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頻道

【時尚電影學】瘋狂麥斯:憤怒道,世界末日後的嘉年華
2017-02-20 by Kristin

隨著奧斯卡戰情白熱化的二月已經到來,連續好幾篇電影中優雅復古的服飾文章應該大家也有點膩了,因此這個月的時尚電影學決定轉換電影的風格,先不著重於華美高貴的穿著介紹,就來一起回顧去年第 88 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服飾與妝髮的得主《瘋狂麥斯:憤怒道》,一窺世界毀滅後的造型設計理念與靈感來源吧。   這部經典續集的動作神片,在去年引起全球瘋狂討論與盛讚,成為這個時代最為震耳欲聾的視覺饗宴。被沙漠覆蓋的地球只剩絕望,卻帶來超越想像、突破框架,帶著毀滅性十足的衝擊力與張力,重新定義所謂的商業電影,生於末日,卻起死回生。   而其劇中所有角色們誇張衣著與驚人樣貌,更在這樣的世界裡顯得深刻而駭人,同時也是整部作品如此成功的主要因素之一,幕後的推手之一就來自於金獎服裝設計師 Jenny Beavan。     1950 年出生於英國的服裝設計師Jenny Beavan,曾經十度入圍奧斯卡,1986 年的《窗外有藍天》和 2015 年的《瘋狂麥斯:憤怒道》讓她至今為止生涯二次鍍金,也經手過相當多部話題電影的服裝造型,包括 2011 年的最佳影片《王者之聲:宣戰時刻》、蓋瑞奇的兩部電影版《福爾摩斯》,也曾經與李安合作 1995 年的《理性與感性》,是相當資深也備受肯定的電影服設翹楚之一。   從小於倫敦長大,父親是大提琴家,母親則是中提琴家,如此具有創造性的音樂家庭背景下,童年許多時光是在劇院和表演廳裡度過,十歲就懂得欣賞莎士比亞被公認最優秀的喜劇之一《第十二夜》的舞台劇,也因此造就了她一心嚮往從是與表演藝術相關的行業,但非常確定是演戲以外的工作。   而在她 2011 年開始洽談此部電影時,並非首要人選,之前還有一位稍微年長她的設計師經手,最終選擇退出,這個機會才輾轉來到她的面前。     瘋狂麥斯 "Mad" Max Rockatansky     「其實要完全打造出這個末日後世界裡的人類外型,當下的感覺就像透過一種特殊的方式在絞盡腦汁,即使深陷其中都非常美好。這個世界不但架空,也充斥無邊的想像,依然建立在一個相當奇特的現實環境裡,可以自由創造出各種栩栩如生的怪異事物,讓人深深愛上無法自拔。」   首先介紹的當然是《瘋狂麥斯:憤怒道》中的靈魂人物,Tom Hardy 所飾演的主角 Max,由於導演 George Miller 的基本原則之一就是要盡可能避免與前作《迷霧追魂手》《衝鋒飛車隊》等三部電影相似的部分,但他卻不得部對於致敬當初梅爾吉勃遜所穿的經典皮衣設法妥協。在這個初步的共識達成之後,保留不同款的指標性外套和墊肩等類似元素後就被塑造成專屬於 Tom Hardy 的現代版瘋狂麥斯全新樣貌。   Tom Hardy 對於麥斯這個角色,加入非常多見解和想法,所有的零件與裝備都放上去衣服上之後,前後穿脫總共調整二十幾次才完成最終定裝。     Jenny Beavan 希望能打造出一個截然不同的瘋狂麥斯,但又必須融合舊有的特徵,因此最後決定沿用四項梅爾吉勃遜時期的代表性衣物:皮長褲、長袖運動衫、leg brace 腿部支架與 survival bracelet 求生手環。   最重要的一點,完全不能讓 Tom Hardy 看起來像是一個 Mel Gibson 的替代品,因此從騎士皮衣、褲子與靴子都是警察制服與前三部前作呼應,但選擇添加許多不一樣的配件與裝飾,反應出全新設定的軍事背景,包括圍巾、小刀、補丁,還有編織成繩的袖口細節等等。   最為有趣的是,這些他在電影中所配戴或穿著的衣物,很多都可以在亞馬遜上買到,像穿在外套裡的長袖運動衫,是採用鬆餅式格紋的織法,偏厚也能達到禦寒的效果,但電影裡的則再經過加工,像是將領口撕開、部份洗白,並染上深色的汙漬,看起來才有力盡劫難的滄桑感。而許多人印象最深刻的 Muzzle 人類血袋面罩,則是由園藝所使用的叉子改造而來,連結網站上所販售的是萬聖節變裝的複製版本。     令人訝異的還有麥斯腳上所穿的靴子,電影中他其實穿過好幾雙,第一幕出現的是前三部曲使用的複製品,中間就換成現代版軍用靴,而且是 Under Armour 的一款 Valsetz 高筒戰靴,但也經過特殊處理,由其鞋底都已經磨到破爛不堪。     芙莉歐莎指揮官 Imperator Furiosa     Charlize Theron 對於自己演出的指揮官 Furiosa,是不死老喬手下最為信任的副手之一,所有男性都要對她敬畏三分,車輛在電影中代表了權力,Furiosa 必須駕駛最大的車輛,因此設計師覺得去除許多女性特徵是非常必要的,莎莉賽隆本人也參與許多關於造型和穿著的討論,就連剃光頭這件事情,都是出自於她的想法,她在訪問中這麼說著:   「我代表著一個全新的母親,必須冒險深入沙漠,所以我覺得我們必須把頭髮剃掉,這個念頭浮上來時興奮到馬上打給導演George Miller,他在電話的那端倒吸了一口氣,然後吐出『好吧』,隔天我們就照著計畫進行。