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慶富案找出兇手了 那財政幫的問題呢

高國修 2017年11月14日 00:00:00

慶富案找出戰犯後,這個財政幫結構仍安穩的盤據在金融體系。(攝影:陳品佑)

慶富案由於在聯貸上的疏失,將可能造成人民200多億的損失,引起輿論譁然,但也使得行政院不得不輕忽憤怒的民意,快速的做出調查報告,直指公股與國防部在標案執行上的疏失,更將第一銀行董座蔡慶年火速撤職,平息了不少覺得每次出包,政府總是草草帶過的群眾怒火。

 

然而,一個蔡慶年下台,其他參貸的公股行庫董座卻各個穩居高位。除了一銀以58億的貸款金額高居第一以外,其他公股也貸了數億甚至數十億的金額,面對這些損失,行政院一句話卻也沒提到他們的責任,民眾不禁納悶,難道這些錢都不是錢?

 

這些參與聯貸案的銀行董座,除了遲遲不按照合約規範宣告慶富違約,更在明知再借錢給慶富就像是把錢丟進水中一樣,且未查明慶富財報,就在同一天通過紓困案。

 

更巧的是,這些通過紓困案除了一銀以外的四家銀行:合作金庫、彰化銀行、華南銀行及土地銀行,董座通通都是財政幫成員(一銀的董座蔡慶年與土銀的董座凌忠嫄先前都任職國庫署署長、彰銀董座張明道擔任過銀行局局長,華南的董座吳當傑則是當過財政部政次。),也就是說,這些人不僅私底下安排好拿更多人民的錢借給慶富,出事後,主管公股行庫的財政部官員更這些學長姐們輕輕放下。

 

從這些情事中總能發現,政府在尋求解決問題時,往往是找出特定戰犯,卻不反思制度結構上的缺失。斷絕財政幫成員的解決方法其實是落實「旋轉門條款」。現在的旋轉門條款,卻因為有百分之百公股銀行的存在,而使得這些財政部官員在退任後,能先到「公股銀行」過過水,而國營事業的準公務員身份,使得其不受旋轉門條款之限制,等到3年一過,又因為公股銀行的職務與民營銀行無直接相關,我們就能看到這些前財政部官員,光明正大的接受民營銀行酬庸,而這個制度卻十幾年未受修改。

 

可惜的是,黃國昌提出真正能落實財金官員退休後,必須經過三年,才能轉任所有金融機構的修法法案,卻一再被擱置在立法院,連財委會的門都進不去,此舉更能看出政府沒有想要解決問題的真正決心。也使得在慶富案找出戰犯後,這個財政幫結構仍安穩的盤據在金融體系,等待下一次弊案的發生。

 

※作者目前就職於高雄市私立國中

 

【延伸閱讀】

從法院判決探索慶富案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