劇和最佳男主這兩片棕櫚葉實至名歸。   但相比起驚艷的劇作和精湛的演技,其攝影以及剪輯上的偷懶就更加明顯。影片開頭緩緩布置的舞台和隨後一段危樓中的長鏡頭過後,影片的鏡頭語言就流於平庸,甚至說是無聊至極,大段的中景對話戲,看不出太多設計感的鏡頭,加上偶爾令人不適的剪輯,都是它不能忽略的平庸之處。   除此之外,相比起《分居風暴》,《新居風暴》對政府機構無能、腐敗的欲言又止,都讓影片在犀利程度上始終差了一口氣。   閃爍其詞、如鯁在喉,《新居風暴》就如同緩緩打開的那道門,到最後也沒有像影片本身的情節一樣,來一個響亮的耳光,徹底的發洩出來。   不過從整體而言,環環相扣、抽絲剝繭的劇本,驚艷的演員表演,扎實的敘事手法,都是《新居風暴》不應該被忽視的理由,那麼,一座小金人或許會讓大家重新重視起這部影片。   ※全文授權轉載自郭連凱個人豆瓣主頁。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影評】《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最簡單的完美
2017-02-28 by TheGZMovieGuy

(編按:有劇情透露,請斟酌閱讀)   這是最簡單的故事,卻又是最深邃的故事;這是由最私人的經歷所編寫出來的生活,卻又訴說著人類最普遍的生活;這是最特立獨行的電影,卻又是本年度最依靠光與影打動著觀眾的電影。   這是《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很可能是2016年最好的電影,甚至可能沒有之一。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海報(傳影互動提供)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是黑人導演巴瑞賈金斯(Barry Jenkins)時隔八年為大家帶來的第二部長片作品。跟他上一部作品《憂鬱的解藥》(Medicine for Melancholy)不一樣,《憂鬱的解藥》跟蹤一對突然互有感覺的陌生人一整天,《月光少年》跟蹤的則是主角從男孩到男人的轉變,而這部電影細膩的劇本,則改編自黑人劇作家,同時是「麥卡錫天才獎」得主塔賴爾麥卡尼(Tarell McCraney)的舞台劇作品。   我試圖尋找與這部電影一樣華美的語句去總結它的劇情,但卻無功而返。《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講述的可以說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故事,而它訴說這個故事的方法則是那麼的工整。我們跟著主角夏隆在小孩、青年、男人階段的三段經歷,試圖藉此去了解他的一生。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海報(翻攝自IMDb)   雖然打著「這是一生的故事」這個旗號,電影卻在三個階段之間有著大量的留白,我們甚至只能看到夏隆生命中簡短的幾天,以及那些為數不多影響著他生命的人,而電影中他的三個生命階段,則由黑幕硬生生地隔開。每當我們沉浸在故事中為他的生命而感到苦楚時,黑幕總是伴著玄妙的藍點或者紅點到來,仿佛在預告將要進入下一個階段的同時,不斷提醒著我們眼前的僅僅是一部電影而已,無論它是多麼的真實。   出生在貧困單親家庭的夏隆從小被稱為「小不點」,從小憎恨著依賴毒品的母親,從小被周圍的同學霸凌、叫他「基佬」(faggot,實在不知道要如何翻譯才能達到這個詞對同性戀者的極度侮辱)。沉默寡言的他遇到了有著與毒梟身份不相符、充滿著憐憫之心的尤安,給予他缺乏的父愛。   尤安讓「小不點」借住在他家,教「小不點」游泳,他還跟「小不點」講述他自己往昔的故事——那個來自古巴,因為在月光的照耀之下膚色變成藍色而被稱為「布魯」的男孩,成為了今天這個剛硬的男人。「總有一天你要決定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尤安這樣跟「小不點」說道:「別讓其他人給你做這個決定了。」我們後來發現這句話或許給了「小不點」一生最為重要的啟發。