現在想起來,還真的找不到第二個方法拍攝這部電影。」   Jenny Beavan 與她在當時就外型展開非常頻繁密切的合作,一同挑選出Furiosa 身穿的白色上衣、垂墜式皮褲、保護身體正中央的盔甲,還有橫向繫在腰間的幾條皮帶等等,這整套穿著完全能反應出女性那時所需的基本功能,不僅兼顧舒適度與實用性,也能在打鬥中維持一定程度的保護性,非常堅固可靠。     Furiosa 最受關注的就是左手的機械義肢手臂,導演認為這是一個充滿藝術性的組裝品,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上面的扳手、曲軸和部分的汽車引擎,甚至還有從遙控飛機上拆下的小型馬達,是能夠支援她在抽取地下水時的水壓系統。而手掌部分只有四根指頭,用好幾種鋼製的鉗子所拼湊而成,各有不同的用途,手臂則採用皮繩、塑膠管與真空軟管等材質連接,與她的衣著形成巧妙的呼應,同時也代表一個真正鐵打的英雄形象。   而她身上所穿不對稱上衣的材質,與不死老喬的五個妻子雷同,有不少人推斷她成為指揮官之前可能也是一位種母 breeder,因為不再有利用價值而被拋棄,她所展現的憤怒不只是想把五位年輕女孩從地獄救出,也夾雜了強烈的私人恩怨,電影中沒有多加敘述的謎樣身世背景,都在她冷酷強悍的外表下更加引人臆測。     再者,應該也不少人很納悶,到底她前額像是機油的黑色裝飾是什麼,塗抹的用意又為何?   根據與喬治米勒從 1981《衝鋒飛車隊》就開始合作的金獎化妝師 Lesley Vanderwalt 表示,在這個《瘋狂麥斯》的世界裡,最高等級的指揮官,都會在前額的部分塗抹上黑色油脂,再用一些金屬或礦物的粉末刻意強調與特別打亮,這同時也代表了一種地位與榮耀的象徵。     五位妻子 The five wives     不死老喬的這五位妻子,是電影裡最典型的MacGuffin麥高芬 (指電影中可以推展劇情的目標,例如眾人爭奪的東西,不見得會交代本身的詳細說明,例如《臥虎藏龍》中的青冥劍、《魔戒》中的魔戒。) 讓所有人去追著他們跑, 年輕貌美的女孩就如同荒蕪世界裡的美麗樂章,能夠讓 Furiosa 內心燃起拯救他們脫離苦海的善念,這五個人個性相當鮮明,對她分別都代表了不同的意義。   The Splendid Angharad、Capable、The Dag、Toast the Knowing 與 Cheedo the Fragile 討喜的女孩們,為了使她們能傳達出對比其他角色的強烈反差,必須以最為自然純真的穿著呈現,象徵新生命與希望依然存在。不死老喬視她們為最重要的資產,完全隔離受盡汙染的外界,因此長期囚禁在溫室堡壘中,外頭的人們飽受癌症侵蝕,而觀眾則必須一眼就能看出她們的質樸純潔與格格不入。   五位妻子所身穿的衣服,都是挑選自於Jenny Beavan 的工作室中各種不同的棉質布料與穆斯林的頭巾,設計靈感則來自於導演當時所觀賞的一齣芭蕾舞表演,裡面的舞者統一穿著一種鄒綢布質的繃帶表演服裝。     不死老喬 Immortan Joe     曾經演出過《衝鋒飛車隊》斷指老大 Toecutter 印裔澳籍的 Hugh Keays-Byrne,2015 年也回歸《瘋狂麥斯:憤怒道》,再次出任反派角色「不死老喬」。   身穿透明塑膠的胸部盔甲,滲血的瘡疤清晰可見,一頭批散的白色長髮,與臉上骷髏笑容的面具,還有隱藏在下方的呼吸輔助器,都能夠看出他曾經是一位叱吒風雲的偉大將領。但多年來的長期爭戰,與數不盡的有毒物質危害,導致他的身體由內到外嚴重腐爛,因此必須打造出一個被疾病纏身的樣貌,例如梅毒之類所產生的症狀。   也設計出多種不同的身體保護殼,最後決定加上各類勳章當裝飾,象徵獨裁者的意涵,再選用一些車子與手機的金屬數字零件,除了展現他沉浸在過去所帶來的榮耀以外,帶著現代元素的造型也更有質感。     戰爭男孩奈克斯 War Boy Nux     戰爭男孩基本上都代表了一半的不死老喬,在這種有毒環境裡的生存欲望是相當低靡的,因此身上裝備的骨頭、骷髏和概念幾乎都來自於墨西哥的「亡靈節 Day of the Dead」,並在身體各處加強許多癌症病變的效果和傷疤,讓他們看起來更加駭人。   Nicholas Hoult 所飾演其中一位戰爭男孩名為 Nux,身上刺著 V8 engine 的圖騰,是許多人鍾愛也歷史悠久的 V型八個氣缸的引擎,因為車輛在劇中象徵權力,這個世界的人也極度崇尚機械,而戰爭男孩就將自己視為是車輛的延伸。他們也總是帶著很多罐銀色噴漆,讓他們在壯烈犧牲之後,可以閃耀且光榮的前往英靈殿。     Jenny Beavan 以 65 歲的年紀勝任這麼突破性的電影,還打造出超越想像的末日後世界,完全是非常不可思議的偉大成就。「電影服裝設計師」這個頭銜,也許聽起來像童話般誘人,但是其實卻沒有這麼多的光環,無法喝著香檳與明星從容討論,也不可能被閃閃發亮的美麗布料所圍繞,最困難的永遠都是用最少的預算達到每個人超乎期待的要求。   她認為身為一個服裝設計師,最重要的就是盡可能的學會所有相關技術,不會真正裁剪以及縫紉技巧的話永遠都不是真正懂衣服的人,再者,與蓋瑞奇、喬治米勒等傳奇導演和 Tom Hardy 之類的優秀演員合作,最快樂的事往往是能夠從他們身上學會各式各樣全新的事物,這份工作至今令她如此沉迷沒有第二個原因。   