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假新聞視角:普京特務選用社交媒體發動攻擊

哈林頓(Kent Harrington) 2017年11月10日 07:00:00

哈林頓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前資深分析師、公共事務主任、前東亞情報官、亞洲站前站長

 

在川普(Donald Trump)擔任美國總統一周年之際,川普如何贏得大選仍持續受到關注,而俄羅斯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每次公布俄羅斯如何操縱2016年選戰的調查結果,都讓外界更加在意美國民主程序何以如此脆弱。

 

上周,國會公布了一項法案,強制要求Facebook(臉書)、Google(谷歌)和其他社交媒體龍頭披露誰在購買線上廣告,進而堵住在選舉期間被俄羅斯利用的漏洞,但像這樣修補技術缺失和公開承諾會當配合的公民,只能解決眼前所看見的問題。

 

透過臉書、谷歌操作假新聞成本低
 

真正更棘手的挑戰是強化對民主運作至關重要的制度,具體而言就是公民教育和地方新聞(local journalism)。在這些領域進步以前,每次選舉時,對美國民主程序的威脅就會不斷浮出檯面,愈發嚴重。

 

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的情報人員很聰明的選用社交媒體發動攻擊。Facebook占行動社交媒體總流量近80%,而Google線上搜索相關廣告占比近90%。俄羅斯使用數萬個假用戶帳號向這兩個平台自動發送大量資訊,煽動經濟、種族和政治等各方面的紛爭。

 

此外,這樣操作的成本十分低廉。根據分析,只要在Facebook上購買少量廣告,俄羅斯特務就能取得線上廣告資料金礦,比如Facebook的客戶目標定位軟體,俄羅斯假新聞因此獲得數億次的「轉發」。在選前最後一個月的某次祕密攻擊中,約有4萬個可自動捏造資訊的機器人軟體應用程式,寄送數百萬則政治假訊息,在推特(Twitter)上產生約兩成的流量。

 

矽谷技術不糾錯而是提高「讚」數

 

在美國舉行最重要的選舉時,科技界這些知名公司卻完全沒有防範外國勢力干涉的準備,這樣的行為真的很糟糕,但社交媒體龍頭一直否認他們對這些帶有大量扭曲、錯誤資訊的假新聞負有責任。即使俄羅斯在選舉中的角色已經日益清晰,他們依然矢口否認,這是更加麻煩的地方。

 

撇開演算法、透明化、堅持真相等技術問題不談,矽谷的「解決方案」忽略了一個簡單的事實:他們的技術不是用來從謬誤中整理出真相、檢查準確性或糾正錯誤,而是正好相反,用來讓點擊、分享和「按讚」達到最大數量。

 

社交媒體號稱要取代傳統新聞組織,成為世界資訊平台,但這些大公司似乎樂於無視新聞的基本價值觀、產製過程和傳遞宗旨。這種不負責任的態度,正是最近廣告透明化法案聯合起草者所想改善的問題。

 

美國選民政治理解力下降

 

還有,要不是因為選民教育程度不夠,容易操縱,俄羅斯也無法成功對美國選民散布假新聞。學校公民教育衰敗、地方報紙倒閉以及因此導致公眾對問題和政治過程(political process)理解力下降,都共同形成了傳播假資訊的溫床。

 

證據如下:2005年,美國律師協會(American Bar Association)調查發現50%的美國人無法正確說出美國的三權分立。2015年,安能堡公共政策中心(Annenberg Center for Public Policy)同樣的調查,無法正確回答的比率增加到三分之二,更有高達32%的人連其中一項都回答不出來。

 

知識水準下滑的趨勢顯示出年齡為分水嶺。2016年一項針對有大學文憑的美國人的研究發現,65歲以上的人對政府運作的了解程度比34歲以下的人來得還要高。

 

民主知識、歷史教育不被重視

 

民主知識匱乏和學校公民、政府和歷史教育不受重視之間有著相當顯而易見的關連性。比如,2006年一項全國性調查追蹤了各學科的學生成績,結果發現只有四分之一的美國12年級學生精通公民。十年後,這一比例下降到25%以下。

 

這麼看來,近幾年內整體教育品質和基本公民課程普及程度每況愈下的問題也變得毫不意外。2011年,一家智庫對50個州的高中美國歷史課程品質進行評估,有28個州被評為不合格2016年的一項研究調查了1000所人文學科院校,結果發現只有18%將美國歷史或政府課程列為學位必修課程。

 

高中和大學課程並不能阻止容易上當的選民掉入假新聞或煽動性假資訊的陷阱,但俄羅斯特務編製的假新聞能夠病毒式傳播,清楚地指出一件事:缺乏基本公民教育的選民,更有可能被煽動黨派對立的挑撥所騙。

 

小眾報紙頻傳關門大吉、換老闆

 

新聞業產生的變化正在增加此一風險。網路龍頭從傳統媒體手中奪走廣告收入,社交媒體成為許多人主要的新聞來源。傳統新聞組織,特別是地方報紙,正在逐步消亡,縮小了選民的資訊管道,然而傳統新聞組織對於做出知情的政治決策來說相當重要。

 

統計數字相當驚人。自2004年以來,10%的小眾報紙不是關門大吉就是被兼併。存活下來的報紙中,超過三分之一換了老闆,新聞媒體行業因此變得更加集中。這些小眾報紙的下場要嘛裁員、削減成本,不然就是減少對國家和地方問題的報導。

 

至於媒體的公民責任看來也受到了影響。一家擁有3家日報和42家周報的投資企業經理手冊裡直言不諱:「我們的客戶是廣告商,」手冊寫道,「讀者是我們客戶的客戶,」因此「我們要保持新聞室人手的精簡」。

 

俄羅斯對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干涉具有歷史性意義,但它也是美國人面對更大挑戰所帶來的症狀。面對無法充分理解自己國家民主的人民,不僅公民課教師應該感到擔憂,國家安全專家也應該憂心忡忡。美國不需要普京來上這一課。「一個文明國家若要自由,卻又停留於無知。」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警告,「則這個希望不論過去、現在或未來都不可能實現。」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How Americans Became Vulnerable to Russian Disinformation​》,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延伸閱讀】

● 《大家論壇》司法視角:川普親信深陷「俄羅斯門」 難逃特別檢察官鷹眼 ​

●  1000萬人看見假廣告 Facebook 將改善規範​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