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劇照(傳影互動提供)   轉眼間,「小不點」已經拔高成為了瘦骨嶙峋的高中生夏隆,而小時候保護著他的尤安也在觀眾毫無準備之下在銀幕以外離開了人世,本已舉步維艱的夏隆,更需要面對毒癮日漸增長的母親,甚至要為她付錢買單。同時,漸漸懂事的他似乎已經慢慢明白接受了自己同性戀的傾向,更是與戲稱他為「布萊克」的朋友凱文有著那稍瞬即逝的美麗火花,但他依然是同學們霸凌的對象,讓人更為痛心的是,凱文被迫成為傷害他的一員。憤怒不已的他終於忍不住以暴力反抗,可惜以暴制暴終究逃不過法律的制裁。   十幾年後,當長大的夏隆變為「布萊克」進入我們的視線時,他身體上的改變大概是我們最為震驚的地方吧。披上了滿身肌肉作為盔甲的他,如今似乎踏著尤安的舊路,成為了亞特蘭大街頭的毒梟,然而這個看似強硬無比的男人,在與母親冰釋前嫌的時候,依然留下了溫柔的眼淚;然而這個看似日常言語中充滿著威勢的男人,在見到「舊愛」凱文的時候依然無法組織自己的語言。故事的結尾,「布萊克」終於勇於面對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他不再嗔怒於別人的眼光,只想做一個真正的自己。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劇照(傳影互動提供)   上面的隻言片語,或許概括了《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的劇情,卻完全無法表達出它深沉的含意以及對觀眾們內心的衝擊,當結尾的字卡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時候,還未回過神來的我們感受到的只能是那無法言明的沉重與痛苦而已。   這一方面得益於配角們精彩的演出,尤其是飾演尤安的馬赫夏拉阿里(Mahershala Ali)精彩細緻的表演。這位從影集《紙牌屋》(House of Cards)走入大眾視線的實力派黑人演員是那麼的讓人有安心的感覺,以至於即便有著毒梟的身份,觀眾們卻依然能接受到他對「小不點」細膩的愛,尤其是教「小不點」游泳那短暫的一幕,配合著異乎尋常地神聖的弦樂,仿佛是他給「小不點」的洗禮一般,真摯而讓人感到充滿父愛。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劇照(傳影互動提供)   而僅在劇組三天的娜歐蜜哈瑞斯(Naomie Harris)則為嗜毒的母親寶拉帶來了截然不同的深度。雖然是一個容易讓人生恨的角色,哈瑞斯對寶拉為數不多的對白和動作的拿捏卻能傳達出她生活中的艱難。實際上,劇本給予寶拉這個角色的戲份實在是少之又少,但我們似乎卻能想像出電影篇幅外她的掙扎。因此當最後她試圖向兒子道歉悔過時,我們似乎能夠相信,無論她的行為是多麼的惡劣,她從來都是深愛著兒子的。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劇照(傳影互動提供)   反過來說,類似給予寶拉這個角色這樣大量的留白,大概是《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最為迷人的地方吧。我們只能去幻想每一幕之間所發生的事情,去感受每位角色所經歷的痛苦。例如安德烈霍蘭德(Andre Holland)所飾演的年長版凱文,雖然精彩的演出給角色增添上了生活現實,我們卻還是不禁猜測著此前的十年他到底都經歷了什麼,才從一個話癆少年變為一個那麼沉默的男人,又或許我們並沒有猜測,但卻依然能感到他的痛苦。   但無論這兩位配角做得有多麼的出色,都不可能掩蓋飾演夏隆三個不同階段的三位演員對這個角色那讓人難以置信的演出。堅忍而寡言,或許是演技中最簡單而又最難表達的東西了吧。它是那麼的簡單,因為劇本上寫著演員要做的,似乎只是如訥地出現在鏡頭前罷了,但它又是那麼的困難,因為演員需要用最細微的表情和動作,表達出角色內心的掙扎,同時傳遞給觀眾深沉的情感。而這三位演員做到了,尤其是飾演「小不點」的素人演員艾利克斯希伯特(Alex Hibbert)和飾演「布萊克」的崔范坦羅德(Trevante Rhodes),我們似乎都能從他們的眼神中感受到他們想對其他角色說的話,以及想對觀眾說的話。他們的表演是那麼的完美,以至於幾乎沒有對白的夏隆,在劇終時依然能打動著我們,讓我們感到他所感到的痛。