一部電影能這麼成功,所需的一切是身為觀賞者的我們永遠都難以想像的龐大,能夠藉此機會蒐集以及統整這麼多資訊也令人非常享受,雖然無法全盤將電影的藝術概念傳達給閱讀這篇文章的你們,但也至少從中有初步的理解,希望能因此讓各位有所收穫,也更加喜歡這部神作。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Film Doctor、Mad Max Costumes、Cinemazzi、The New Your Times   上報生活頻道特約作者「Kristin」 東吳中文畢業,英國 University of Sheffield 國際行銷碩士,喜愛關注時尚、電影、文學、飲酒、運動與旅遊等多元主題。目前經營部落格【Let Me Sing You A Waltz】,文章以電影與小說的相關心得和知識為主。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新銳藝術!「LOEWE工藝獎」2017入圍作品欣賞
2017-02-17 by 林冠伶

LOEWE 文化基金會於 2016 年創立的年度工藝盛事「 LOEWE 工藝獎」,展現及歌頌現代工藝的新銳創意、卓越與藝術價值。品牌彰顯工藝之於當代文化的重要性,除了為工匠個人天賦、視野及創新決心帶來認證,更刻劃、豎立未來工藝水平的貢獻。   「 LOEWE 工藝獎」由創意總監 Jonathan Anderson 構思。「工藝一向是 LOEWE 的精髓所在。作為一個別具歷史的家族品牌,工藝最純粹的意義,是品牌的關鍵所在、得以現代化的根本,好讓品牌能恆久不息地持續發展。」Jonathan Anderson 於成立獎項時強調。   文化一直是品牌的支柱之一,為反映時尚與當代生活的重要關係,強調藝術、設計與工藝,是品牌創意總監 Jonathan Anderson 活化品牌的重要基石。過往三年,LOEWE 展現品牌的多元面貌,發起一系列藝術家及工匠跨界合作的重要企劃,重新詮釋品牌精神,亦反應出知識交流及合作精神是品牌創始至今的重要特質。   由不同專家所組成的專業評審團隊,以來自 5 大洲、75 個國家,共 4,000 份涵蓋各種工藝技術的作品之中,篩選出 26 份入圍作品。「LOEWE工藝獎」歡迎任何超過18歲並以工藝為本的專業人士參加,所有參賽作品,多元地涵蓋了各種技術、媒介和表達方式。   26 項入圍作品欣賞:   Adi Toch,英國《Encircling Vessel, Whispering Vessels series》 透過形狀、動感和聲音喚醒感官的觸感作品,可於中空小孔看到內裏的不銹鋼珠,引人入勝之餘,亦能在揭示其功能之前,誘發觀者的好奇心。(圖片來源:LOEWE )   Anne Low,加拿大《An Ambitious Pagan I》 由黑胡桃木、珊瑚和亞麻布所製成的裝飾靈性之作,用上䌓複的染色及鑲繡技術,展示一塊手織布不受限制的無限可能性。(圖片來源:LOEWE )   Artesanias Panikua,墨西哥《Tata Curiata》 靈感來自墨西哥民間神話和傳統工藝,利用數百條小麥纖維,製作出太陽光芒四射,並以星星為中心的景象,展示當中的精湛工藝,及對籃子編織手藝的重新演繹。(圖片來源:LOEWE )   Bae Sejin,韓國《Waiting for Godot 130307-134090》 意想不到的陶瓷之作,這件作品的美學力量,源自於由無數的粘土塊所組成的細緻結構,成為一個以Samuel Beckett為靈感,憑藉對重複有無限執著而製成的作品。(圖片來源:LOEWE )   Brendan Lee Satish Tang,加拿大《Manga Ormolu Ver.5.0-s》 一個集陶瓷傳統、流行文化和技術美學於一身的結合體。此作品利用機械義肢,為中式花瓶的傳統模樣立下新定義,創造以粘土及壓克力融為一體之作。(圖片來源:LOEWE )   Celia Pym,英國《Norwegian Sweater》 利用白紗修補回收得來的破爛手織衣物。此概念性紡織品,能將破壞與修復的意念形象化,創作出一件表面上似是垃圾,但實際仍具可穿性的作品。(圖片來源:LOEWE )   Ernst Gamperl,德國《Tree of Life 2》 以在暴風雨中被連根拔起的巨大老橡木製成的作品。其形態能直接表現樹木的天然特質,同時仔細的表面處理細節,充分展現工匠手藝。(圖片來源:LOEWE )   Fátima Tocornal,西班牙《Dreamers》 以創作前的沉默為靈感的琺瑯銀片,結合材料和專業技藝,同時注入圖像作裝飾,是當代珠寶之中的出眾之作。(圖片來源:LOEWE )   Guillermo Álvarez-Charvel,墨西哥《Animal Print》 外觀脆弱但結構堅固,此作品為可重新裝配的容器,從其可見的摺紙結構組裝而成,以直接而簡單的方式,將本土工藝和工業化過程結合。(圖片來源:LOEWE )   Heidi Friesen,加拿大《NeoFolk》 此紡織之作利用線、顏色和圖案來說故事,結合精心修復而成的古董亞麻布及新織布料,象徵著透過物料及工藝而促成的文化交流。