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一場愚蠢的反年改抗爭

用LINE傳送
主筆室 2017年04月20日 07:02:00

抗議民眾在民進黨黨部外與警方爆發拉扯。(攝影:陳品佑)

社運抗爭可以有很多的方式。如果有共鳴的人很多,你可以盡量動員群眾上街頭展現實力,讓掌權的人懼怕;如果社會大眾普遍對抗爭的議題不熟悉,你也可以創造議題,訴求群眾的理解與支持;如果你自認站在公平正義的一方,只要你清楚其必須負擔的法律責任,甚至可以進行違法的公民不服從與暴力抗爭。前提是,你要知道自己的動員能量有多少?訴求的(階段)目標是什麼?踩出去的每一步是為了什麼?

 

好的社運抗爭會讓盟友化隱性為顯性,慢慢匯聚成河,改變政治議程。但壞的抗爭會讓旁人羞與為伍,再而衰、三而竭,終究遭到時代巨輪的碾壓。愚蠢的抗爭就是像無頭蒼蠅一樣橫衝莽撞,看起來理直氣壯,結果旁人紛紛走避;看起來很凶悍,其實沒人在怕,甚至更加鄙夷它。

 

反年改抗爭的群眾常拿太陽花學運來比,自稱一切的抗爭都是「公民不服從」;但除了一樣發生在立法院周邊,我們實在看不出來這兩者有任何雷同之處。

 

太陽花學運能夠成功,是因為一群年輕學生經過長時間的計畫綢繆,觀察立法院的警力部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攻佔立法院議場,並號召群眾包圍保護,藉此取得與執政者談判空間,才能進而改變當時政治議程。在太陽花佔領行動的24天裡,為了確保戰果,學生們還不斷地擴大結盟,除了動員出當時的反對黨議員與學校教授支持外,更堅守非暴力原則,絕不攻擊任何警察與公職人員;而五十萬人的凱道聚會來去如風,秩序井然,更擴大太陽花學運的社會支持。

 

至於這場已經歹戲拖棚半年的反年金改革抗爭,從去年九月三日的三萬人軍公教大遊行,到這兩天最高峰始終僅維持千人左右行動規模,銳減十倍數以上的抗爭人數,其實已經氣衰。整個反年改抗爭沒有明顯的領導中樞,沒有論述,沒有社會溝通,也沒有恆久的毅力,僅餘一些散兵遊勇,以暴力圍堵立委官員記者,搞到天怒人怨,即便有同情軍公教者,也羞與為伍,更遑論站出來支持。

 

所謂「公民不服從」是行動者即便認知此為違法行為,卻出於社會良知及正義的公共利益之關注而不得已所選擇的作法,是少數人基於對法律忠誠的一種喚起多數人認同的非常手段。這群反年改者,基於什麼良知正義與公共利益去推擠毆打官員立委還盤問記者身份證件?即便政府要削減你的退休金真的很不公義好了,你透過什麼樣的手段讓社會各界知道這樣的「不公義」?別說絕食抗爭這種激烈手段了,你夜宿幾晚?淋了多久的雨?你展現自己持續抗爭的決心來感動其他軍公教同儕與社會大眾了嗎?你以為朝九晚五的打卡抗爭就是公民不服從嗎?

 

這是一場不知己也不知彼,沒有策略、沒有方法也沒有訴求的陳情抗爭;陳情者搞得遍地烽火,其實是遍地開花;以為自己在擴大戰果,卻是流失更多的社會同情與支持;他們自稱要爭尊嚴,其實是踐踏自己的尊嚴,還拖著其他軍公教族群下水。這是一場愚蠢的抗爭,那些被圍被堵被打的立委,現在想的恐怕是如何推翻年改會版本,再調降軍公教的所得替代率,以及如何讓18趴更早退場。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