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劇照(傳影互動提供)   即使因為《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是劇作家麥卡尼的半自傳而使得它的故事有點過分的私人化,我們卻能感受到電影故事以外超越種族與身份的人性主題,這也是我認為它凌駕於今年其他電影之上的真正原因。你可以把它概括為一個同性戀黑人男孩的成長故事,你也可以把它概括為一個關於毒品和霸凌對人影響的寓言,但這些都不是對這部電影最好的描述,甚至對沒看過的觀眾來說是那麼的具有誤導性。   「你是誰,夏隆?」凱文面對十多年不見的朋友這麼問道。而我們就像夏隆一樣,沉默不語地思考著這個永恆的問題,對自我的不斷懷疑以及不斷改變的認知理解,對人性的愛,這些大概才是《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真正要表達的東西吧。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劇照(傳影互動提供)   當然,最值得稱作的,還是兼做導演和編劇的賈金斯吧,畢竟無論從劇本、配樂、攝影,這部電影可以說都是那麼的無懈可擊。賈金斯在採訪時說對他創作《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影響最深的其中一部電影是王家衛的《春光乍洩》,而我們也可以在電影裡餐廳的戲份中感受到這一點,甚至說《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的整個電影本身,就像王家衛的電影一樣帶著詩意也不為過。打動我們的似乎不是普通電影那種線狀的劇情,而是人物內心的掙扎,以及從他們掙扎中所映射出來的我們。也正因為這樣,當這些人物感受到痛苦的時候,我們也跟著為他們而痛苦,宛如我們跟這些毫不相關的人物有著某種聯繫一樣。這部看似最為簡單的電影,也正是因為這樣,在我看來達到了絕大多數電影都無法企及的高度——讓我們感受生命的痛苦與美好,讓我們渴望與身邊人際交流,讓我們思考自我的存在。   這很可能是2016年最好的電影,甚至可能沒有之一。   ※全文授權轉載自TheGZMovieGuy個人豆瓣主頁。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影評】《第一夫人的秘密》:第一夫人的雙面記
2017-02-26 by TheGZMovieGuy

智利導演帕布羅拉瑞恩(Pablo Larraín)不是一個顯山露水(編按:成語,比喻出名)的電影人,而他在創作《第一夫人的秘密》(Jackie)前也並沒有太多為人熟知的作品。但奧斯卡影后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的參演,加上甘迺迪刺殺案前後甘迺迪夫人的狀況這種美國國民級的題材,使得《第一夫人的秘密》備受影迷們關注,而且在多倫多電影節上得到眾多影評人的讚譽——至少娜塔莉波曼現像級的演出讓大家認為她已經提前鎖定第二座小金人了。   延伸閱讀:人工智慧分析 《第一夫人的秘密》將贏得奧斯卡?   但帕布羅拉瑞恩卻依然那麼的不顯山露水。在去年推出《追捕聶魯達》(Neruda)和第一部英語長片《第一夫人的秘密》的他,依然沒有過分地走入大眾的視線,他似乎也對此並不抗拒,在經過了多倫多的盛讚後,只能小規模上映的《第一夫人的秘密》開始在2016年年底走入廣大觀眾的眼簾。要說上映後影評們的反應是憂喜參半似乎一點也不過分,而觀眾們的評價也頂多是不溫不火的。這部被二十世紀福斯花重金買下發行權來推廣衝奧的影片,似乎多少有點讓人失望。   而在我看來,《第一夫人的秘密》裡有著兩部不同的電影。當它希望成為一部紀實傳記片的時候,它是那麼的平庸;而當它試著去成為一部關於人物心理的探討劇時,它則顯得那麼的卓越不凡。   《第一夫人的秘密》講述的是甘迺迪總統在達拉斯被刺殺前後他的夫人賈桂琳甘迺迪的情況。電影以賈桂琳在暗殺一週後接受採訪為線索開始探討她入駐白宮那兩年的內心活動,而我們在後來發現這場採訪是著名的《生活》(Life)雜誌採訪,採訪者正是大名鼎鼎的白修德(編按:Theodore Harold White,美國知名記者)。娜塔莉波曼為了準備賈桂琳這個不但在美國歷史上有著重大意義,更可以說是時尚標誌的第一夫人,反覆觀看了當年賈桂琳著名的電視白宮游。