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拉美視角:總統數十年來首度連任 國際默許宏國大選爭議

卡斯塔涅達(Jorge G. Castañeda) 2017年12月31日 07:00:00

卡斯塔涅達

●墨西哥前外交部長

●美國紐約大學政治學和拉丁美洲及加勒比研究教授

 

在宏都拉斯(Honduras),被竊的選舉與隨之而來的舞弊指控、街頭示威與軍事鎮壓,都是司空見慣之事。所以,當11月下旬的總統大選被眾多違規計票行為破壞,導致上述事件重演,其實不太令人震驚。但此事的後果,很可能迴盪於整個拉丁美洲。

 

拉丁美洲空有「公約」當護身符

 

外國干預宏都拉斯數十年,造就了該國目前的困境。宏都拉斯在1903-1925年不斷遭到美軍侵略,當美國支持的暴力行動促成鄰國尼加拉瓜的政權更迭,宏都拉斯被某些軍方人士戲稱為「世上唯一的陸上航空母艦」。如今,宏都拉斯成了南美轉運毒品至美國的重要中繼站。

 

而近年來,外國勢力致力發揮更積極的作用。尤其是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他讓美國拋開數十年來與其拉丁美洲鄰居的相互指責,推動了美洲各國集體捍衛民主與人權體系的發展。(無法證實宏國大選存在舞弊 OAS:沒有二次選舉必要)

 

此一努力最大的亮點是美國與古巴關係在2016年正常化。這樣一來,在這個半球的所有國家似乎沒有理由反對動用1948年以來問世的手段,在不顧短期地緣政治因素的情況下,捍衛該地區的民主與人權。

 

這些區域性的法律手段主要有:美洲國家組織(OAS)1948年通過的「波哥大公約」(Bogotá Pact),以及1969年的「聖荷西公約」(Pact of San José),又稱「美洲人權公約」(Americ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其促成了「美洲人權委員會」(Inter-American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與「美洲人權法院」(Inter-American Court of Human Rights),此外還有2001年的「美洲民主憲章」(Inter-American Democratic Charter)。OAS也有一個相對存在已久的做法——派遣通常由前總統或外交部長領頭的選舉觀察團(Election Observer Missions),至各國觀察選舉情況。

 

儘管不是每個國家都是上述這些條約的締約國,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們仍是有用的,縱使這些條約有不完善之處,其仍維護著各自的目標。然而,宏都拉斯目前的局勢,對其身處的體制相當於第二次重大考驗——第一次是在2009年,該國以近乎政變的方式罷黜時任總統賽拉亞(Manuel Zelaya)。當前發生的事情,可能會合法化已建立的機制,抑或是大幅削弱這些機制。

 

宏都拉斯充滿爭議的大選

 

OAS派出一個觀察團監督11月的大選,歐盟(EU)也派出一個觀察團。在投票日的隔天,當只有57%的投票站計票完成,且反對派的候選人納斯拉亞(Salvador Nasralla)領先超過5%時,計票忽然停止了。2個觀察團與反對派要求部分或全部重新計票,但他們之後都不夠堅決。

 

投票日過後2周,宏都拉斯選舉當局堅稱,現任總統葉南德茲(Juan Orlando Hernández)以1.5%的差距勝選,因為他在鄉村地區的得票率激增(就統計上而言是天方夜譚)。也許是為了平息眾怒,宏都拉斯當局之後針對不到1/3的選票進行重新計票,修正選舉最終結果,但葉南德茲仍然勝選。12月15日這天,葉南德茲的勝選獲得官方宣告。

 

國際社會未挺身捍衛民主

 

歐盟的觀察團譴責葉南德茲政府的選舉詐欺,但其也表示,重新計票、加上對照票數記錄紙與電腦數據後,選舉結果並未出現重大變化。歐盟的觀察團不認可,但也未抵制這次選舉的官方結果。

 

相較之下,OAS觀察團的判斷是,他們無法斷定2位主要候選人誰才是贏家。而葉南德茲拒絕了OAS秘書長阿爾馬格羅(Luis Almagro)重新舉行大選的提議,強調宏都拉斯民眾得再等4年才有選舉。包括哥斯大黎加、瓜地馬拉與墨西哥在內的其他拉美國家也未多加反擊,很快便承認葉南德茲勝選,美國也是。

 

而納斯拉亞始終堅持他勝選,拒絕退讓。與此同時,引起警察與軍方出手的街頭抗爭,持續驚動宏都拉斯首都與各大城市。

 

最大贏家是委內瑞拉?

 

在這樣的混亂與針鋒相對中,沒有真正的贏家。當然,有些人小勝其他人。葉南德茲達成了他的目標,成為宏都拉斯數十年來首位連任成功的總統,儘管他終將發現,OAS觀察團做出有關竄改票數的報告,將讓他任內始終烏雲罩頂。

 

此外,美國肯定很滿意的是,宏都拉斯總統與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幕僚長凱利(John Kelly)關係密切,且是凱利在中美洲的毒品戰爭(drug war)的堅定支持者。相較之下,納斯拉亞與玻利維亞、古巴、薩爾瓦多、尼加拉瓜與委內瑞拉緊密結盟,他們即所謂的「美洲玻利瓦爾聯盟」(ALBA)國家。

 

但或許委內瑞拉激進的民粹主義政府才是最大贏家,其在接下來4年可不斷質疑葉南德茲的當選,並支持他的對手。更讓委內瑞拉獲益的是,阿爾馬格羅一直大力推動委內瑞拉維護民主與人權,但他如今被抹黑,整個OAS監督選舉辦法的威信也被削弱。有鑑於委內瑞拉2018年大選的正當性可能受到質疑,這對總統馬杜洛(Nicolás Maduro)而言並非微不足道的優勢。

 

儘管各種制衡手段近年陸續問世,代議民主制在拉丁美洲再一次遭嚴重破壞。一場不公平、幾乎毫無自由的選舉可能被竄改,或最少是被玷汙了,讓選舉結果不具公信力。宏都拉斯或許是個又小又窮的國家,但這種挫敗很可能影響深遠。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The Regional Repercussions of Honduras’s Botched Election》,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