(圖片來源:LOEWE )   Helena Schepens,比利時《Ellerbeckia》 結合概念和工藝而成的銀器,注入以精細雕花構成的圖案,為金屬帶來水晶般的精緻外觀,同時創造出意想不到而別具詩意的陰影效果。(圖片來源:LOEWE )   David Huycke,比利時《Edge of Chaos》 以銀為作品素材,刻意地以精巧手藝,營造出複雜與簡單之間的張力。複雜源自於作品的概念、紋理和細節。而當中的極度簡約,則來自作品的形態及素材。(圖片來源:LOEWE )   井川 健,日本《Line and Surface: VI》 此優雅之作於發泡膠雕塑,用上傳統的日本生漆(Urushi),來表現當中優質工藝的本質,同時解構形態、質感及功能三者之間的關係。(圖片來源:LOEWE )   Kim Buck,丹麥《Puffed Up series》 三只戒指在形態及物料上,均讓人聯想到象徵著身份的圖章戒指,並出乎意料地用上極薄金片,配合焊接及充氣技術製成,作為通貨膨脹風險的比喻。(圖片來源:LOEWE )   Kristina Rothe,德國《Burial object “Steps”》 一個深具詩意的葬禮容器,用上一瞬即逝的輕巧手製紙張製成,以簡單的感官形狀、光鮮的色澤及物料短促的特質,象徵著一個全新的開端。(圖片來源:LOEWE )   Lino Tagliapietra,義大利《Dinosaur》 多色吹製玻璃之作,將與作品同名史前動物的剛勁,與海洋生物的流動性連成一線,結合專業的成形技術,及複雜的千花玻璃熱嵌技術,造出驚人效果。(圖片來源:LOEWE )   Patrícia Domingues,葡萄牙《Many&Deliberated》 一個由原塊青金石製成的配飾,經解構再重組而成,以當中的中空、質感及結構帶來玩味,同時其中空結構的內部意象,則展示刻意操控而成的斷裂紋理。(圖片來源:LOEWE )   Robert Baines,澳洲《Steampunk from the Cosmos》 以黃金製成的珍貴之作,工匠以別具歷史的金絲技術,與傳統的珠寶製作技術結合,同時注入現代而個人的美學語言。(圖片來源:LOEWE )   Sangwoo Kim,韓國《Winter》 以瑞士山脈寒冷季節為靈感的陶瓷雕塑,以白瓷覆蓋陶器表面,引發冬雪的聯想,同時以先進的拋光手藝製造精確連綿不斷的形態,及有如肌膚一樣的觸感。(圖片來源:LOEWE )   Sara Flynn,愛爾蘭《Esker Vessel》 一個別具標誌性形態的陶器,經過切割、重新組裝及噴塗上釉的工序,試圖以精緻的顏色和形狀,探索高溫瓷器所獨有的體積、形態及美學特質。(圖片來源:LOEWE )   Chiachio&Giannone,阿根廷《Selva Blanca》 令人感到快樂而具想像力的大型手製紡織品,用上豐富的繡花材料,來創造出一個動物王國,並透過多樣化如森林的色彩及形狀,締造出栩栩如生的感覺。(圖片來源:LOEWE )   中川周士,日本《Big Trays of parquetry》 以素材的獨立性為起點,並透過精湛的木工製作出三件異常地觸感良好的作品。作品同時利用木塊鑲嵌技術,為傳統工藝引入科學般的嚴謹。(圖片來源:LOEWE )   Sona,孟加拉《White on White Quilt - Moyur》 耗時6個月及多層棉料製成的精緻作品,以數代相傳的農村婦女傳統技術製成,呈現傳統手工知識所能帶來的衝擊。(圖片來源:LOEWE )   Sylvie Vandenhoucke,比利時《Converging Line》 一幅由傳統複雜方式製成的玻璃拼片牆壁。數千塊小玻璃片鑄燒直到每塊各有深淺時,便決定了他們鑲嵌於牆壁的位置,以合併組成一幅牆上圖案。(圖片來源:LOEWE )   神代 良明,日本《Structural Blue》 一個關乎物料研發及豐富色調的手藝之作,以混合玻璃和氧化銅粉末成形的複雜手藝,製作出有如鑄模成型般的精確形態。(圖片來源:LOEWE )   鄭志龍,中國《Tree Chair》 靈感來自木材的天然之源,此獨一無二的傢俱看似自樹林有機而生,結合中國工藝及象徵主義,為作品帶來裝飾與功能並重的特質。(圖片來源:LOEWE )   評審們依照作品的技術手藝、創意和藝術視野為評選依據,以發掘最佳的入圍作品。評選過程中,專業評審團重申:「所有入圍作品,均是反映了作者一心一意之作,是概念、技術及製作過程的結合,充份地展現參賽者如何將精湛技藝和視野,化為實體作品。所有入圍候選人,不受年齡所限,廣佈20歲至80歲,突破了藝術和工藝之間的界限。」   2017 年「 LOEWE 工藝獎」得主,將於 2017 年 4 月 10 日在馬德里公布。所有的作品將於 2017 年 4 月 10 日至 5 月 10 日於馬德里建築師官方學院展出,接著在 5 月 31 日至 6 月 7 日轉往紐約前波畫廊,11 月份也將展於東京。     歡迎加入《上報生活圈》粉絲專頁,讓你享受更加即時的優質報導!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Curry 3全明星系列鞋款」 展現王者風範
