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通靈少女》導演陳和榆:所有的高標準都是好事

用LINE傳送
黃衍方 2017年04月16日 16:05:00

《通靈少女》導演陳和榆(攝影:李昆翰)

專訪陳和榆的日子,是《通靈少女》舉行首映會的那天,這是這部劇集第一次在大眾面前曝光。「你知道我今天看手機,它說三年前的今天是金穗獎,那時候《神算》拿到了學生組的首獎,結果三年後它拍成了《通靈少女》,三年了,哇,時間過得好快。」陳和榆感慨道。

 

經過三年的時間,當年拿下金穗獎的短片,已經蛻變成HBO首部在台灣攝製的劇集。除了《神算》外沒有其他正式作品的陳和榆,坦言自己現在的心情就像中華隊,因為牌子太大了,所有小地方都會被拿來檢視。雖然他希望一切都可以到位,但很明顯的一定會有遺憾。「所以你只能調侃自己了。」他笑著說。

 

《通靈少女》的起源

 

陳和榆回憶,其實他們最初是想要把《神算》拍成長片,當年《神算》拍完後,許多監製和電影公司都表達出對長片版本的興趣,同時它也在國外得到一些迴響,公視曾跟陳和榆透露,日本NHK表示想買《神算》的第二集,這讓他聯想到,或許它有發展成劇集的潛力。

 

這時,HBO出現了,陳和榆頓時面臨該拍長片,還是跟HBO合作拍劇集的抉擇中。後來他之所以會選擇HBO,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這是HBO第一部台灣原創影集,有指標性的意義存在,第二就是HBO提供了一個全新的平台。

 

陳和榆說:「以往我們在拍電影,著眼的也是台灣內部或大陸市場,因此它的題材會受到一些限制,HBO它提供了一個新的可能性,是我們之前沒有過的,因為它放眼的就是全亞洲23個國家,不再只是用台灣島內或是兩岸的市場來看,而是用一個更宏觀的視野來看我們的作品。」

 

《通靈少女》劇照(HBO Asia提供)

 

最初訂下的目標

 

在決定要跟HBO合作後,陳和榆的目標很簡單,就是把它拍好。「那時候比較會開玩笑說,這部戲要在HBO播,你不能前面在播《冰與火之歌》,後面卻播一部台灣的偶像劇,我不想要有那個落差。」他也坦言,他們的預算確實比一般的台灣電視劇高出一些,但絕對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誇張,整個劇組還是在很吃緊的情況下努力維持質感。

 

陳和榆認為《通靈少女》跟其他台灣電視劇最不一樣的地方應該會是敘事節奏。「如果有在關心國內的片子,應該會發現我們的節奏應該比其他國內的電視劇還要快一些。」陳和榆表示他們非常在意故事。「台灣不是做不到,但是如果你給編劇的待遇,要他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寫出那麼長的東西,那一定會很難。」他希望《通靈少女》能夠達到他理想中影集應該要有的模樣。

 

島導演陳和榆(右二)在現場指導演員(齊石傳播提供)

 

HBO的各種要求

 

如果《通靈少女》不是HBO投資,而是台灣業者的話,情況會有不一樣嗎?陳和榆表示他還是會盡可能以這樣的標準去拍,因為這是他個人的堅持。「可是我們可能會遇到一個問題,就是如果投資者不願意這麼做, 或是他給你更少的預算、更多的意見,你 可能就沒有辦法實現你的創作。」

 

陳和榆認為,這次HBO合作最幸運的就是他們非常尊重他的創作自由,雖然還是有些出於市場考量的意見,但大部份還是以戲本身為主。「 我很感謝的就是說,他們的想法跟我們不會差距太多,都是為了戲好,我不會一定要你給一些灑狗血的橋段,他們也很注重人的情感,不希望你太拖戲,玩一個三角戀可以玩好幾集這樣,並不是,他們會希望回到角色的成長本身,這個跟我的想法很接近。」

 

