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俄羅斯視角:沒有普京二號 克里姆林宮只要傀儡

赫魯雪娃(Nina L. Khrushcheva) 2017年11月29日 07:00:00

赫魯雪娃

•1964年生

蘇聯前領導人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的孫女

•1998年獲普林斯頓大學博士學位

目前擔任美國新學院大學(New School)國際事務教授兼副學務長

研究領域為全球媒體與文化、俄羅斯研究、美國政治

 

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政權就像俄羅斯先前領導人一樣神祕莫測,現在更添新色彩。謝欽(Igor Sechin)也許是聖彼得堡最具權威的政治利益團體份子,他曾在18年前協助普丁取得政權,他的地位現在卻岌岌可危?

 

謝欽、普京間熱線永遠暢通

 

謝欽是國安與軍事體系出身,巧妙隱身在普京霸權內的人。謝欽在俄羅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的生涯比普京更加豐富,他依賴背後政治勢力曾擔任過許多職務。自從2012年,他開始擔任事業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執行長,該公司是俄羅斯第三大公司,德國前總理施羅德(Gerhard Schröder)是董事長。

 

謝欽領導下,俄羅斯石油公司儼然成為一個小帝國,擁有25萬名員工、營業額達650億美元、50個國內外分支機構,整體規模相當於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俄羅斯石油公司在普京2004年執政後,從石油公司Yukos手中攫取許多資產,Yukos前任董事長、執行長科多柯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因為是普京政敵,被控以詐欺盜用公款罪名。

 

謝欽、普京間熱線永遠暢通。許多俄羅斯人認定,他也是KGB後繼機構聯邦安全局(FSB)的耳目,這邊是構成俄羅斯經濟核心的天然資源領域,以及國家貪污權力網絡交集點。

 

法院三次傳喚一律不到

 

謝欽現在則陷入非常公開–具象徵性–的官司纏鬥。他已經三度被莫斯科刑事法庭傳喚,在控告前經濟發展部長烏利凱耶夫(Alexei Ulyukaev)案件中作證。不過,謝欽從沒出席,他的辦公室近期通知法庭,他到明年前都沒有空出席。

 

謝欽不出席的藉口很標準化:傳喚令不見了,他要跟隨政府前往越南土耳其參訪,所以他沒空。不過,俄羅斯法院命令謝欽去公開作證卻一點都不標準化。相反的,在克里姆林宮的政治世界中,法院這樣的舉動是非常奇怪的。

 

約一年前,烏利凱耶夫在俄羅斯石油公司總部被逮捕,他被控企圖收取謝欽200萬美元的賄賂款,以交換他支持俄羅斯石油公司收購區域石油業者Bashneft多數股權。謝欽與烏利凱耶夫結束上述議題對話後,立刻通報FSB,讓FSB得以輕易逮捕烏利凱耶夫。

 

主導讓前部長遭逮、被審

 

這樁被操作的賄賂案當然導致後續的司法調查,不過這卻不是真正的法治。在此事件,謝欽舉報烏利凱耶夫真正的動機並不確定。也許是,烏利凱耶夫必須被提醒他在克里姆林宮嚴厲官僚體系中的地位。也或許是,傳言烏利凱耶夫與其他官員企圖要阻止謝欽,不讓俄羅斯石油公司收購Bashneft股權。

 

謝欽的計畫–普京可能從不知悉–隨司法調查逐漸公開化,即將收到反效果。尤其是謝欽與烏利凱耶夫的對話的秘密錄音-部分應該都是謝欽在主導-在9月被公開。

 

謝欽指稱法院讓此案公開的決定是「專業級的白癡決定」。他宣稱,這類的案件每個層面都該徹底保密,因為他們是國家機密。不過,真相是謝欽既自大又傻,才假設他可以從該案全身而退。

 

當然,謝欽給烏利凱耶夫設下圈套,合理來說,他應該算第一證人。不過,在俄羅斯,有權勢或知名人士,例如科多柯夫斯基,不會在克里姆林未授權下捲入司法事件。沒有低階莫斯科法官或檢察官可以單方面起訴謝欽。
 

普京清除助奪政權人馬

 

因此謝欽被稱為最後的證人–不幸運的13號–這只有一個合理解釋:普京。普京已經開始清除曾協助他取得政權的人馬,他決定讓謝欽權力下修。這位掌握俄羅斯石油公司的權力之士已經太超過了。

 

科多柯夫斯基的例子中,克里姆林宮看似利用法庭作為一個讓俄羅斯菁英確認自身地位的平台。這在2018年總統大選前特別重要,不僅是因為傳言普京正尋找一個可以信賴的繼任人,至少暫時如此。

 

 

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前排中間)、俄羅斯石油公司執行長謝欽(前排左一)視察俄羅斯境內油田。(湯森路透)

 

即使普京再度競選–以他掌握大權情況下,最可能的結果–他將找一個夠聽話的總理。現任總理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既無信用、也無效率大眾認定他是政治侏儒–相對於他目前被爆出的個人貪腐事件,他一點都不夠資格。

 

趕走普京麾下的部長,謝欽展現他的政治實力,或許這證實他已經是一等一的政治高手。也或許這顯示,俄羅斯根本沒有「普京二號」,只有普京,控制著FSB、法院,也掌握掌控經濟大權。

 

不論普京決定是否將擔任總統或暫時要找一個傀儡,如同他在2008年安排梅德韋傑夫當總理一樣,他要傳達的訊息夠清楚了:我,只有我,永遠掌權。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The Last Silovik? ,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延伸閱讀】

●《大家論壇》俄羅斯視角:普丁權力盔甲現裂縫 政要恐爆逃離潮​

●《大家論壇》俄羅斯視角:普京海外黑錢成西方牽制的籌碼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