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選舉的啟示:歐盟的民粹主義降溫了嗎?

用LINE傳送
韋岱思 2017年03月18日 00:00:00

「荷蘭川普」懷爾德斯雖然未能如願當選總理,但這真的代表歐盟民粹主義已經降溫了嗎?(湯森路透)

今年,也許是歐盟自1992年成立以來最重要的一年,有兩個歐陸大國都在2017年進行大選,法國將在四、五月間進行總統大選,德國鐵娘子梅克爾也將在九月選舉中爭取連任。

 

在2016年英國公投脫歐以及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等兩個國際爆點後,許多人關心的是,這股民粹主義的國際風潮是否一發不可收拾?歐盟是否能阻止民粹主義在歐洲的蔓延。

 

不過在法德大選前,另外一個歐盟成立國也剛在三月中旬舉行了選舉,這個國家被視為歐盟民粹主義陣線的前哨,也在反歐盟的社會運動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這個國家,就是荷蘭

 

如果要評估歐盟2017年各國大選舉中,民粹主義政黨的力量是否持續成長,荷蘭或許扮演了領頭羊的角色。選前各界都在關注,荷蘭民粹主義的代表人物、人稱「荷蘭川普」的Geert Wilders (懷爾德斯)所領導的政黨是否會變成荷蘭政府最大黨,因為懷爾德斯若是勝選,法國右派政黨的領導人Le Pen也極有可能搭著這股風潮上台,屆時荷蘭與法國都可能宣布脫歐,在這種情況下,歐盟還能繼續存在嗎?

 

國際間各大媒體都高度關注這場具指標意義的選舉。去年12月的選舉民調顯示,懷爾德斯遠遠領先當時的總理Mark Rutte(呂特),許多人預測懷爾德斯會在三月的大選獲得勝利,他的「自由黨」(Partij voor de Vrijheid)會變成國會最大的政黨,使得懷爾德斯可以以總理身分組閣,而他也將成為歐盟近代史上第一位主張民粹主義的領導人。

 

懷爾德斯之所以出線,是基於他四大「反對政策」,就是反歐盟、反移民、反伊斯蘭以及反緊縮,懷爾德斯列出了十一項政見,包括荷蘭馬上脫歐、荷蘭社會不再接受新移民、荷蘭的去伊斯蘭化以及在健保、退休金及老人照顧預算上不再繼續緊縮。

 

民粹主義回應了人民生活的不確定性

 

像懷爾德斯這樣的政治人物之所以在許多歐盟國家那麼受歡迎,是因為民粹主義的政見回應了部分民眾在生活各方面的不確定性,在全球化及人口老化的趨勢之下,許多荷蘭人民不確定在不景氣的經濟中能否找到穩定的工作、不確定荷蘭回教人口的增加是否將會改變荷蘭社會開明開放的精神,更不確定自己到了65歲是否能領足夠的退休金,安養天年。

 

許多民眾認為,投票給民粹主義政黨不見得是最好的道路,但是起碼可以讓其他政治人物聽到人民的聲音,讓執政黨注意到民眾日常生活的困難。

 

在這樣的氣氛下,難怪世界各大媒體普遍認為懷爾德斯會在這次國會大選中大獲全勝。

 

只不過選舉結果揭曉,懷爾德斯所領導的自由黨並未如願成為荷蘭最大黨,也沒有大勝,僅獲得國會150席中的20席,比上次大選多了5席,仍低於由呂特領導的自由主義政黨的33席。

 

大家都「懷爾德斯化」了

 

懷爾德斯表現未如預期的理由有兩個,第一,懷爾德斯並沒有積極的參與國會大選的競選活動,像是荷蘭中央電視台舉辦過幾次的政策辯論會,邀請各個大政黨的領導人公開討論關鍵的社會議題,懷爾德斯因為不同意辯論的形式而拒絕出席,令許多原先可能投給懷爾德斯的中間選民擔心自己的票會不會投給一個沒有清楚政策論述的候選人,而在最後關頭未投票支持。

 

另外一個原因則跟荷蘭多元政黨的制度有關。許多政黨看準了懷爾德斯的高人氣,紛紛也將其部分政見納入自己的競選訴求,以討好選民,像是懷爾德斯反對移民及伊斯蘭的政見,被自由主義黨(VVD)與基督教民族黨(CDA)納入到自己的政見,荷蘭銀髮族黨(50plus)及社會主義黨(SP)也跟風的納入反緊縮的政策。

 

懷爾德斯未能成功成為荷蘭總理,國際間可說是鬆了一口氣,相當多媒體認為懷爾德斯未能成功當選總理,顯示荷蘭人民阻擋了民粹主義對歐盟的侵略,而勝選的呂特甚至直接地在勝選演講中表示,「我們為歐盟廢除了錯誤的民粹主義」。

 

不過,懷爾德斯真的輸了嗎?

 

荷蘭雖然有許多民眾反對懷爾德斯的右翼論述,但這次大選結果,荷蘭右派政黨的國會席次還是遠勝左派政黨。(湯森路透)

 

不想融入荷蘭社會的   請你離開

 

我長期住在台灣,看荷蘭近年的政治生態或許有些「旁觀者清」的效果,我發現許多荷蘭政黨都有逐漸右傾的傾向,也納入了懷爾德斯反移民、反伊斯蘭的主張,例如呂特競選時在荷蘭報紙寫了一封給【所有荷蘭人】的公開信,信中提出「越來越多人來到荷蘭利用我們的自由讓我們的社會更混亂,這些人不想要融入荷蘭社會,也拒絕荷蘭的習俗與價值觀,如果你是這樣的一個人,請你離開吧」。呂特在信中針對的對象,便是移民與移民的後代,這樣的言論豈不是種「懷爾德斯化」?

 

再者,大選後荷蘭國會偏右派的政黨包括VVD(33)、PVV(20)、CDA(19)、FvD(2),總共占荷蘭國會74席,接近半數,而左派社會政黨則有GroenLinks(14)、SP(14)、PvdA(9)、PvdD(5),總共只有42席,從這個結果可以看出,民粹主義並沒有在下降,反而是持續成長中。

 

總而言之,雖然懷爾德斯沒有在這次荷蘭選舉成為總理,但這並不代表民粹主義已在歐盟受到遏止,相反的,透過這次選舉,我們可以見到荷蘭的政治生態已大幅往右轉,而左派的政黨尚未能提出有效的回應,也沒有辦法回答21世紀社會面臨的各種大問題。

 

在左派政黨還沒有具體答案及作法的情況之下, 2017年還是會是對歐盟充滿挑戰的一年。

 

延伸閱讀 – 民粹主義歐洲首戰吞敗 荷蘭極右派領袖:還沒擺脫我

 

※作者為中山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荷蘭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