HBO給陳和榆的要求之中,最讓他讓印象深刻是關於台語的部份,因為新加坡官方規定電視不能說方言,所以曾經要求他們用全中文拍攝。「但我認為那樣就會喪失一些生活感,因為那不真實,而我們這部片最有趣的地方就來自於生活感, 雖然它是一個靈媒的片子,我們是用很日常的角度來介紹,跟以往的靈媒片都在偵辦兇殺案、降妖除魔,是很不一樣的,那這也是HBO當初看上它的原因。」

 

後來陳和榆極力跟對方爭取,終於獲得了監製的體諒,他坦言這很不容易,因為如此一來新加坡播出的版本就要另外花錢重新配音。「它就是一個折衷下來的結果,可是比起你在創作端就要全部用國語,對我來講還是稍微好一點。」HBO的其他要求還有包括不接受置入性行銷,陳和榆表示其實很多你沒有想到的地方他們都會在意。

 

找不到女主角的困境

 

陳和榆說,他們一開始其實陷入找不到女主角的困境,因為謝雅真這個角色既要保有高中生未開化的樣子,但在扮演仙姑的時候又要有一定的說服力。「他要有人情世故,因為她的生命歷練一定不一樣,我後來發現這件事情非常難,因為你找年輕演員,有時候他沒辦法理解台詞的意思,那你找到可以理解那個台詞的人, 他又可能不年輕、不夠純真。 」

 

一開始有人跟陳和榆建議郭書瑤時,他其實是不認為她能夠勝任的,因為當時他對郭書瑤的印象還停留在一般觀眾對她的印象,覺得她跟未開化的少女有一段差距。結果陳和榆看了郭書瑤試演的片段後,意外發現她在講台詞的時候背後是有東西的。

 

《通靈少女》劇照(HBO Asia提供)

 

「她懂那個意思、她懂人情世故, 因為瑤瑤的成長背景, 她從小苦過來,她其實對人有一份同情在,我可以看得出來她是一個很感性的人,同時他有那樣的外型,她演高中生我覺得還算是有說服力,所以她夾雜在這兩個裡面,成為一個很有趣的新人選。」那時離正式開拍已經沒有多久了,於是很快就拍板定案由她演出謝雅真。

 

感情很好的演員們

 

陳和榆表示,男主角蔡凡熙其實在先前就參與過九把刀執導的電影《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不過當時的他就是個純素人,直到《通靈少女》他才真正意識到自己要成為一個演員,由於拍攝時間很趕,加上首度抱有職業意識,蔡凡熙壓力很大,表演比較不穩定。

 

「為什麼我們選擇他,是因為他自然,這是兩面刃,他沒有太多電視劇表演的包袱,他會給你真的東西,他們給出的東西比較不這麼匠氣,我覺得會是一個很好的地方。 」陳和榆這麼說。

 

《通靈少女》劇照(HBO Asia提供)

 

陳和榆認為,蔡凡熙和郭書瑤在拍攝的過程中是互相成長的,不光是他們兩人,這部戲裡的年輕演員都會互相幫忙。他們雖然背景不同、名氣不同,受到的訓練也不同,可是戲外會常常互相約吃飯或約夜唱。「竟然還給我跑去夜唱!」陳和榆笑著說。

 

陳和榆說,這些聚會通常都是瑤瑤發起的,其他演員也跟著附和,大家的感情就越來越好,也能幫助蔡凡熙融入大家。「 最後幾場關鍵的戲,是有賴於這些演員感情很好,所以我可以在現場做一些即興,讓他們幫助劇本加分,有些劇本過不去的地方,因為他們的表現而過的去,最後反而加分了。」陳和榆非常慶幸這些演員的感情能夠這麼好。

 

《通靈少女》演員合影(HBO Asia提供)


一個有少女心的團隊

 

做為一位離高中生涯已經有一段距離的男性導演,要如何描寫青春期的高中女生相當令人好奇,陳和榆笑著說,他們團隊的成員多少都有點少女心。「 少女心的意思是說, 即使我們年紀過了,你還是有某種初衷是單純的,我為什麼拍少女是因為它是一個純真的象徵,你會對這種東西有感覺,你心中一定有某部份,不管是缺憾也好、嚮往也好,你會想留住那個純真的東西。」