2017-02-17 by 蔡侑儒

致敬紐奧良「Curry 3 - Brass Band」  王者再臨Stephen Curry全明星起源   紐澳良是一座以創造力與浪漫隨興聞名的文藝城市,也是Curry第一次入選明星賽的幸運地。UA以此為靈感,打造「Curry 3 - Brass Band」明星賽配色鞋款,來紀念兩屆MVP首次於明星賽舞台亮相,而紐澳良法國區著名的Brass Band銅管樂隊所演奏出的優美旋律,正是Curry光榮回歸的主題曲。   「Curry 3 - Brass Band」視覺外觀以展現王者風範的黑金配色設計,加上金屬質感的銅色點綴和3M特殊反光效果,呈現霸氣外露的尊貴感,象徵時隔三年後,已成王者的Curry再臨紐澳良,一出場就驚豔四座,成為球場焦點!   (圖片來源:孟橙策略行銷)   榮耀表現「Curry 3 Low - Full Circle」  不斷打破球壇紀錄的球壇霸主Stephen Curry   採用亮紫和鮮豔紅為配色,搭配紅白色點狀裝飾的「Curry 3 Low - Full Circle」,述說著不斷打破籃壇紀錄的Curry,從小球員一路成長為四度入選明星賽、獲得兩次MVP殊榮,並拿下一座世界冠軍榮耀的超級球星。   這次低筒戰靴在鞋舌上採用一體環繞式的設計,提供更加包覆的舒適感;內側鞋帶孔也增加至10孔,並以交錯排列的方式設計,提升鞋面與腳部的貼合度;腳踝左右兩邊則向下切割出「V」形,讓整體鞋型更顯俐落,幫助Curry變換步伐更流暢,在球場上攻無不克!   (圖片來源:孟橙策略行銷)   黑馬精神「Curry 3 Low - Dark Horse」  象徵Curry為主宰籃框、扭轉每場賽局的最強神射手   以夏洛特黃蜂配色為主設計,搭配淺藍色亮光斑點綴飾的「Curry 3 Low - Dark Horse」,靈感來自Curry從小受到身為同為NBA設手的父親Dell Curry嚴格要求下,在爺爺家後院勤勉練習H-O-R-S-E投籃考驗的童年時光,成就出今日主宰籃壇、扭轉賽局的最強射手!   (圖片來源:孟橙策略行銷)   「Curry 3」鞋款科技:   META-WING碳纖維支撐板:運用於鞋身兩側,幫助提升保護效果、穩定性、支撐性,讓球員在多向移動、變換腳步的時候可以更活絡、更自在;內側更印有Curry專屬簽名的字樣,見鞋如見MVP本尊。   創新編織科技THREADBORNE:鞋面運用THREADBORNE科技中的PARA創新平織面料,以源自於降落傘繩為靈感的堅固尼龍纖維,搭配高密度編織手法,提供透氣舒適、不受限制的強韌感受,同時給予雙腳足夠支撐。   Dynamic Midsole Frame:後腳跟的杯狀穩定器延伸至中底,與UA代表性Charged Cushioning能量中底結合,提供緩震回饋、加強踝部保護、給予柔軟靈活的腳感,讓每位球員的動態表現沒有遲疑。   整片式魚骨紋鞋底:提升抓地力、靈活度,幫助球員在球場上移動自如,發揮絕佳表現;前腳掌鞋底紋路更取材自金州知名地標「海灣大橋」,向全聯盟最忠誠的勇士球迷致敬。   Curry 專屬元素:精心設計的鞋帶頭與鞋底 「TCC」 字樣源自於Curry左手腕上的刺青,為母校座右銘「Trust、Commitment、Care」的縮寫,展現Curry對同袍之情的重視。   CURRY 3 販售詳情請上UA台灣臉書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UATWN/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H&M 收集個人數據資訊 就能製作一件專屬服裝
2017-02-16 by 林冠伶

在去年的 Google I/O 網絡開發者大會上,Google 推出了全新情境應用 「 Awareness API 」,它可以讓應用程序變得更加智能,讓開發者利用一組來自 Android 裝置收集的情境訊號,以時間、位置、地點類型、使用者行為、附近的地標與天氣等資訊,以提供相對應App使用體驗。   Google 與 H&M 旗下數位時裝店 Ivyrevel 共同合作一項很酷的服裝設計 App 「Coded Couture」,增加情境感知互動功能,通過使用 Android 應用程序來監控活動,收集關於你的各種數據來設計屬於你的衣服。   (圖片來源:psfk )   一直以來,時裝資訊都是由設計師或名人來告訴你怎麼穿,跟著科技的演進,大家透過網路獲得資訊太容易,不只名人對於服裝有專研,從素人的穿搭街拍中發現,每個人會越來越了解自己適合什麼,也期待由個人資訊數據所創造的服裝,能為大家擁有更多的自信與獨特風格。   延伸閱讀:未來超市Amazon Go 你進門拿了商品就能直接離開 延伸閱讀:球鞋買賣市場當紅!GOAT 再投入2500萬美元擴大行動平台 延伸閱讀:三星缺席?2017 MWC 參展品牌諜照搶先看       歡迎加入《上報生活圈》粉絲專頁,讓你享受更加即時的優質報導!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Converse 和藤原浩攜手打造「正裝球鞋」新概念
