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宣判】當年一起攻占行政院 為何魏揚無罪,他們有罪?

用LINE傳送
盧禮賓 2017年04月10日 19:43:00

台北地方法院今宣判323占領行政院案,在判決有罪部分,許順治等人因損壞鐵拒馬、行政院大門,均判有罪,為何他們與獲判無罪的魏揚有不同判決?(翻攝自黑色島國青年陣線)

3年前323占領行政院案,台北地方法院宣判。在判決有罪部分,許順治、李冠伶因共同損壞員警職務上掌管的鐵拒馬,黃茂吉與不詳民眾共同損壞行政院大門,均判有罪。法院合議庭認為,並非沒有其他途徑或機制可解決《服貿協議》程序不當的紛爭,李、許至行政院參與抗爭活動,與所謂抵抗權、反抗權的概念有別,不可相提並論,法律是經由民主多數決產生,在法秩序必須追求民主及法和平性前提下,不能宣告與多數決相悖的行為合法。

 

所謂抵抗權,指國家權力嚴重侵害人性尊嚴,國民在沒有其他有效之救濟手段時,為拒絕實定法上義務,進行抵抗行為之權利;或指作為保障立憲主義之手段的一環,於政府濫權毀憲時,國民藉由本身之實力予以抵抗,尋求恢復憲政秩序之權利。


合議庭判決理由指出,被告李冠伶、許順治參與抗爭,是起因於《服貿協議》程序不當的爭議,李、許等人雖指陳不當程序、黑箱作業等,但《服貿協議》確為馬政府未經授權而私與中國暗中簽訂?又立法委員確有權限得以就《服貿協議》進行逐條審議?如未經立法院逐條審議而經宣布視為審查送院存查等行為,是否確已侵害民主憲政之程序?仍有討論餘地。 


合議庭質疑,李、許及抗議群眾等人,當日侵入行政院的抗爭行為,是否別無他法救濟的最後手段?是本國制度上已經完全喪失處理歧見、解決爭議的方式?因此即可作為正當化各種體制外的抗爭行為嗎?

 

2014年3月23日,抗議《服貿協議》的群眾衝破行政院正門而進入政院內,為「323佔領行政院事件」,該次占領行動一直到隔日清晨才被警力強行清場。(翻攝自黑色島國青年陣線


合議庭認為,縱然宣布《服貿協議》已審查送立法院會存查,但如有爭議,立法委員仍得提出協商討論如何處理。有關備查或審查之爭議、行政與立法權限間之爭議,及《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5條、第73條等規定是否違憲等,均尚可透過大法官釋憲程序處理爭議。當體制內尚有中立途徑得以解決紛爭或救濟時,何來行使非法抗爭並為違法行為的餘地?


因此,在有其他途徑或機制可解決紛爭的情況下,李、許至行政院參與抗爭活動等行為,與所謂抵抗權、反抗權的概念有別,不能比附援引,相提並論。另法律是經由民主多數決而產生,在法秩序必須追求民主及法和平性的前提下,法秩序不能宣告與多數決相悖的行為合法。

 

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總召集人魏揚等21人,被控涉犯妨害公務等罪,經北院開庭審理,10日宣判魏揚等多名被告無罪。(攝影:陳品佑)

 

學運時期擔任糾察隊,曾遭水車驅離的吳濬彥,在妨害公務罪部分獲判無罪。(攝影:陳品佑)


參酌證人證述內容,李、許與其他不詳姓名民眾,持油壓剪破壞警方架設鐵拒馬之鐵鍊、鎖頭後,並與群眾推開、推倒鐵拒馬,蜂湧進入行政院內,將在場員警推倒,而危及行政院機關、人員安全,侵害法益不輕。


李、許對依法執行職務的公務員職務上掌管物品進行損壞行為,已構成《刑法》第138條第1項之罪,且無法定阻卻違法事由存在,與所謂人民基本權利中的抵抗權、反抗權者有別,更無引用學者主張類似於緊急避難的超法規阻卻違法的事由。

 

合議庭認為,當體制內還有中立途徑得以解決紛爭或救濟時,不能正當化各種體制外的抗爭行為,且與所謂抵抗權、反抗權的概念有別,不能相提並論,因此判決有罪。圖為魏揚等人在宣判後召開記者會,表達不滿。(攝影:陳品佑)

 

【延伸閱讀】

太陽花攻占行政院 魏揚等10人無罪

 

【熱門影片推薦】

●【影片】遏制北韓野心 美國航母卡爾文森號駛向朝鮮

●【影片】超過百人傷亡 埃及基督教會遭ISIS炸彈襲擊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