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拉美視角:解除委內瑞拉危機 需要國際軍事介入

郝斯曼(Ricardo Hausmann) 2018年01月06日 07:00:00

 

郝斯曼

•1956年生

曾任委內瑞拉計劃部部長(1992-1993年)

現職為哈佛大學國際發展中心主任

 

委內瑞拉危機這場災難演變的局勢超乎人們想像。痛苦、受難和破壞的嚴重性足以促使國際社會重新思考如何提供協助。

 

通膨成長速度超過50%

 

我在2年前曾警告委內瑞拉將發生饑荒 ,就像1932到1933年烏克蘭的大饑荒一樣。 12月17日,《紐約時報》頭版頭條就刊登了這場人為災難的照片。

 

我在7月曾描述過委內瑞拉經濟災難中前所未見的根本原因,記錄了產量、收入、生活與健康水平崩潰性下滑的情況。我引用的數據中最具說服力的,就是以最便宜可取得的卡路里所下去計算的最低工資(普通工人所賺的中位數工資)。該數據已經從2012年5月的每天5萬2854大卡下降到2017年5月的僅7005大卡,根本不夠支撐一個五口之家的生活。

 

自那以後,情況又大幅惡化。截至上個月,最低工資已經驟降至每天僅能提供 2740大卡,而蛋白質供應甚至更加短缺。任何一種肉類都極端不足,以至於1公斤肉的市場價格相當於1周以上的最低工資。

 

健康狀況也急劇惡化,主要原因是營養不足,加上政府下令不提供嬰兒配方奶粉、抗傳染性疾病標準疫苗,而愛滋病、器官移植、癌症和透析患者所需藥物以及普通醫院用品也都被包含在這項決策之內。自8月1日以來,美元暴漲已經使物價又翻了10倍,9月後每月通膨成長速度平均超過50%。

 

據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統計,委內瑞拉5月以來石油產量下降16%,每天少了超過35萬桶 。為了阻止產量下滑,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Nicolás Maduro)政府想到的最好辦法是逮捕國營石油公司委內瑞拉石油(PDVSA)約60名的高級管理者,並任命1名毫無相關經驗的國民衛隊將軍來負責經營。

 

政府趁危機鞏固集權控制

 

政府非但沒有採取措施結束人道主義危機,反而利用這次危機來鞏固自身的政治控制。該國政府拒絕國際社會任何提供援助的建議,反而將資源用來購買中國製造的軍用群體控制系統,壓制大眾的抗議。

 

許多國外觀察家認為隨著經濟狀況不斷惡化,政府將逐漸喪失權力,但儘管反政府組織擁有國際外交界的大規模支持,他們的勢力仍比7月的時候要更加削弱了一些。從那以後,政府成立了違憲的「制憲議會」(constituent assembly)、禁止3大主要反對黨參加下屆總統大選、解雇民選市長代表,並竊取了3次選舉成果。

 

因為所有解決方案要不是不切實際、無法執行,不然就是無法接受,多數委內瑞拉人都希望有人能從天而降讓他們從這場悲劇中獲救。最好的情況是透過自由公正的選舉來選出新政府。這是委內瑞拉反對黨「民主團結圓桌會議」(Mesa de Unidad Democrática)的首選計畫,而他們也極力在多明尼加舉行的談判中,試圖成功爭取這樣的結果。

 

馬杜洛政權已是軍事專制

 

但不惜餓死數百萬人來保權的專制政權早已身敗名裂,大眾並不相信他們會因為一場自由選舉就交出手中的權力。在1940年代的東歐,史達林政權儘管選舉失利,卻得以鞏固權力。即使國際社會密切關注委內瑞拉國內動態,馬杜洛政府光是2017年就竊取3次選舉成果並拒絕他黨參選的事實,就表明無法透過協商解決問題。

 

發動國內軍事政變恢復憲法秩序,對許多民主政治家來說並不是那麼受歡迎,因為他們擔心士兵在政變後可能不願再回到軍營。更重要的是,馬杜洛政府已是軍事專制,並由軍官來擔任許多政府機構的負責人。武裝部隊的高級軍官處於腐敗的核心,多年來涉嫌走私、貨幣和採購犯罪、販毒及法外處決等非法活動。這些非法活動從人均標準衡量,其普遍性比杜特蒂(Rodrigo Duterte)的菲律賓高出3倍。看起來高高在上的官員正大量消失

 

由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負責的目標性制裁,正重挫委內瑞拉國內諸多的執政暴徒。但如果要等到制裁達到預期效果,可能會先出現的成千上萬的人員傷亡,而這些都是原本可以避免的。就這點來看,上述措施的效果太過緩慢了。最糟糕的情況是永遠達不到預期的效果。說到底,像這樣的制裁從沒有導致俄羅斯、北韓或伊朗的政權更迭。

 

國際軍事干預 不需聯合國同意

 

最後可行的選項只剩國際軍事干預,而因為歷史上針對拉美國家主權利益一系列的侵略行為,這類方案令該區各國政府,特別是墨西哥和中美國家政府感到害怕。但這樣的歷史類比可能並不正確,畢竟波利瓦爾(Simón Bolívar)正是因為鄰國新格拉納達(也就是今天的哥倫比亞)1814年籌畫出資的侵略戰爭,而獲得委內瑞拉解放者的稱號。法國、比利時和荷蘭如果沒有國際社會的軍事干預,也無法從1940到1944年的壓迫性政權下獲得自由。

 

這意思十分明確。隨著委內瑞拉形勢愈來愈超乎想像,解決辦法也就愈發不可思議。由正式選舉選出的國民議會(National Assembly)中,反對黨占了三分之二的多數,但國民議會的權力卻被違憲任命的最高法院所剝奪。軍方一直利用手中權力來鎮壓抗議活動,迫使國民議會7月選出的諸多領導人物流亡海外,其中包括最高法院法官。

 

說到解決方案,為什麼不考慮一下這個方案:國民議對馬杜洛和副總統艾爾艾薩米(Tareck El Aissami)提出彈劾。艾薩米遭到OFAC制裁並被揭露從事販毒行為,其超過5億美元的資產被美國政府沒收。國民議會可以按照憲法規定任命新政府,而新政府反過來又可以邀請包括拉美、北美和歐洲國家在內的自願聯盟提供軍事協作。這股勢力將會解放委內瑞拉,就像1944到1945年加拿大人、澳大利亞人、英國人和美國人解放歐洲一樣。舉個近一點的例子,這就好比美國在諾瑞嘉(Manuel Noriega)的壓迫下解放巴拿馬,促成該國建立民主制度,經濟成長也在拉美地區堪稱數一數二

 

按照國際法規定,這一切都不需要得到聯合國安理會(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的批准(俄羅斯和中國可能會否決),因為尋求支持的合法政府將邀請軍隊一同維護該國憲法。出現這種選擇甚至可能會讓目前正在多明尼加舉行的談判獲得更好的結果。

 

瓦解的委內瑞拉不符合多數國家的利益,而構成人道主義犯罪的現況,基於道德原則必須加以遏止。 1944年9月市場花園行動(Operation Market Garden)的失敗在小說和電影《奪橋遺恨》中都留下了不朽的描述,該場失敗導致荷蘭在1944到1945年冬天爆發饑荒。委內瑞拉今日面臨的饑荒已經有過之而無不及。究竟還要有多少生命殞落,才能換來國際社會的援手?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D-Day Venezuela,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延伸閱讀】

●《大家論壇》拉美視角:委內瑞拉前所未有的崩潰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