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凌翔:習「打貪腐」 2.0  將比「人民的名義」精彩

烏凌翔 2017年11月15日 07:00:00

習近平打貪 2.0 的現實大戲要開場了,應該比螢幕上的「人民的名義」更精彩。(湯森路透)

習近平第一個5年任期最大的政績是什麼?毫無疑問,對外是以「大國外交」為名義,「一帶一路」-包括亞投行、絲路基金等配套-為手段的戰略擴張,看的心繫「百年恥辱」的海內外大中國意識型態者熱淚盈眶;對內呢,則是以「反貪腐」為口號的強力整頓吏治,避免亡黨亡國的危機,也看的中國老百姓額手稱慶。

 

「亡黨亡國」四字,可不是我們這些「外人」的危言聳聽。習近平2012年底十八大接任總書記後,在新屆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體學習會議中,就提出了警告:「腐敗問題愈演愈烈,最終必然會亡黨亡國」,這句警語,後來也多次被其他國家領導人引用。

 

貪腐會不會導致亡黨亡國,大家都半信半疑了,中共中央打貪腐的決心,一開始,更沒人相信,原因很簡單,問題太普遍了。大約15年前,我因為工作關係,常到大陸出差,有一回一位客戶在北京的業務項目被詐騙了,我被要求處理,熱心的資深台商朋友表示他認識一位部長的秘書,可以幫忙直接找公安或司法機構「私了」。我當時知道這位部長頗有名聲,但是職掌似乎關係不大,半信半疑幾日之間,朋友竟然已約來這位秘書,與我們在飯局上碰面了。

 

記憶中,這位遲到趕來的秘書很大氣,對菜譜很熟悉,「點條魚吧」,酒沒多喝,好像接下來還要「續攤」,「交流」差不多了之後,就提出解決問題的方向,朋友以中間人身份利用空檔,在包廂外告知了價碼,其實不高,但我沒有答應,因為擔心先前賠了夫人,現在又要折兵,熱心的朋友立刻進包廂轉答了我的猶豫,再出來回覆:「辦不成,退款,但要先付,以免辦成收不到款,這是規矩」。

 

想想15年前,那是離小平同志92年南巡發表講話已10年,大陸社會上彌漫著戲稱「一切向『錢』看」的氣氛,中央部會首長很多位秘書中的一位,出來「兜點活兒」增加外快,已然形成「行規」,雖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再想想,又10年後,習近平十八大一中面對中外記者時就揭橥的「貪腐問題」有多嚴峻,外界普遍的懷疑就有多「合理」,也屬自然。

 

改革不是革命

 

直到2013年12月,連周永康這種「正國級」政治局中常委-雖然已卸任-都被悍然拿下,高度威懾效果才催化了普遍懷疑變成信多疑少;今年拍成連續劇-「人民的名義」-與紀錄片-「巡視利劍」,也才能熱播又叫好,否則看慣宣傳與造假的中國觀眾,哪能產生共鳴。

 

然而,打是真打,卻不表示「全覆蓋」的打,過去5年間的打貪腐,一再有人批評只是政治鬥爭的工具,證據是:打的蒼蠅也好,老虎也好,都以「江派」人馬居多。這種說法有些忽略歷史進程:老江1989年「六四事件」後緊急接手,續完趙紫陽的3年總書記任期,再做自己的10年;胡錦濤任期的頭兩年,江還緊握槍桿子-擔任軍委主席,後8年,數個「江辦」影響黨政軍各階層,連胡錦濤都有「兒皇帝」之稱了…試想,這23年來,升任要職的黨政軍大員,能有多少是一路跟江澤民派系唱反調的呢?

 

批評打貪腐只打江派,還是一種策略上的忽視:改革不是革命,不是要一下推翻整個體制,即使整個體制都有貪腐問題,但也不能把整個體制內所有的人都一起當成目標,一下與所有人為敵,這樣等於誘使所有人結成同盟來對抗改革,阻力肯定大到無法克服。換言之,策略上,習近平與王岐山的打貪腐當然應該有選擇!先打誰,後打誰,是打貪腐能否成功的重要關鍵。

 

所以,回到本文的主題了:未來5年,習近平要如何繼續打貪腐呢?

 

有人分析新接手中共中央紀委書紀的趙樂際與他的前任王岐山有何不同,王岐山鐵面無私,「寧見閻王,不見老王」,趙樂際會不會、能不能一樣鐵腕呢?這種從個人層次切入的分析,也許有趣,但必然見樹不見林。打貪腐要解決的是制度面的陳年積弊,所以,也要從制度面來觀察中共的動向,而非一廂情願的提出應然面的期望,預測才可能準確-雖然很多「偉大民族復興」的粉絲對習大大時時露出殷殷的期望。

 

接下來將比「人民的名義」精彩

 

首先,習近平在十九大提出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雖然並非針對貪腐,但套用到打貪腐,可以解釋為之前五年,依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依黨紀來抓腐敗的方法,要改弦更張了。說實話,這個方法與黑社會由「大護法」以「幫規」來處理徒眾有點像,雖然有效,卻不「入流」,因為無法應付中國社會日益多元化的趨勢、與法「治」化的要求。

 

過去,只有共產黨員有特權,才有機會貪腐,「幫規」足以除弊,但是,現在很多貪腐份子,並非黨員。這就是中共即將成立的「國家監察委」與中紀委的最大不同處,更制度化之餘,覆蓋面也更廣-非黨員的不法貪腐,也能依法處理。

 

本月10號,大陸微信平台上傳來一則消息:「王岐山首次以『中央深化國家監察体制改革試點工作領導小組』組長身份到北京、山西、浙江三地調研」。如此一來,從個人層面觀察,王岐山應該沒有「裸退」,未來擔任「國家監察委」主管的可能性很高。從制度層面分析,王岐山具豐富國際財經背景,是不是表示過去以黨政軍結構為主要打擊面的反貪腐、未來要轉移焦點到金融部門與資本市場了?

 

如果是,那就符合本文前述,改革-在策略上-只能一步、一步擴大打擊面的邏輯。在前5年取得豐碩成果與鞏固了政權之後,習近平是不是要把改革的利劍,揮向金融部門與資本市場了呢?那可是許多「太子黨」命脈所在啊!

 

打貪 2.0 的現實大戲要開場了,應該比螢幕上的「人民的名義」更精彩,咱們拭目以待。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