2017-02-14 by 林冠伶

Converse 宣佈和藤原浩所主理的 fragment design 攜手,以經典的復刻鞋型 「 Chuck Taylor All Star’70 」為設計原型,推出全新聯名系列「 Converse Chuck Taylor All Star’70 ╳ fragment design “Tuxedo Pack”」,挑選斜紋西裝面料作為鞋面,打造「正裝球鞋」新概念。   藤原浩形容自己是一名「文化 DJ 」,被公認為精緻風格和無可挑剔的街頭時尚代名詞,由於他涉獵廣泛且極具先驅性的設計風格,在東京裏原宿地區引領年輕人的生活風格及街頭時尚,因而被譽為「裏原宿教父」。   此次 Converse 與藤原浩合作的最新系列,承襲一貫的精緻風格與精湛工藝,同時符合街頭日常穿搭。藤原浩表示,「此次靈感源自於想要打造一款可以“與正式西裝搭配的球鞋 ” 的想法,除了使用西裝面料外,更有多處設計細節來呼應“Tuxedo”主題。」。   後跟撐條用綢緞材質打造,呼應正裝西服的「翻領」細節。(圖片來源:Converse)   獨特設計的鞋帶頭,象徵「領結」。(圖片來源:Converse)   球鞋鞋面沿襲以往 fragment design 聯名款均有的長方形車線。(圖片來源:Converse)   鞋內部繡上特製綢緞標,向倫敦西區著名裁縫街出品之西裝所特有的衣內緞標致敬。(圖片來源:Converse)   白色款,混搭婚紗質地面料,在後跟撐條處附上精緻蕾絲細節裝飾,將女性獨有元素附於男款球鞋之上,打造別致風格。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滿足粉色控女友!Hunter 粉色單品大爆發
2017-02-12 by 上報生活圈

西洋情人節即將到來,為情人獻上充滿浪漫氛圍的粉色調單品,不僅表示心意,更能一起創造出動人心弦的專屬回憶。成立至今已超過160年歷史的英國雨靴品牌Hunter 特別推薦多款精選粉色商品,你以為 Hunter 只有雨靴嗎?其實它還有多項防水單品。如果你還沒準備情人禮物,趕緊外出挑選,在寒流來襲之時,貼心為情人擋風遮雨,送上最溫暖的祝福。     Hunter 粉色雨傘。(圖片來源:嵥傑國際)   Hunter 桃紅背包。(圖片來源:嵥傑國際)   Hunter 粉色背包。(圖片來源:嵥傑國際)   Hunter 粉色包。(圖片來源:嵥傑國際)   Hunter 粉色零錢包。(圖片來源:嵥傑國際)   Hunter 粉色雨靴。(圖片來源:嵥傑國際)     延伸閱讀:以錶傳情!七款情侶對錶推薦 延伸閱讀:啤酒與甜點的火花 情人節期間限定組合 延伸閱讀:情人節心機穿搭PK 戰!你喜歡哪種風格女孩呢? 延伸閱讀:製造情人節浪漫驚喜─法式水果Brunch & 玫瑰蘋果派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遊行標語先別丟 文化機構將歸檔收藏
2017-02-12 by 非池中藝術網

在川普上任美國總統後的隔天1月21日,從美國華盛頓到各大城市:紐約、波士頓、芝加哥、洛杉磯,甚至加拿大、英國、法國,數百萬計的群眾發起「女性大遊行」(Women’s March)示威活動。於華盛頓特區戴著粉紅色「貓帽」(pussyhats)的遊行民眾,從高處俯瞰就像一片粉紅的大海,人潮可比擬1960年代的反越戰遊行。   倫敦的女性大遊行。圖/取自wikipedia。   伴隨而生許多抗議標語,從諷刺川普,有關小手、性器官,到關懷少數族群、外界移民、醫保、環境的各式各樣,訴求卻不約而同——都是愛與尊重,以及抗議川普的上任。 這些標語包含「女權即人權」、「祖母被你惹毛了」、「我也可以當總統」、「我討厭擁擠但我更討厭川普」、「是愛,不是恨,使美國偉大」、「把手拿開」、「別被父權體制抓住」、「我的身體我做主」、「平權包含每一個人」、「我不是來自於男人的肋骨,但你來自於女人的子宮」、「保護新聞自由」等等。   女性大遊行抗議標語「祖母被你惹毛了」。圖/取自Twitter。   女性大遊行抗議標語「我也可以當總統」。圖/取自Twitter。   女性大遊行抗議標語「我的身體我做主」。圖/取自Twitter。   遊行結束後,有不少自製標語、橫幅布條被群眾們整齊地放置於白宮大門、川普大樓前面。然而這些在抗議史上有重要意義的物件,是否難逃被丟棄的命運? 幸運的是,這些遊行藝術被許多文化機構收藏,而不是當成垃圾丟掉。現在世界各國的文化機構,包含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Smithsonian's National Museum of American History)、紐約歷史學會(New-York Historical Society)、倫敦蓋特學院(the Bishopsgate Institute)、紐伯利圖書館(the Newberry Library in Chicago)等,都公開發表聲明,收集這些充滿創意的T-shirt、標語、橫幅布條。 致力於收集英國民主化歷程文物的倫敦蓋特學院史蒂夫.