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索羅斯視角:匈牙利政府說謊 我不是人民的敵人

索羅斯(George Soros) 2017年12月13日 07:00:00

索羅斯(George Soros

●索羅斯基金、開放社會基金會主席

●著有《歐盟的悲劇:解體還是復興?

 

今年10月,匈牙利政府向全國400萬戶家庭發送問卷調查,他們指稱我計畫讓全歐洲,特別是匈牙利,充斥著穆斯林移民和難民。為此,他們擬出七點論述,詢問人民的意見。匈牙利政府就所謂「索羅斯計畫(Soros Plan)」得出了七項結論,而我利用我自己過去曾公開發表的聲明,還有政府說法未有公開言論能夠證實這情況,來逐一反駁每條論述。

 

索羅斯(George Soros)。(湯森路透)

 

現在,關於我的「虛擬計畫」,政府公開了「全國諮詢」的結果,聲稱此次行動是前所未有的成功。我請匈牙利民眾自行思考230萬1463名參與者(匈牙利總共有980萬人口)這數字是否正確,以及這數字到底被誇大了多少。如果想要審核參與者名單,確定他們是否真有參與過這項活動應該是行得通,但我不想這樣做,我反而想把討論重點放在這次活動的本質上。

 

匈牙利政宣運動反猶太

 

全國意見調查及結果公布是匈牙利政府大規模政治宣傳運動中最新作為,而這場運動由匈牙利納稅人出資,受益者卻是嚴重敗壞的政府。此次的目的是為了讓匈牙利人民忘記政府無法滿足他們的合理期待(尤其是教育和醫療方面)。此次運動從今年夏天開始,公共場合到處張貼著我咧嘴微笑的大幅海報,旁邊寫的是「別讓索羅斯笑到最後」。

 

其他海報形容我是反對派政治勢力的幕後主使。就像許多人所說的,整場運動都帶有明顯的反猶太主義意味。

 

設立慈善基金會 資助逾4億美元

 

政府想讓你相信我是匈牙利人民的敵人,但他們徹頭徹尾在說謊。我1984年首次在匈牙利設立了慈善基金會,當時這個國家仍然處在蘇聯的統治之下。從那以後,這家基金會已經提供了超過4億美元,用來鞏固和幫助我所出生的國度。

 

1990年代,當匈牙利人民拚盡全力從共產主義轉型成市場經濟,這家基金會免費提供牛奶給布達佩斯的小學生,並提供匈牙利醫院超音波檢測器。超過3200名匈牙利人曾獲得基金會的學術獎學金。當中有許多人已經在中歐大學(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CEU)完成研究生學業,這所大學是我1990年代初期在布達佩斯設立的。中歐大學現在已經躋身社會科學領域全球前百大,這對於學術領域的新加入者來說是令人驚歎的成就。

 

這場宣傳運動的另外一個目的是扭曲「開放社會」的含義。因此,請允許我澄清我在使用這個詞時,想表達的是什麼意思。我並不是像政府批鬥的那樣,想要開放邊界和大規模移民,摧毀匈牙利的基督教身分認同。

 

開放社會是基於沒人可以掌握永恆真理,所以想要和平共處,我們必須尊重少數族裔和少數人的看法。最重要的是,開放社會的基礎在於批判性思維和激烈的公共政策辯論。這也就是為什麼我的基金會,還有包括歐盟在內的許多其他組織,支援像匈牙利公民自由聯盟(Hungari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和匈牙利赫爾辛基委員會(Hungarian Helsinki Committee)這樣的機構,他們所保護和推動的,正是歐盟賴以建立的價值觀和原則。

 

政府還聲稱我掌控了布魯塞爾的歐洲機構,指控我正利用這優勢對歐盟成員國強制推行邪惡的「索羅斯計畫」。這根本是無稽之談。如何解決移民危機的決策是由歐盟所有成員國共同研擬出來,這當中包含匈牙利政府在內。編造其他謊言對匈牙利人民的智慧是一種侮辱。

 

收容難民應尊重歐洲與難民兩方意願

 

對於歐洲和其他已發展國家應該如何應對難民危機,我的確有深信不疑的看法,而我也一直積極宣傳這些想法。我的信念來自個人經歷。1947年,我以難民的身分從匈牙利抵達英國。我從來沒有鼓勵過其他人成為難民。我的父母與20萬匈牙利民眾一起在1956年革命失敗後離開匈牙利,在美國獲得了庇護。

 

2015年9月我首次發表對難民危機的看法,隨著時間的推移,事實也有所變化,因此這些看法不斷修正。在2015年,我提出已發展國家每年應當至少接受100萬名難民,後來我把這個數字降低到50萬,我建議其中的30萬名可以由歐洲國家接納。

 

我的指導原則是歐盟內部的難民分配應該要是完全自願的,不應強迫成員國接受他們不想要的難民,同時也不應強迫難民定居在他們不想居住的國家。

 

拒絕接受難民的成員國可以用其他多種方式做出適當的貢獻,但移民危機是全歐洲的問題,因此解決方案須將全歐洲考量進去,而不是28個單打獨鬥的辦法。正是這套政策建議被匈牙利政府肆意歪曲,被稱為「索羅斯計畫」。

 

遺憾的是,歐盟並沒有採納我的想法,而且,匈牙利(和波蘭)所創造的有毒政治氛圍已經大幅削弱歐盟接受和整合難民的能力。我不會指責匈牙利和波蘭政府拒絕接受不想要的難民,但我確實認為他們在阻礙歐洲統一計畫上,得負很大的責任。

 

匈牙利政府惡意挑起仇恨

 

我還記得二戰時發生的故事,當時另外一個團體成了歐洲問題的代罪羔羊。過去的傷口留下了至今仍未癒合的深深傷痕,而今天這個傷疤被再度揭開。政府宣傳運動的真正目的是要引起匈牙利民眾的恐懼和仇恨,讓他們漠視他人所遭受的痛苦。

 

我很高興地宣布政府的宣傳運動嚴重失敗了,儘管匈牙利政府部門上下沆瀣一氣,公民並不買帳。我在匈牙利電視台發表的簡短講話吸引超過100萬名觀眾,而社交媒體平台滿是同情和支持的言論

 

民眾的反應令我相當振奮。我保證會用我的餘生來支持自由思想和表達、學術自由以及保護少數族裔和他們的看法,我不僅會在我的祖國匈牙利這麼做,還會擴及世界各國。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The Hungarian Government’s Failed Campaign of Lies​》,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