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前進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告訴你 這裡為何武裝衝突不斷

仇佩芬李昆翰 2017年12月23日 17:41:00

面對國際社會呼籲以巴重啟談判的聲音,巴勒斯坦人認為,包括PA、哈馬斯在內,都不是真心希望和平,「因為只有讓巴勒斯坦地區武裝衝突的狀況持續,這些政權組織才能繼續擁有權力。」(攝影:李昆翰)

《上報》耶路撒冷特派小組這一天到訪巴勒斯坦「青年反屯墾行動(Youth Against Settlements)」,那裡的人告訴我們,以色列如何一點一滴占領他們的生活,並預告,在耶誕節前,伯利恆和西岸幾個大城,還會有激烈抗爭出現!

 

認識Issa是在7年前,當時他便已經在各國奔走,宣揚非暴力行動反抗以色列佔領的理念。久未見面,他分享的第一個近況是「我的下一場審判是26日」。和約旦河西岸所有的巴勒斯坦居民一樣,受以色列軍法管轄的Issa當然沒什麼公平審判的機會。事實上,這也不是他這幾年來第一次被捕或入獄。

 

暴力?我們連武器都沒有​

 

以色列對他的指控很簡單,就是從事暴力抗爭。「我們哪來的暴力?我們連武器都沒有,以色列軍隊才是全副武裝。」荒謬的指控讓Issa忍不住失笑,「以色列討厭我,只是因為我把他們對巴勒斯坦人的迫害告訴全世界。」

 

Issa Amro,巴勒斯坦「青年反屯墾行動(Youth Against Settlements, YAS)」的領袖。這個組織的宗旨,是以非暴力行動尋求終結以色列藉屯墾之名不斷擴大對巴勒斯坦領土的占領。

 

Issa Amro是青年反屯墾行動的領袖,以色列指控他從事暴力抗爭,26日即將審判他。(攝影:李昆翰)

 

YAS的總部就坐落在古城希伯崙的一個小山坡上,原本是一棟軍隊佔領後又棄置的民房。站在後陽台,腳下就是以色列屯墾區的鐵絲網。Issa指著鐵絲網後方告訴我們,原本屯墾區的邊界在幾公尺外,居民偷偷地把鐵絲網向他們推進,而駐守的以軍則為他們撐腰,「巴勒斯坦的土地,就這樣一點一點地變成以色列屯墾區」;而巴勒斯坦人的土地、生活和人權,也這樣被以色列人完全控制,套句Issa的話:「這就是占領,占領者要的是全部。」

 

YAS總部共有30多名成員,全數是志願者;另外也會有民眾自願前來幫忙。大約30歲的Muhannad是YAS的老鳥,慵懶的調調一點也沒有生活在以軍槍口下的緊張感。只有在談起前一天聯合國大會對美國承認耶路撒冷案投票時,略略提高聲音:「UN投再多次票也沒有用,美國根本不會理會;猶太人的遊說太厲害,他們大概已經把全世界都買通了。」所以儘管看似聯合國已經表態,但Muhannad向我們預告,在耶誕節前,伯利恆和西岸幾個大城,還會有激烈抗爭出現。

 

我們前往YAS總部的路上,前來迎接、在閘口的另一頭,是只有18歲的Zahir。(攝影:李昆翰)

 

YAS的總部坐落在古城希伯崙的一個小山坡上,原本是一棟軍隊佔領後又棄置的民房。(攝影:李昆翰)

 

YAS總部旁駐守的以色列軍人。(攝影:李昆翰)

 

而只有18歲的Zahir,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更小,早已中斷學業開始工作,工作之餘就跟在大哥們身邊學著上街頭、搞文宣、學著組織活動。問他對上街頭抗爭的想法,稚氣未脫的臉孔吐出生澀的英文:「反正以色列士兵不管怎樣都會打我們。」

 

