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入庫德族與伊拉克角力 亞茲迪人多舛命運再添未知一章

李佳恒 2017年12月12日 07:03:00

庫德族的旗幟被塗改,寫上「伊拉克辛賈爾」(Iraqi Sinjar)、真主至大(Allahu akbar)。(湯森路透)

伊拉克北部的庫德族自治區政府(KRG)9月底舉行獨立公投,儘管高票過關,但遭到伊拉克中央政府出拳阻擋,10月派兵收回KRG轄下石油豐富的基爾庫克(Kirkuk)。

 

而基爾庫克不只是庫德族獨立建國的精神堡壘,其中的辛賈爾(Sinjar)更是伊拉克亞茲迪教派信徒(Yazidis)家園。看著庫德族人將掌控權拱手讓給伊拉克政府,對世代居於該地的亞茲迪人而言,他們多舛的命運如今又面臨未知的一章。

 

辛賈爾當地官員指著地上的人骨碎片。(湯森路透)

 

「兩方都不在乎我們」

 

《路透》(Reuters)報導,亞茲迪教派的信仰獨特,結合中東許多古老宗教的元素,但這也讓他們成了各方迫害的目標。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IS)2014年進攻伊拉克北部後,亞茲迪人更是面臨滅族危機,男性遭IS殘殺,婦女被擄到奴隸市場販賣、淪為IS的玩物,孩童則可能被訓練成娃娃兵。

 

經過IS的摧殘後,亞茲迪人現在又無端捲入伊拉克與庫德族人的拉鋸戰。辛賈爾居民阿里(Kamal Ali)向《路透》表示:「我們被困在這場伊拉克與庫德族的政治足球(political football)之中,而他們雙方都不在乎我們的未來。」

 

伊拉克政府進駐基爾庫克後,許多援助組織便停下救援的腳步,現在亞茲迪人不僅缺糧,家園更是滿目瘡痍。辛賈爾的建築物不是倒塌,就是佈滿彈孔與土製炸彈,也缺水缺電。

 

辛賈爾城內飄揚著伊拉克國旗。(湯森路透)

 

「一座鬼城」

 

當地居民說,許多時候,辛賈爾什麼都沒有,但卻遍地是人骨。2014年起,辛賈爾陸續驚現40多個亂葬崗。

 

亞茲迪武裝團體「拉利許旅」(Lalesh Brigades)的領袖艾薩(Ali Serhan Eissa)說:「辛賈爾是一座鬼城。」

 

「拉利許旅」的領袖艾薩。(湯森路透)

 

在IS進逼辛賈爾前,該地有40多萬人居住,居民多為亞茲迪人或遜尼派阿拉伯人。IS肆虐該地後,許多逃過一劫的亞茲迪人仍流離失所,至今僅15%的人得以返回家園。

 

多數逃難在外的亞茲迪人仍在庫德斯坦(Kurdistan)地區,與許多遜尼派阿拉伯人一同棲身於難民營,也有亞茲迪人仍受困於辛賈爾山(Mount Sinjar),準備在帳篷中度過第3個寒冬。

 

眼看庫德族人與伊拉克政府的緊張態勢持續,許多援助團體擔心這些難民營之後恐遭關閉。

 

辛賈爾地上的人骨碎片。(湯森路透)

 

翻開未知的一章

 

對於眼前的情況,亞茲迪人的看法分歧。有些人樂見庫德族人撤離辛賈爾,因為亞茲迪人如今直接受伊拉克中央政府統治,這也許能讓他們享有更多自治權。

 

47歲的亞茲迪人薩達爾(Abu Sardar)對《路透》表示:「我們樂見庫德族離開。我們是亞茲迪人,不是庫德族,我們不想成為庫德斯坦的一部分。」

 

薩達爾2個月前回了辛賈爾一趟,看看他走之前淪為廢墟的家園,如今是何種樣貌。薩達爾沒料到的是,在庫德族的統治下,眼前的景象與他2014年逃難上路時一模一樣:地上全是瓦礫,醫院與學校仍是一片廢墟。

 

薩達爾盼望,如今接管辛賈爾的伊拉克政府,能重建該地。

 

辛賈爾路邊的建築物殘骸。(湯森路透)

 

與庫德族結盟的亞茲迪裔指揮官舍紹(Qassem Shesho)則抱持不同看法。在他眼裡,看重宗派的伊拉克政府厭惡亞茲迪人的程度,甚至可跟厭惡IS的程度相提並論。

 

KRG與部分亞茲迪人也怪罪伊拉克政府,他們認為伊拉克政府遺棄摩蘇爾(Mosul)這個大城,讓IS進駐該城後笑納價值數十億美元的武器,用來屠殺少數民族。

 

當然,舍紹並非百分之百力挺庫德族,他認為庫德族也需就IS對亞茲迪人的暴行負點責任。但舍紹強調,亞茲迪人的確需要仰賴庫德族人。

 

伊拉克政府力求保有對辛賈爾的掌控權,而土耳其與伊朗也密切關注辛賈爾的權力轉移情形。可以確定的是,對於命運坎坷的亞茲迪人而言,捲入庫德族與伊拉克的角力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