迪克斯(Stef Dickers)表示,「歷史不是在1945年就結束,歷史每天都在上演。我們要確保這個歷史上重要的一刻被記錄下來」。他們特別關注女性大遊行的原因是因為,女性大遊行跨越了單一政黨、單一議題、單一族群,有人為了川普上任走上街、有的則是為了女性主義或是LGBT權益而抗議,「每個人都在說自己的故事」。 雖然尚未有進一步消息指出這些物品會在未來以展覽形式呈現,或者只是作為檔案收藏,但至少這些在將來具有歷史意義的標語,被好好地保存了下來。     *全文授權自非池中藝術網,原標題為【意義重大 文化機構收藏女性大遊行標語】,作者白庭瑋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鷄的藝術歷史地位 十張有雞的西洋畫盤點
2017-02-11 by 非池中藝術網

在生活中,常常會吃到雞肉料理,許多食物也需要用到蛋才能製作,不知不覺中,雞已經在人類歷史裡佔據一席之地,許多題材的畫作都少不了雞的身影,牠們都扮演怎樣的角色呢?   聖經中,西門彼得是耶穌的忠實門徒,但耶穌曾預言,當天亮雞叫以前,彼得將會三次否認與耶穌的關係。後來耶穌被猶大出賣、遭逮捕,彼得面對他人的詢問,果然三次否認自己是耶穌的門徒,接著雞就啼叫了。公雞也成為聖經圖像裡的角色。這幅位於義大利聖阿波里奈爾教堂(Basilica of Sant'Apollinare Nuovo)的鑲嵌畫,是耶穌預測彼得(白髮男子)將不認自己的場景。   杜勒《有雞與獅子圖騰的頭盔》(Coat of Arms with Lion and Rooster),1503。圖/取自artic。   這幅版畫出自杜勒(Albrecht Dürer)之手,一隻氣勢寬宏的公雞站在頭盔上,下方還有一件獅子圖騰的頭盔。杜勒是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在油畫和版畫方面擁有傑出的成就,在他的繪畫概念中,要挑出自然最好的部分呈現,並將之理想化;也能細膩呈現動物的型態和毛髮。   卡普里《迪奧根尼與母雞》(Diogenes, seated before his barrel, reading from a book, a plucked hen standing behind him at right),1520-30。圖/取自Metmuseum。   這幅16世紀的版畫描繪半裸的男子、一隻毛被拔光的母雞。他們在做什麼呢? 這名男子是希臘犬儒學派哲學家迪奧根尼(Diogenes),生活極度簡樸,他所有的財產是一個木桶、一件斗篷、一根棍子和麵包袋而已,平時就住在隨身的木桶裡,過著行乞般的生活。他曾無禮對待亞歷山大大帝,也嘲諷名哲學家柏拉圖(Plato)的學說。畫面右方的雞隱喻他對柏拉圖學說的反應:柏拉圖將人類比喻為「赤裸的兩足動物」,迪奧根尼曾將一隻雞的毛拔光,當場宣布:「這就是柏拉圖所謂的人類!」   烏德勒支《靜物畫》(Still Life with Game, Vegetables, Fruit, and a Cockatoo),1650。圖/取自Google Arts & Culture。   尼德蘭畫家烏德勒支(Adriaen van Utrecht)擅長描繪靜物畫,將廚房與餐桌上的動物描繪的栩栩如生。桌上擺放玲瑯滿目的水果與蔬菜,以及死去的鳥禽,找找看,雞被放在哪個位置呢?   庫普《公雞與母雞》(Hens and Rooster),1651。圖/取自pinterest。   荷蘭畫家庫普(Aelbert Cuyp)描繪許多田園景致,他會出外觀察動物,筆下的牛隻與羊群在柔和的陽光下顯得十分悠閒。這幅畫裡的雞群成為主角,有的在休息、有的在覓食,不再是餐桌上的食物了!   克林姆《花園小徑與雞》(Garden Path with Chickens),1916。圖/取自pinterest。   百花齊放、漫步的雞被一片綠意包圍,這是克林姆(Gustav Klimt)在奧地利城鎮魏森巴赫(Weissenbach)體驗到的夏日美景。這幅畫被賣給收藏家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遷往一處城堡。不幸的是,城堡在1945年被納粹武裝親衛隊燒毀,畫作也從此亡佚。   夏卡爾《艾菲爾鐵塔前的新人》(The Bride and Groom of the Eiffel Tower),1939。圖/取自ChickenWomen。   夏卡爾擁著妻子,乘坐在巨大的公雞上,背景是艾菲爾鐵塔、山羊和小提琴等元素。公雞是夏卡爾畫作中常見的元素,也常和愛侶、婚姻的主題一起出現。   畢卡索《解放的公雞》(The Cock of Liberation),1944。圖/取自Pinterest。   1938年到1959年,畢卡索曾使用簡化的方式,描繪昂首鳴叫的公雞,將揮動的翅膀被簡化成線條,尾羽則用圓弧形呈現。1944年八月,畢卡索在巴黎時,目睹法國脫離納粹軍隊的占領,這張《解放的公雞》(The Cock of Liberation),表達法國重獲自由的喜悅,色彩也顯得明亮、繽紛。