但確實有些成員不敢讓家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倒不是為了防政治迫害什麼的」,Issa說,「只是不想讓家人擔心自己上街頭會被士兵攻擊」。

 

YAS總部裡的畫作。(攝影:李昆翰)

 

儘管面對這樣的暴力威脅,Issa和他的組織仍然相信,非暴力才是唯一的解方,儘管那要付出更大的代價和更多的時間。同樣追求巴勒斯坦解放,但以反屯墾為名的YAS和其他解放組織最大的不同,在於主張建立一個能夠維護巴勒斯坦人權的制度,比從以色列手中完全拿回領土更重要,「巴勒斯坦人必須有能力維護自己的人權,這樣才能在結束領土爭議之後,讓這個國家更強大。」

 

先建立巴勒斯坦人權意識 再談獨立

 

反抗以色列占領,只是國際政治場域種種爭議之一;但要捍衛人權,卻是平民與所有政權間的持久戰。不但以色列政府對YAS虎視眈眈,動輒以逮捕行動騷擾成員,就連巴勒斯坦政府也不歡迎他們。但Issa和YAS有自己的藍圖:最優先的,還是從以色列政府手中為巴勒斯坦人爭取基本人權,然後才有可能談巴勒斯坦國的獨立運作。

 

「武裝反抗、國際談判,通通都不會有效。」Issa說,「以色列太強大,不可能接受和談(Israel is too strong to make peace)。」正因為占領者不可能談判、更不可能妥協,也因此透過建立巴勒斯坦人的人權意識,讓他們懂得捍衛自己的權利,才能真正團結起來終結以色列的占領。
 

YAS總部的樹上,掛著「解放巴勒斯坦」大大牌子。(攝影:李昆翰)

 

YAS總部。(攝影:李昆翰)

 

然而建立巴勒斯坦人的人權意識,卻讓YAS先面臨巴勒斯坦民族機構(又稱巴勒斯坦自治政府,Palestinian National Authority,PA)的壓力。面對國際社會呼籲以巴重啟談判的聲音,Issa和他的同志們相信,包括PA、哈馬斯在內,其實都不是真心希望和平,「因為只有讓巴勒斯坦地區武裝衝突的狀況持續,這些政權組織才能繼續擁有權力。」

 

至於重啟對話,在國際調停下還是可能進行,但雙方政府卻都未必會獲得人民授權。Issa說,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因貪腐問題在國內備受質疑,而PA已經14年沒有選舉,濫權情況早被人民詬病,Issa認為,「因為人民再也不信任PA」,當然也不可能接受他們與以色列的對話結果。以巴爭端的最終解決,在Issa這一代巴勒斯坦青年的心中,仍然必須以巴勒斯坦人的人權為依歸。

 

巴勒斯坦「憤怒日」抗議。(攝影:李昆翰)

 

巴勒斯坦「憤怒日」抗議。(攝影:李昆翰)

 

Issa和他的組織相信,非暴力才是唯一的解方。(攝影:李昆翰)

 

【上報前進耶路撒冷】

●當迫害者掌握國際話語權 請你聽一聽來自巴勒斯坦的聲音

●到處都是這個塗鴉 揭開光頭小男孩背後的心酸故事

●第七站Aida難民營:鐵門和牆上這些洞,都是彈孔(之一)

●第七站Aida難民營:每15天才有1次自來水供應,你能想像嗎?(之二)

●第七站Aida難民營:父兄都成政治犯 少年擲石抗暴表憤怒(之三)

●第一站特拉維夫:以巴邊境山雨欲來

●第二站加薩邊境:那裡冒著煙的地方,就是加薩!

●第二站加薩邊境:火箭射過來,我們就禱告

●第三站拉姆安拉:衝突餘燼未滅,再掀抗爭潮

●第四站大馬士革門:這裡是以巴衝突第一線​

●第五站巴勒斯坦:猶太人與穆斯林比鄰而居

●第六站東耶路撒冷:高牆隔開人權 巴勒斯坦人看病也要通行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