 

陳和榆表示:「 我們希望留住某種純真的東西,不管是我在導演上的東西,還是劇本、表演,或是攝影師的鏡頭選擇 ,我們都希望說盡量不要背離所謂的生活感,我覺得這個東西它其實不分年紀,比較是你的心態,你的心中有那一面,以及你喜歡那一面、對那個部份有感受,就有可能無形之中將它傳達到你的劇本本身。」

 

《通靈少女》劇照(HBO Asia提供)

 

花最多時間的就是劇本

 

先前的《神算》僅是短片,而現在的《通靈少女》則是套劇集,陳和榆沒有辦法獨立編劇,於是找了幾位編劇一起合作,結果他們光在劇本上就打轉非常久。「 因為大家對於鬼魂的想像不一樣、對於劇集的想像不一樣,我們花了非常非常多個月在處理這些事情。」陳和榆表示,他們在前置期花最多時間的就是劇本,因為在現場或後製時會遇到的問題很多都是源自於劇本,所以劇本能弄得越縝密越好。

 

《神算》的故事發生在一天之內,《通靈少女》則有整整六集,要把短片發展成劇集,除了要在每一集安排不同的信徒之外,還必須延伸那些在前作中被簡單帶過的人物。「他們要有自己的背景故事,觀眾才有辦法去經歷他們的成長,影集好看的地方是在於你陪伴人物的時間比較多,你會跟他一起經歷各種過程,我相信那個成長的感受會更深刻。」

 


導演陳和榆(右二)在拍攝現場(齊石傳播提供)

 

不過,既要設計出有厚度的角色、又不希望節奏太拖,同時又要顧整部戲的大結構,還有讓觀眾看得懂,陳和榆坦言非常痛苦。「 不敢說最後的結果真的是有多完美,其實遺憾滿滿,可是因為大家的堅持及熱忱,我覺得最後它還是有一定的水平的,這點我還是有一點點信心。」

 

若說到拍這部戲最大的遺憾是什麼,陳和榆覺得是時間不夠,短片版本長度三十分鐘,他們花了一個禮拜拍,劇集一集一個小時,也是花一個禮拜拍。「我們在時間資源的條件之下,有時候不能拍太多的鏡頭、沒有辦法拿到一百分的表演,如果自己能有更充裕的時間, 我可以在劇本上、表演上,或者鏡頭上有更多的發揮。」不過令他高興的是,大家還是在有限的條件之下,拿出了最好的表現。

 

所有的高標準都是好事

 

陳和榆表示,拍這部戲的過程中,他最常聽到別人跟他說「可是電視劇不是這樣做的」或「可是我們以前不是這樣做的」。

 

「我才發現,原來一般人對電視劇已經有既定的模式在那裡了,因為它是在一個條件資源受限的狀態下,所以有些東西它沒有辦法要求的太細,可是我又想多要求一點點,所以常常會有這樣子的拉扯。 」不過陳和榆笑稱,HBO的牌子就像一把尚方寶劍。「當他們說,台灣電視劇不這樣做,我就說,可是我們在HBO播欸!有時候它就像尚方寶劍,可以拿出來當一個藉口。」這是國際合製所帶來額外的好處。

 

《通靈少女》劇照(HBO Asia提供)

 

不過國際合製也會帶來額外的問題,那就是要考慮到跨國市場。「你不再只為自己負責、你也不再對台灣觀眾負責,你要對的是全世界、全亞洲,你要讓不同的文化看得懂。」另外還得要因應到各地區不同的法規,《通靈少女》第一集中包含與同性戀相關的情節,原本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方面要剪掉一些鏡頭,不過最後透過協商爭取,還是保留住了。

 

不過在處理跨國市場的問題時,陳和榆還是希望以不要影響故事核心為前提。「我覺得這是比較不一樣的經驗,因為當你在台灣拍片,你不會討論到馬來西亞的觀眾怎麼樣,你不會考慮這國外的看不看得懂,但對我來講,好的故事其實應該是全世界都看得懂的,所以它對我而言其實不算是個麻煩,它反而是提醒你,你的故事需要更謹慎,你需要更多的琢磨。」

 

陳和榆又補充道:「我覺得對我來講所有的高標準都是好事,我怕的不是高標準,我怕的昰一些跟內容無關的事情。」

 

不在乎成本只在乎初衷?

