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政署塑造的社會安全感 既虛幻且危險

溫朗東 2018年01月26日 11:13:00

強調保警的勇武,藉此塑造出來的社會安全感,不但虛幻並且危險。(圖片取自NPA署長室臉書)

警政署的官方粉專(NPA署長室 )發了五張像是射擊遊戲的照片,強烈地傳遞了維安特勤隊的勇武形象。
 

其中,文案為「沒有一發霰彈不能解決的事,如果有,就兩發。」和「不開門?沒關係,我們有很多方法打開它。」已經下架,但我認為剩下三張,特別是「當我們這樣進門時,想必各位正在眼淚中懺悔。」也是不妥的。
 

我並不是說我們不需要有勇敢的警察,也不是說警察不應該擁有執行職務的合理裝備,更不是要詆毀警察的存在意義。
 

我只是認為,強調保警的勇武,藉此塑造出來的社會安全感,不但虛幻並且危險。
 

很多人說,沒做壞事,不必怕警察。這種想法,是把警察等同於正義的化身。這是錯的。
 

警察不是正義的全部,警察只是實現正義的一個環節。警察聽命於警政署,警政署聽命於內政部,內政部聽命於行政院長以及總統。警察的行動受到法律約束,法律不能違背憲法。
 

也就是說,警察受到政治人物以及司法體系的控制。政治人物本身不是全部的正義,司法體系也不是。各項制度的加總、相互制衡並且合理運行,才有機會實現比較多的正義。絕對正義,很多時候並不存在。
 

很多人相信警察,相信警力的強大能創造更安全的社會,這種想法不完全是錯的,卻肯定是偏頗的。你相信政治人物嗎?相信司法體系嗎?如果你有一絲遲疑,你為甚麼會對聽命於政治人物跟司法體系的警察如此信任?你為甚麼覺得把警察打磨成神兵利器,送到政治人物手上,就能實現你心中的正義?
 

你眼前有一台車,你不相信它的方向盤,不相信它的煞車,不相信它的排擋,也不相信輪胎的抓地力。噢,你甚至不關心政治,沒有把手放在方向盤上。
 

然後你說:我覺得這台車,動力輸出越大越好。你沒做壞事,就算方向盤壞了,就算手沒有放在方向盤上,為甚麼怕撞死?
 

為甚麼怕馬力這麼強?
 

唉,我怕的不是馬力,怕的是控制馬力的人,怕的是不控制馬力的人,怕的是像你們這樣,看到馬力大就覺得是台好車的人。
 

我怕的不是警察,怕的是警察背後的政客。
 

我怕的不是保警的勇武,怕的是用勇武掩蓋失能的政府。
 

我沒有天真的覺得,台灣有一天可以沒有散彈槍,可以沒有破門而入的警察。
 

我只是知道一個歷史常識:世界上有兩種歹徒,一種被警察壓制在地上。另一種站在警察後面,操控著警察。
 

後者殺的人,比前者還要多。你不知道,只是因為後者除了操控警察之外,還會操控寫教科書的人。
 

警察需要一定的武力裝備,但這沒甚麼好自豪的。因為你在推崇警察勇武的時候,其實也是在肯定另一種歹徒。(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作者為港裔台灣人/辯論人/最愛的城市是高雄/專業評論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