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總統視角:川普精神病被標籤化 停止胡言亂語也沒用

•波索德(Raj Persaud)

英國心理醫生

 

•布拉根(Peter Bruggen)

英國心理醫生

 

川普(Donald Trump)出任美國總統一年以來,有關他精神是否穩定與健全的疑慮日漸增多。隨著沃爾夫(Michael Wolff)的著作《烈焰與狂怒:川普白宮內幕》(Fire and Fury: Inside the Trump White House,暫譯)上市,該書宣稱一窺無法正常運作的川普政府的內幕,讓上述疑慮更為顯眼與棘手。但除了在推特(Twitter)上聲稱自己是「情緒非常穩定的天才」外,川普還能實際做些什麼,來證明自己在心理方面勝任這個(從某方面而言)全球最位高權重的職位?

 

精神疾病的鑑定不簡單

 

精神疾病不存在明確的體檢結果。即使川普接受一系列的驗血與腦部掃描,結果極有可能證明不了什麼。絕大多數的精神病患的體檢結果為正常,同樣地,體檢結果不正常,不一定代表心智能力受損:即使喪失一大部分的大腦,人一樣可以維持智力。

 

舉例而言,近期有研究顯示,在54名接受大腦半球切除術以治療嚴重與頑固型癲癇(intractable epilepsy)的孩童中,除了其中4人以外,均表現出一樣甚至更好的智力。所以就算川普只有半個腦袋,也無法證明他在精神方面有問題。

 

另一種確定川普心理健康與否的方法是,讓他接受精神科醫師的鑑定,並公開結果。但無論這些精神科專家多麽公正,這樣的評估歸根究柢都是主觀的。任何承審法官或刑事律師皆可證實,在法律案件中辯方每邀請一名心理學家,檢方都可以邀請另一位提出相反的觀點。

 

試想一下布雷維克(Anders Breivik)的案例,他2011年在挪威殺了77人。在他的審判過程中,兩組由法庭指定的精神病專家團隊無法就他是否精神不正常達成共識。若精神病專家無法就大屠殺者的精神是否不正常達成共識,如何指望他們能替川普確診?

 

而無論如何,川普都無意讓專家介入。相反地,他更願意採取自己的——從精神病學的角度而言,非常不明智的——策略,反駁有關他心智是否正常的質疑。

 

川普的「優點」無關乎精神疾病

 

川普的辯護絕招之一,是聲稱自己智商很高,或正如他最近在推特上所說的那樣「聰明至極」。但即使他說的是真話,這同樣證明不了任何東西。許多智商很高的人都患有精神疾病。

 

事實上,許多研究指出,國民平均智商較高的國家,自殺率也較高。而牛津(Oxford)與劍橋(Cambridge)等著名大學的自殺率與大學適齡人口的平均自殺率並駕齊驅,突顯了當個聰明人,甚至是聰明且是天之驕子的人,不代表就能對精神疾病免疫。

 

川普還聲稱,像他這麼成功的人不可能患上精神病。但霍華.休斯(Howard Hughes)身為成功的電影製片人與航空公司老闆,使得他躋身20世紀上半葉最富有的美國人行列,他甚至締造了幾項世界飛行速度記錄。然而他患有嚴重的強迫症,且最終死於極度營養失調,或許還有吸毒成癮。

 

同樣地,生於美國的實業家、當時是全球最富有之人的約翰.保羅.蓋提(John Paul Getty),他過分節儉與偏執,以至於當他的孫子被綁架,綁匪送上他孫子的一縷頭髮與一只耳朵後,他仍就贖金與綁匪討價還價。

 

川普的第三個辯護絕招,是將針對其心智狀況的指控移轉到指控者與政敵身上,這個策略並非新招。在蘇聯(Soviet Union)以及許多人眼中今日的中國,政治異議者常被迫接受精神治療,正是為了讓他們信譽掃地。在1980年代的絕大部分時間裡,俄羅斯實際上都對「世界精神醫學會」(World Psychiatric Association)敬而遠之,以免因前述作法而遭該協會除名。

 

別讓精神醫學淪為政爭手段

 

而正如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羅森漢恩(David Rosenhan)在1970年代領導的實驗顯示的,精神疾病的標籤很難被消除。為了釐清精神疾病體系能否識別出真正的精神病患,心智健全的志願者發明了一種妄想症,最後全被送進精神病院,他們在裡頭舉止正常且無任何症狀。但由於他們的病歷已被貼上精神疾病的標籤,他們的任何舉動都被視為精神不正常的表現,或充其量被視為「處在緩解期」。

 

羅森漢恩的實驗證明,無論川普採取何種手段,試圖改變批評者的看法,有關他心理健康的疑慮可能永遠不會消散。就算川普停止在推特上大放厥詞,或改變他令人費解且顛三倒四的說話方式,充其量也只會被視為「處於緩解期」。

 

現代精神病專家會爭辯稱,他們將羅森漢恩實驗的啟示銘記在心,現在更謹慎、嚴格地做出診斷。但精神科醫學遭不負責任地用於政治用途,並不罕見。舉個例子,英國政府最近打算徵募國民健保署(NHS)的心理健康專家,來指明哪些人從精神方面而言容易受極端主義意識形態影響。

 

在最初的羅森漢恩實驗中,唯一準確識別出這些「冒牌患者」其實心理健全的人,是同院的精神病患。依循這個邏輯,或許我們找錯人評估川普的精神狀態了。無論如何,如果川普的反對者想趕他下台,需要的絕不只是紙上談兵的精神醫學。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Can Trump Prove His Sanity? ,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