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精選】川普正將全球領導權拱手讓給中國

紐約時報 2017年11月14日 07:00:00

習近平在十九大後攀向權力高峰,《經濟學人》甚至稱他為「世界上最有權勢的人」,過去這個尊稱通常是留給美國總統的。(湯森路透)

北京——為迎接訪華的美國總統川普,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擺出了盛大排場,而旁觀者不難看出,兩位領導人乃至兩個國家正在走向非常不同的方向。

 

經過上月的中國共產黨代表大會,習近平已成為這個王國無可爭議的主宰者。「習近平思想」被載入黨章,這是只有毛澤東和鄧小平曾經得到過的榮譽。他打破先例,故意沒有任命自己的接班人——這強烈暗示著,雖然他的第二個五年任期剛剛開始,但他已經有足夠膽量在五年後延續自己的統治。《經濟學人》稱他為世界上最有權勢的人,這個尊稱通常是留給美國總統的。

 

習近平登權力顛峰 川普支持率創歷史新低

 

週三在北京走下空軍一號之時,川普的支持率已創歷史新低,幾個小時之前,共和黨剛剛在非大選年選舉中慘敗。他的信譽在國外嚴重受損——民意調查表明對美國領導力的信心出現了下降。

 

川普和習近平的個人發展軌跡截然不同,而他們領導工作的重心也是如此。當川普痴迷於蓋起高牆的同時,習近平正在忙於修建橋樑。

 

在2017年1月的世界經濟論壇上,習近平宣布中國是「自由貿易和全球化的最新捍衛者」,積極的掌握國際領導權。

 

今年一月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上,習近平宣布中國是自由貿易和全球化的最新捍衛者。他的「一帶一路」計劃——由北京成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提供資金——將投資一萬億美元,通過海路、公路、鐵路和橋樑網路連接亞洲和歐洲。中國將獲得資源,出口過剩的工業產能,和平地鞏固戰略立足點,進而施加其影響力。

 

川普迴避多邊主義和全球治理,習近平卻日益接受它們。

 

川普擁孤立主義 習近平積極掌握國際領導權

 

川普政府輕視聯合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貿易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rade agreement),拋棄美國對巴黎氣候協議的承諾,試圖背棄與伊朗的核協議,質疑美國在歐洲和亞洲的核心聯盟,貶低世界貿易組織和多國貿易協議,並且試圖向移民關上大門。

 

習近平呢?他把握住了氣候變化議程的領導權,接納了世界貿易組織的爭端解決機制,增加了中國在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中的投票權。北京正在穩步推進一項貿易協定,它將把亞洲各大主要經濟體以及澳洲和紐西蘭包括在內,但並不包括美國。中國現在是聯合國預算及維和行動的主要捐助國之一。習近平還在堅定地致力於吸引世界尖端科學家和創新者來到中國。

 

在川普擔任美國總統期間,美國走向孤立主義路線,不但輕視聯合國,更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貿易協定。(湯森路透)

 

在國內,習近平正在進行使中國有可能主宰21世紀的全球經濟的戰略投資,包括投資信息技術和人工智慧。谷歌的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警告說,在人工智慧領域,中國有望在下個十年內超過美國。在機械人、航空航天、高鐵、新能源汽車和先進醫療製品方面,習近平全面出擊。

 

川普的「戰略」投資則在煤炭領域,以及振興製造業的堂吉訶德式努力(該行業已經敗給了自動化),這將使美國成為二十世紀經濟的捍衛者。

 

所有這一切,用習近平的話說,令中國「給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選擇」,也讓中國成為國際秩序的主要仲裁者——長期以來,「國際秩序」原本是同美國聯繫在一起。中國在國際秩序和全球化世界中有著深遠的利益:它需要獲得先進技術,以及其發展所依賴的出口市場。

 

若美持續「往右傾」 中國模式恐獲勝

 

國有企業的核心矛盾最終仍然有可能成為中國失敗的原因。北京仍然把中國經濟的核心部門封閉起來,不對外資開放。它對外國公司施加苛刻的要求——比如要求他們與一個中國夥伴合作,並交出自己的技術和知識產權——而其他國家並不對中國公司強加這樣的條款。

 

北京的對外投資可能是強制性和剝削性的——它使用中國勞工和承包商,而不是本地勞動力,它令較為貧窮的國家背上巨額債務,在當地留下粗製濫造的產品,助長腐敗。

 

習近平竭力在外部發揮中國的影響力,然而這也受到中國制度性弱點的制約。債務攀升。不平等加劇。增長放緩。人口老齡化的拖累,生產力下降。國有企業效率低下。有毒的空氣和水資源匱乏。一個日益高壓的制度,可能只會吸引同樣奉行威權主義的人,對中國公民就不行了。

 

作者認為,中國制度性弱點導致國有企業效率低下,為了快速邁向已開發國家之列,林立的工廠更產生有毒的空氣,並造成水資源匱乏。(湯森路透)

 

但是,如果沒有令人信服的其他選擇,中國的缺點可能無關緊要。我絕不會打賭美國必敗,但如果在川普主導下,美國繼續退向民族主義、保護主義、單邊主義和仇外心理,那麼中國模式就有可能獲得勝利。

 

世界不是自發組織起來的。美國在管理國際秩序的同時提出了自由主義價值觀和先進的規範——民主、人權、言論和集會自由、保護工人、環境和知識產權。通過放棄自二戰以來一直發揮的領導作用,美國正在把這個領域拱手讓給其他國家,他們將根據自己的價值觀組織世界,而不是根據美國的價值觀。

 

習近平並不諱言「其他國家」將會是誰。隨著川普向中國一再讓步,主導著20世紀後半葉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可能讓位於非自由主義的國際秩序。

 

※作者Antony J. Blinken曾任歐巴馬政府副國務卿、賓州外交中心常務董事

 

(本文由美國《紐約時報》授權《上報》刊出,請勿任意轉載)

 

【延伸閱讀】
●要美國恪守「一中」 習近平:台灣是中美關係的核心問題
●川普與習近平的相遇 見證中美權力興衰交叉點?
●盤點川習會四大看點 美中達成多項共識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