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哥大視角:富豪與政客霸權 害美國又胖又窮

薩克斯(Jeffrey D Sachs) 2017年11月07日 07:00:00

 

 

薩克斯

•1954出生

•以經濟「休克療法」著稱

聯合國千禧年計劃的總負責人(2002~2006年)

•現職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永續發展與衛生政策教授、聯合國永續發展小組負責人

•著有《終結貧窮》、《建立美國新經濟》等書

 

美國富豪已經針對可持續發展發動宣戰。來自石油天然氣業的查理斯·科赫(Charles Koch)、大衛·科赫(David Koch)、來自金融業的羅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來自博弈業的謝爾登·阿德爾森(Sheldon Adelson)等億萬富翁為追求個人經濟利益而玩弄政治。他們贊助共和黨政客,讓他們承諾減稅、放鬆產業管制,並無視來自環境科學(尤其是氣候學)警告。

 

美國SDG排名明顯落後

 

在聯合國(UN)可持續發展目標進展的議題上,美國在157個國家當中排名第42,這是我近期參與主導的一次可持續發展目標指數SDG Index排名的結果。美國在這方面幾乎落後於所有其他高收入國家。丹麥作家比約恩·隆伯格(Bjørn Lomborg)感到十分困惑。一個如此富裕的國家怎麼會得分如此之低?「抨擊美國顯得容易又時尚」,他推論。

 

但這並不是抨擊美國。可持續發展目標指數以與157個國家17項可持續發展目標相關的國際可比資料為基礎。真正重要的是:可持續發展目標的要點是社會包容性、環境可持續性,而不僅僅關注財富。美國排名遠遜於其他高收入國家,是因為美國富豪階層多年以來一直拒絕關注社會公平、環境可持續性。

 

美國確實是富國,但阿克頓公爵(Lord Acton)的名言既適用於個人也適用於整個國家:「權力帶來腐敗、絕對權力帶來絕對腐敗」。美國富豪階層已在如此長的時間內擁有如此多的權力,以至於可在弱勢的自然環境面前不受懲罰。

 

石油巨頭、私人醫療機構、軍工複合體和華爾街組成的四大強勢遊說集團一直霸佔政壇。這些特殊利益群體如今在川普政府的授權下更感到法力無邊,川普政府充斥著產業遊說勢力,更不用說川普內閣就吸收數位右派億萬富翁。

 

儘管可持續發展目標呼籲通過減碳(可持續發展目標第7條、可繼續發展目標第13條)來減緩氣候變化,但美國的石化燃料企業正在抵抗該目標的相關執行工作。在石油和煤炭巨頭的影響下,川普已經宣告打算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意圖。

 

相對貧困率排名全球次高

 

美國與能源相關的二氧化碳人均年度排放量(per capita CO2 emissions)為16.4公噸,在全球大型經濟體中高居榜首。與德國相比較,德國相關數值為9.2公噸。美國環保署現在已經被石化燃料業遊說者牢牢掌控,每週都在廢除環境法規,不過許多決策已經遭到司法挑戰。

 

可持續發展目標還呼籲減少收入不平等(可持續發展目標第10條)。過去30年來美國的收入不平等呈快速上升之勢,基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為41.1,在高收入經濟體中僅次於以色列(42.8)高居第二。共和黨的減稅議案會進一步加劇不平等。美國的相對貧困率(家庭收入不到中位數收入的一半)為17.5%,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中(僅次於以色列)排名次高。

 

同樣,儘管可持續發展目標要求人人擁有體面的工作(可持續發展目標第8條),但在OECD國家中,美國是唯一缺少有保障帶薪病假、家庭假、帶薪年假的國家。結果是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在缺乏工作保障的情況下悲慘生活。約有900萬美國勞工掙扎在貧困線以下。

 

海外推動戰爭只為賣軍火

 

美國也因為強大的國內速食業而備受營養不良問題的困擾,美國速食業一直在用充斥著飽和脂肪、糖、不健康加工與化學添加劑的飲食來毒害民眾,導致該國肥胖率高達33.7%,毫無疑問位居OECD國家榜首,並由此帶來非傳染性疾病等巨大的不良後果。美國的健康壽命(無病年齡)僅為69.1歲,而日本為74.9歲,瑞士為73.1歲。

 

儘管可持續發展目標強調和平(可持續發展目標第16條),但美國軍工產業卻追求永無止境的戰爭(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葉門、利比亞是幾個當前的實例)和大規模軍售。在最近訪問沙烏地阿拉伯時,川普簽訂協定向該國出售價值超過1000億美元的軍火,並大肆吹噓這會對美國國防工業帶來「工作、工作、工作」。

 

美國富豪也助推本土暴力。美國兇殺率每10萬人發生3.9起,在所有OECD國家中排名榜首,比歐洲高數倍之多(德國兇殺率僅每10萬人發生0.9起)。月複一月,美國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如拉斯維加斯大屠殺。但槍支遊說集團的政治力量甚至反對限制攻擊性武器,一直阻礙改善公共安全狀況政策推出。

 

監禁率全球最高 推動私人監獄

 

還有一種暴力是大規模監禁。美國每10萬人中就有716名罪犯,其監禁率為全球最高,約為挪威的10倍。值得注意的是,美國部分實現了監獄私有化,並由此創造出以盡可能擴大被監禁群體為首要利益的既得利益者。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曾下令逐漸取消私人聯邦監獄,但川普政府逆轉了這種狀況。

 

隆伯格還想知道為什麼雖然美國2016年官方發展援助(ODA)達到約336億美元,但在全球目標夥伴關係中卻得當低分。答案其實非常簡單:與近19兆美元的國民總收入相比,美國官方發展援助開支僅占國民總收入的0.18%——約為全球GDP目標0.7%的1/4左右。

 

美國在可持續發展目標指數中排名很低並不是侮辱美國。相反的,這是美國遊說勢力財富、權力相對於普通公民在政界地位的悲傷、令人不安對比。我不久前曾透過州議會候選人採納一系列美國目標,協助推動州一級政客關注可持續發展狀況。我相信後川普時期的美國將重新致力於共同價值觀,無論是在美國國內還是作為可持續發展的全球夥伴國。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 The US Plutocracy’s War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