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中東視角:川普耶路撒冷決議 無法讓以國脫離貪腐

班阿米 (Shlomo Ben-Ami ) 2017年12月25日 07:00:00

班阿米

●台拉維夫大學歷史學教授

●曾任以色列外長(2000.11 – 2001.03)

●現為托雷多國際和平研究中心副總裁

●著有《戰痕、傷口與和平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知名的言論之一,是指出以色列的外交政策等同於國家內政。美國也是如此,尤其是針對以色列與巴勒斯坦間衝突。

 

川普意在安撫福音派支持者

 

所有美國總統都有意解決這兩國間的衝突,卻面臨極大的(的確是無法避免的)內政阻礙。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近期決定承認以色列首都是耶路撒冷,把他自己的政策導向下一個階段,儘管其成效可能還是無異於其他任總統。

 

川普對耶路撒冷最新的認定,是這位美國總統對內難尋求合法性的最新例證,這項決議僅凸顯他不斷要實現他極端、自我欺騙的選舉承諾,包括撤回主要國際貿易協定的談判如《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巴黎氣候協定。同樣的,耶路撒冷決議也是為了安撫他龐大的福音派選民的彌賽亞夢想。

 

不過,川普的行動有著廣大的外交意涵,他看起來像是不精於算計。可想而知的,川普對耶路撒冷決議讓巴勒斯坦人憤怒再度噴發,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阿巴斯(Mahmoud Abbas)宣布,即刻起不再接受美國以任何角色介入和平談判,也呼籲全球再度考慮是否承認以色列為國家。

 

反美勢力趁機強化區域影響力

 

此外,主要反對美國勢力:真主黨、伊朗、俄羅斯與土耳其,已經把川普分裂決策看成是一個犧牲美國與盟友的利益的機會,藉此強化自身的區域影響力。他們希望把自己的定位成偉大阿拉伯與穆斯林捍衛者,尤其在沙烏地阿拉伯等以色列的新阿拉伯世界朋友的微弱反應下。


這個反應不會有利於巴勒斯坦人,更無助於美國。憤怒不是策略,巴勒斯坦人已經從過往歷史學到教訓。阿巴斯似乎還在等待英國為1917年的貝爾福宣言(Balfour declaration)道歉,以色列近期慶祝著這個百年宣言。

 

事實上,儘管多年的無成效的和平談判打擊了巴勒斯坦人,但是他們對於第三次起義(intifada)卻毫無興趣。他們責怪侵占領土的人外,也責怪未經推選、不受歡迎的領袖,他的領導並未提供有利的方向或可達成的目標。

 

阿拉伯世界中巴勒斯坦支持者的煽動性言論對巴勒斯坦也毫無幫助。川普的耶路撒冷的新決策不是真主黨最高領袖納斯魯拉( Hassan Nasrallah)承諾的「以色列的結束的開始」。很簡單的,真主黨想轉移外界對於它支持敘利亞阿塞德(Bashar al-Assad)主導的種族滅絕戰爭的注意力。

 

同樣的,真主黨的援助國伊朗稱真主黨是巴勒斯坦的「伊斯蘭前進復興陣線」(Islamic Resistance Forces), 主要目的僅是持續著在川普耶路撒冷新決策前,就有的強化自己成區域強國的政策。

 

遜尼派不會接受什葉派壯大

 

事實上,儘管此舉可能強化伊朗宣稱,捍衛耶路撒冷與巴勒斯坦的真實性,伊朗最大的收穫還是情緒罷了。畢竟,遜尼派的中東世界–被存活者領導–不會接受什葉派勢力壯大,特別是這表示與以色列與美國正面衝突。

 

巴勒斯坦也不應該對俄羅斯抱太大希望。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是現實的,他知道在調停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衝突擔任領導角色,將傷害與這兩方的關係,也不會將兩方帶往和解之路。俄羅斯不會,也永遠不會成為和平維持者。

 

所以,川普的耶路撒冷新決策將不會改變太多現況。巴勒斯坦人與國際社會盟友可能都可以理解這些煙霧散去後,這座城市為因應部分和平解決方案,最終會分裂成兩個國家的首都,但不會保證以色列擁有整個耶路撒冷永久首都的完全主權。

 

納坦雅胡政府貪腐執政期間有限

 

事實上,這是幻想,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inyamin Netanyahu)的幻想,川普的支持是取得巴勒斯坦,以及他們阿拉伯與穆斯林支持者,默許以色列猶太人統治耶路撒冷的關鍵。即使川普承認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的有限度的主權,肯定他的在保持東耶路撒冷聖地的現況承諾。

 

此外,阿拉伯領袖克制的回應不應該被解讀為默認納坦雅胡的假想,就是沙烏地阿拉伯與埃及可以強迫巴勒斯坦接受,這個由美國斡旋、無法達到他們國家核心需求的和平解決方案。

 

納坦雅胡擴張式政府執政期間已經指日可數。笨拙的耶路撒冷新決策無法拯救納坦雅胡現有聯盟政府脫離貪腐醜聞、不負責任的內部衝突。就算是川普主導以以色列利益優先考量的和平計畫(假設他的聲明不完全排除)也沒有辦法。

 

需多國共同參與和平解決方案

 

納坦雅胡的右翼聯盟不會支持以耶路撒冷或其他涉及相關衝突的歷史性決策。唯一可行辦法是,以色列重新產生一個中立派的聯盟政府,巴勒斯坦同時接受更清醒與策略性作法。

 

如此,根據川普的耶路撒冷新宣言不會排除,依照美國前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之前提出的和平解決標準所設的方案。

 

事實上,當我領導以色列談判小組近20年,雙方接受耶路撒冷分區治理,儘管是沿著不同種族居住地所設下的彈性界線。
 

要改善成功的機會。美國在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平進展道路上的單一角色局面必須被改變。有幾個國家籌組的談判小組可以取而代之,如2015年的伊朗核協議談判。5大聯合國安理會理事國(中國、法國、俄羅斯、美國與英國)加上德國,可以一起合作達到目標。

 

© Project Syndicate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