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醫者心,歷史眼 陳耀昌「台灣大河劇」三部曲跨界路

陳怡杰 2017年12月22日 16:40:00

陳耀昌一生政、文、醫三棲。(攝影:葉信菉)

政、文、醫三棲

 

68歲台大醫學院退休教授陳耀昌,過去醫、政兩界雙棲,8年前另闢疆土,走國內少見「台灣史小說家」之路,第2部小說《傀儡花》(2016)就被公共電視看上劇情潛質,打算以每集成本1550 萬(10 集總額新台幣1.55 億)改編,成為公視有史以來預算最高的招標委製案。

 

他對文字敏銳,過去《財訊》專欄中的「周杰倫的基因密碼」、「賽揚獎投手與幹細胞醫療風波」、「台灣人的阿拉伯血緣」都很吸引網民點擊,「跟李敖學的。」

 

(攝影:葉信菉)

 

文學啟蒙:李敖、柏楊

 

台南一中時期,他看李敖、柏楊著作啟蒙,「李敖書也不是本本禁,《傳統下的獨白》、《胡適評傳》都不是禁書,最崇為上的當然是他的《李敖千秋評論》。」

 

不僅《傀儡花》奪台灣文學獎,他今年改編1875年屏東大龜文王國與清朝淮軍「獅頭社戰役」的《獅頭花》又奪下另一台灣歷史小說獎,他要寫下三部曲,但選題耗時,最終曲遲未開工。

 

寫台灣史小說,他講史實是主幹,「從史實去做改編,在歷史場景、真實人物交錯虛構角色,讓虛實穿雜,讀起來欲罷不能。」他曾說過,希望自己歷史小說,不只反映事實,也反映世代,甚至反映族群命運及性格。

 

2009年8月27日凌晨4點,首爾希爾頓酒店,陳耀昌作家路起始,圖為《福爾摩沙三族記》原稿,不少設定曾調整,如主角12歲變16歲、伊莉莎白換名瑪利婭等,「荷蘭在台第一代祖先,當然得依此起名。」(攝影:葉信菉)

 

族群「最終正義」未定論

 

所以在他小說裡,從不定論各族群的「最終正義」,「共榮而非共融很難,但那是最美麗境界。」陳耀昌也講「族群認同」題材,是台灣史小說所特有,他國如日本歷史小說就不為所見,在寫歷史小說過程,他更想詮釋自我歷史觀、認同感。

 

8年前「亞太骨髓移植會議」(2009)在首爾召開,他是該會創會秘書長(1990),每年都與會,會中一夜凌晨,他在首爾希爾頓酒店怎麼都睡不著,想到自己講要寫小說數年,不如當下就動筆排大綱、決定人物名,想測試有否駕馭小說能力。

 

(攝影:葉信菉)

 

一生政、文、醫三棲的他,落筆前1年才一度被馬英九提名任監察委員(2008),在多年前的國民大會代表、政黨主席等職後,政壇路曇花再現,惟無疾而終,當前文學路,巧合成就他下段人生寄託。

 

靈感初現:2004

 

「寫作的起頭,更遠得回到13年前我回台南老家掃墓那時(2004)」,陳耀昌當年跟叔叔聊到,才發現陳家祖宗原來有荷蘭女祖先,他想寫本陳家祖先愛情故事,類似「荷蘭少女被鄭成功部將押去當小老婆」情節」,對家族史交代。

 

那年代沒有家譜,他屢查未及女祖先人名,但想到荷蘭當時是全球第一強國,淪落到被漢人當戰俘?越想越有意思,遂在64歲當年,寫出生平首部小說《福爾摩沙三族記》。

 

2009年首爾那場睡不著的夜之前,陳耀昌文字經驗僅2002年至今的《財訊》專欄,4週1千6百字的數量,不曾曝光的題材,他不僅一寫長篇,這生平首部小說隨即入圍文化部「2012年台灣文學獎」。

 

(攝影:葉信菉)

 

他受訪台語為主,語調急促,兩、三口句子就換氣,醫者性格讓他分秒必爭,言語間盡無延拖時間的「」、「」語助詞,簡直聽不及換氣聲的短促,通常問題話還沒落完,「我跟你講,應該這樣…」已經填上。

 

個性多疑

 

醫師個性的多疑,讓他不下太多「若A則B」的臆論,「沒有這麼必然」、「這個我不曉得,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更常坦然如示。

 

他稱自己8年來作家路,抓題材、尋人脈、找場景一直順利,冥冥中彷得英靈庇護,田野踏查甚至順利結識《魁儡花》史實人物潘文杰後人。

 

他重效率,下台灣南部做田野搜查,花蓮、台東除外,一律當日來回,「最早班高鐵南下左營,請當地友人搭載,晚上10點前一定出發北返台北松山自宅」,屏東等處小說場景,利用每周5場台大醫院門診以外時間,他竟皆走過不只1趟。

 

(攝影:葉信菉)

 

非典型作家

 

閒時每晚,他沒排固定作息給文字創作,「我不是職業作家,本業還是醫師,當然也沒跟出版社簽訂『幾年出版幾冊書』定型契約,有空就寫」,陳耀昌舉例《獅頭花》後,他已長達4個月一字未動。

 

小說路數、鋪陳,頗似司馬遼太郎、陳舜臣,但他最敬佩的「理想態樣」(role model)其實是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院教授戴蒙(Jared Diamond),尤其崇拜對方同是醫界出身,但20餘歲就平行發展出第二生涯「語言與文明研究」。

 

陳耀昌以台灣原住民撰寫的「台灣三部曲」,有步驟的時序漸進處理台灣原民參戰的各大國際戰役,從《傀儡花》描寫斯卡羅在1867年與洋人交手經過、《獅頭花》寫1875年屏東原住民與清朝淮軍的獅頭社戰役,他打算最終曲,將主扣原住民與漢人恩怨情仇,「情節演化最晚不會超過1895年,希望這3冊台灣史小說完整鋪述『台灣多族記』故事。」

 

(攝影:葉信菉)

 

《傀儡花》日本出版

 

作品場面大,又極富畫面感,已有版權經紀人為他作品推上國際,目前《傀儡花》日文版權已售出,竊正由日本台灣史學者、天理大學教授下村作次郎翻譯;影像改拍方面,台、美、中都有回音。

 

不僅《傀儡花》成為公視有史預算最高招標委製案,美國片商也想改編《傀儡花》,「但結局想改,不想讓漢人出鋒頭。」

 

可望獲美、中改拍

 

《獅頭花》有關清朝淮軍戰役(1862年李鴻章於上海創建的私人武裝部隊,1874年為應付牡丹社事件來台,戰死三分之一,忠烈祠地點正巧就在陳耀昌母親老家高雄鳳山),也傳中國影劇圈有意接觸。

 

讀遍東亞史實文獻的他,當然理解美、中對兩部作品都有「修改結局」的「渴望」,「但這絕對不讓」,語畢,陳耀昌又輕輕呵呵笑了起來。

 

撰文:陳怡杰 攝影:葉信菉

 

(攝影:葉信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