 

曾有報導寫道,陳和榆說他不在意市場或成本,比較在意自己的初衷。陳和榆趕緊澄清:「我覺得那句話把我講得太帥了, 我看了覺得有點流汗,它的意思沒有錯啦,但是我覺得我沒有那麼瀟灑。」陳和榆大聲強調:「市場和成本是最重要的!」

 

「我想說的是,有時候你會想要揣測觀眾的口味,你會為了觀眾寫戲。」陳和榆透露,一開始HBO找上門時,他以為他們想要做很歐美影集的東西,像是靈媒緝凶或東方哈利波特之類。「可是後來發現,他們說那些都是他們國家就有的,他們來台灣何必再做一個這樣的,他們找我們就是看上我們人物情感細膩、青春成長這件事情,而那些是你本來就有的東西。」

 

《通靈少女》劇照(HBO Asia提供)

 

陳和榆表示,他們的劇本剛開始曾經一度想模仿歐美影集,但後來發現那已經不是他短片時的想像了,所以反而越做越回來,越來越貼近原有的東西。「其實這是一個我自己的體悟,有時候你去揣測上意、去揣測觀眾的口味,你反而會落後,有時候它動人的力量都要回到當初打動你的那個事情上。」

 

「有拍片的人都知道,你不可能憑自由意志做事情,但我希望在這個限制之下,大家可以盡量做出真誠的東西。」陳和榆這麼說。

 

如何看待中國市場

 

中國即將在幾年內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影市場,這塊電影產業的新天地,就連好萊塢也對它趨之若鶩,台灣電影有著語言方面的優勢,各方影人莫不想盡辦法要讓自己的作品在中國上映,陳和榆也不否認這樣的狀況是一個趨勢。

 

「我覺得我們不需要去避開它,只是有時候會因為太想要進入,而去揣測他們的口味,反而會造成一個兩邊不討好的狀態。」陳和榆坦言自己對中國電影市場還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它很大,也本身也不急著進去。他認為,做為一個年輕導演,最重要的是先把手邊的東西做到最好。陳和榆也想藉著這次《通靈少女》的機會,來驗證他們的方法在國際上可不可行,如果可行,就代表你應該往這個方向走。

 

「最好的例子就是《返校》,因為《返校》本來不是往大陸的市場去走,他們做白色恐怖欸,他們怎麼會想到連大陸的網友也很喜歡,那不是可以預期的,我相信他們一定就是:我想做這個、這個東西我有感受、我要把它做到最好,結果反而造成了一個獨特性。」陳和榆表示,他沒有辦法預測每個計畫的成果,身為創作者,好好把一個故事說好比較實際。

 

 

期待觀眾的反應

 

《通靈少女》殺青後,陳和榆並不急著開始進行下一部作品,他表示想先休息一下。「我希望能夠找一個能夠打動自己的東西,也需要一些沉澱。」而且這次《通靈少女》的反應會是如何也都還不知道,陳和榆覺得自己個性比較慢一點,有什麼故事或計畫都可以談,但是慢慢來就好。

 

「我覺得《通靈少女》是一個很獨特的故事,它不只有台灣特殊的宮廟文化,同時講的又是很普世價值的東西:一個少女的青春成長,它在講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以及對自我的追求以及迷惘。」陳和榆表示很期待大家來看這部《通靈少女》,看看以國際視野做出來的這部戲,有什麼不同於以往台劇的火花。「同時也有賴各位觀眾的反應,我才會知道自己做出來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樣子。」

 

《通靈少女》陳和榆(攝影:李昆翰)

 

【延伸閱讀】

【名人專訪】郭書瑤於《通靈少女》飾演靈媒 大展演技

【名人專訪】《通靈少女》新星演員蔡凡熙 曾經有過靈界接觸經驗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通靈少女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