在古羅馬帝國時代,法國曾被稱為「高盧」(Gallia),在拉丁語是雄雞的意思,雄雞也成為法國的標誌之一,畢卡索可能因此選擇雄雞作為畫作主角。   馬格利特《悲傷的變異》(Variation of Sorrow),1957。圖/取自Rachelhopecleves。   這幅畫看似描繪一隻悲傷的母雞,正思考蛋為什麼會被拿來使用,而不是被孵化。   達利《雞與基督》(Chicken and Christ),1973。圖/取自Rachelhopecleves。   達利(Salvador Dali)在1973年出版《卡拉的盛宴》(Les Dîners de Gala),刊載一百多道充滿想像力的料理,是他為妻子撰寫的神奇食譜。這道「雞與基督」結合烤雞和印有耶穌面容的「維若妮卡聖帕」(Veil of Veronica,構圖還取自17世紀荷蘭藝術家Francisco de Zurbarán的繪畫),不禁令人好奇,有聖物襯托的烤雞是什麼滋味?     *全文授權自非池中藝術網,原標題為【生活少不了牠 十張有雞的西洋畫盤點】,作者陳乃慈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蓬蓬頭逆襲! 80年代造型雞攝影
2017-02-10 by 非池中藝術網

巴尼諾是生於義大利的攝影師,在倫敦工作多年,喜歡將流行文化和古典元素結合,作品的色彩豐富而繽紛。為了找尋個人創作計畫的靈感,他回到義大利旅行。 巴尼諾在義大利看到一系列特殊的雞隻圖片,頭頂上長滿蓬鬆的羽毛,興起他的創作欲,拍出雜誌扉頁的時尚感。他於是到義大利的帕杜瓦(Padua)拜訪冠軍雞育種者波札托(Andrea Pozzato)。   巴尼諾《時髦雞》。圖/取自The Photographer。   巴尼諾《時髦雞》。圖/取自The Photographer。   波札托向巴尼諾介紹當地的雞種「帕杜瓦雞」。這是在16世紀從波蘭引進的品種,牠擁有蓬鬆的冠羽,個體呈現白、黑、金色等不同的羽色,並提供人們品質優良的蛋。波札托希望攝影師將帕杜瓦雞打造成時尚明星,把牠們推廣到世界各地。   巴尼諾《時髦雞》。圖/取自The Photographer。   巴尼諾《時髦雞》。圖/取自The Photographer。   在拜訪農場後,巴尼諾記住了每隻雞的顏色,並選出兩種能夠襯托不同品種雞隻的顏色。他在農場架設小型的工作室,讓雞站在平台上拍照。他告訴《攝影者》(The Photographer):「我必須承認,這些動物比我想像中配合、有耐性,讓我能在幾分鐘內拍完照片。」   巴尼諾《時髦雞》。圖/取自The Photographer。   巴尼諾《時髦雞》。圖/取自The Photographer。   藉由這個系列,巴尼諾希望人們了解,雞不只是食物而已。他表示:「就像我過去的作品想表達的,希望以不尋常的主題轉移觀眾的注意力。」 他補充:「好幾世紀以來,牠們已經被當成服務人類的物種,我們也很少不把雞當成食物。」現代社會中,餐桌上的食物經過好幾道加工,人們無法得知它們本來的面目。他希望透過攝影,凸顯動物的優雅、對比牠們被剝削的事實,進而讓人尊重動物。     *全文授權自非池中藝術網,作者為陳乃慈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球鞋買賣市場當紅!GOAT 再投入2500萬美元擴大行動平台
2017-02-09 by 林冠伶

排隊買球鞋是一直以來很特別的趨勢,很多人排隊或抽籤買鞋並不是因為真的喜歡想要穿,而是背後的球鞋炒賣市場相當驚人,甚至有人把排隊這件事當作職業。只要越限量、越難得到的鞋款,在球鞋交易市場就會出現很可怕的炒賣價,也因此越來越多仿冒品的出現。   GOAT 的成立就因為創辦人菅野大信在網路上買的第一雙 Jordan 球鞋竟然是仿冒品,因此打造了「GOAT」,是一個將買家和賣家連接在一起的運動鞋交易平台,提供買家和賣家交流最新的球鞋。為了對使用者的信用,GOAT會檢驗每一雙鞋,讓買家和賣家在此都能安心不受騙。   (圖片來源:techcrunch)   GOAT 用戶群已經增長到 150 萬,GMV 已經增加了 10 倍。公司越來越壯大,空間與人力也越來越不足,為了容納這麼多的球鞋,就必須再有更大的倉庫。因為這樣的球鞋文化,讓更多投資者願意將資金投入在運動鞋相關的產業當中。也因此 GOAT 又募集了 2500 萬美元的資金。   CEO Eddy Lu 表示,「有了新的資金,GOAT 正在尋找一個空間,希望把公司和倉庫都能整合回到同一個屋簷下。」   更重要的是,GOAT 希望在東海岸建立一個新的分銷中心來加速銷售的效率。目前所有的鞋子都經過 L.A. 公司的驗證和認證,這意味著買家和賣家需要更長的運輸和處理時間。CEO Eddy Lu 期望,「我們想要在兩天內運送達任何地方」。   2017年,GOAT 還會將部份資金用於改進這個買賣行動平台,讓買家和賣家擁有更快速及便利的使用感受。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共有 106 筆資料
«123456789»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