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傑:年金改革方案是溫水煮青蛙

梁文傑 2017年01月26日 07:00:00

18趴優存利率要在6年後才退場,約等於國庫還要為這6年再支付1600億。(攝影:葉信菉)

年金改革方案出爐後,之前的吵吵鬧鬧似乎悄然平息。退休公務員失去了動員能力,國民黨也只能用「不要太粗暴」對公務員喊喊話。但反改革力量之所以失去動能,只是因為目前的方案妥協性太強,公務人員的損失並不算大。

 

妥協性高表現在幾點:

 

第一,18趴優存利率要在6年後才退場,約等於國庫還要為這6年再支付1600億。

 

第二,公務員月退休最低保障設在3萬2千元,相較之下,勞工的平均月退是1萬6,只有不到2%的人能領到3萬以上。

 

第三,所得替代率設為退休前實質所得的70%,仍然遠高於OECD國家的平均56%。

 

由於妥協性太強,公保破產時間只從2031年破產延後到2044年,教保破產時間則從2030年破產延後到2043年。在爭議衝突大半年之後,竟然只把破產時間延後10年出頭。這表示此後每屆總統上任都要再往下砍一次,沒有人能預期自己退休時還能領到多少。

 

年金制度的重點不在領得多或少,而在於有可預期性,要讓每個人可以安心的規劃自己的老年生活。假如公務員對自己的老年生活惶惶不安,豈非人人都想在在職期間大撈一筆好安養天年?半調子的改革反而埋下鼓勵公務員貪瀆的誘因,說難聽一點,這等於是政府在誘騙公務員犯罪。

 

但話說回來,這次改革的不徹底性,主要是因為這是「自體改革」,缺乏來自外部的強制因素。看看希臘,如果沒有歐盟堅持「不改革,不借錢」的政策,希臘人永遠不可能自行改變,希臘的政治人物也永遠不會提出讓選民日子不好過的改革方案。希臘被迫改革後,公務員退休年齡從56歲提高為67歲,所得替代率從95%降為56%。

 

台灣之幸,在於多年來拼命賺外匯,無需向外舉債,2015年的政府外債只佔GDP的0.2%,希臘的政府外債則高達GDP 的80%。但台灣之不幸,也在於我們沒有來自外部的強制力迫使自己徹底改革,只能靠政黨和政治人物的責任感。韓國在1997年金融風暴後被IMF強力改造了經濟結構,方能有今日脫胎換骨之勢,台灣則雖然百病叢生,但還是可以溫水煮青蛙式的暫時迴避生死問題。

 

問題是溫水煮久了,青蛙終究會死。與其坐而待斃,倒不如奮力一跳。

 

※作者為台北市議員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