也正因為她對角色長時間的摸索研究,觀眾們看到的結果可以說是難以置信的——波曼不僅在動作神情細節上效仿了賈桂琳,更是把她的口音學得惟妙惟肖。   美國知名記者白修德(翻攝自bio)   但這卻不是波曼的表演中最出色的細節,畢竟這些都只是復刻表演大家都已經看過千萬遍的影片而已。她最出色的,反而是通過自己的理解作出對賈桂琳這個角色在暗殺前後心理狀況的推測,然後把這種推測讓人信服地展現在了觀眾的面前。那個在大眾面前穿著優雅保持笑容的賈桂琳,以及那個在故事背後抽煙解愁消瘦的傑奎琳,都在波曼的詮釋下變得毫不做作,自然而然。要說2016年的最佳女性角色演出,伊莎貝雨蓓(Isabelle Huppert)在《她的危險遊戲》 (Elle)中的表演自然無可挑剔,艾瑪史東(Emma Stone)在《樂來越愛你》 (La La Land)中的演出則是那麼的迷人,蕾貝卡霍爾(Rebecca Hall)在《直播自殺事件》 (Christine)中是那麼的抑郁卻瘋狂。但娜塔莉波曼,她對賈桂琳的表演,可以說是涵蓋了上述這些女演員們的所有優點。   然而即便有著如此驚艷的主角演出,《第一夫人的秘密》卻選擇把不少的篇幅浪費在了試圖去還原採訪中白修德和賈桂琳之間的交鋒上,這當然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光看《第一夫人的秘密》的名字,觀眾們大概會認為這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常規衝奧人物傳記片,但導演拉瑞恩作為有野心的電影人,必定是希望去製作一部比普通傳記片更深刻的影片的,所以當他不希望平鋪直敘賈桂琳的白宮生活以及刺殺事件的前後,他需要一個切入點來進行段落式的閃回,但每當我們在閃回中開始理解賈桂琳的感受時,當我們似乎終於能跟上她的心理活動時,電影卻總是突兀地把我們拉回到採訪之中,去看白修德如何不尊重作為第一夫人的賈桂琳,去看她如何在那個不尊重女性的時代試圖行使自己的權力。也正因如此,觀眾們所看到的這部《第一夫人的秘密》,讓人感覺是兩部不相容的影片混合而成的怪胎。這兩部不相容的影片是那麼的相互抵觸,以致於無法在最後成為一部更好的電影,這也讓人感到格外的遺憾。   如果拉瑞恩能夠順著自己的野心,集中電影的敘事力度,讓觀眾能有更多時間跟賈桂琳獨自相處,去理解她的心理狀況,大概《第一夫人的秘密》會成為一部更深刻的電影,而那無可挑剔的攝影,也會成為更值得讓大家欣賞的優點。為了給觀眾們呈現賈桂琳複雜的內心感受,攝影師斯特凡納方亭(同年拍攝了《她的危險遊戲》)不斷使用低角度的特寫鏡頭,把波曼那細緻的面部表情生動地呈現在了觀眾面前。同時,為了把電影的畫面與已有的歷史片段無縫連接,電影裡採用了16毫米的格式,使得特寫鏡頭變得更讓人窒息。除此之外,在色彩調配上拉瑞恩和方亭也是下足了功夫。使用了高飽和度柯達底片的閃回畫面與更為壓迫性的採訪畫面相對立,讓閃回時的白宮畫面有一個更讓賈桂琳以及觀眾安心的感覺。   同樣寫滿拉瑞恩野心的則是他對配樂師的選擇。麥卡利維(Mica Levi)這位年輕的配樂師雖然參加過的作品只有一部,但那卻是配樂好得讓人難以置信的《肌膚之侵》(Under the Skin)。而這次她對《第一夫人的秘密》的配樂則同樣給出了那種難以觸摸的神秘感,極力營造出了賈桂琳那種迷霧般的心理狀況,以及她在大眾的面前和背後所有的雙面性。   也正因為攝影和配樂的非凡貢獻,使得《第一夫人的秘密》即便在敘事形式以及關注重點上存在值得商榷的問題,卻依然可以說是2016年的其中一部佳作。我們依然可以通過波曼引人入勝的演出以及畫面的光影調度明白賈桂琳為了保證甘迺迪的傳奇不被歷史遺忘,而必須保持鎮定去處理身邊事情的複雜心理狀況。「別讓大家忘了,即便是稍瞬即逝,曾經還是存在著一個閃亮的地方叫卡梅洛的。」她這麼跟白修德解釋道。   而大家也別忘了,即便是稍瞬即逝,《第一夫人的秘密》也曾經存在著無可比擬的精彩時刻。而這對於帕布羅拉瑞恩的第一部英語作品來說,無疑是值得讚賞的了吧。   ※全文授權轉載自TheGZMovieGuy個人豆瓣主頁。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共有 60 筆資料
«12345»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