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娟芬專欄:養一隻蛙

張娟芬 2018年02月05日 00:02:00

手機遊戲在現實之外另創一個世界,「旅行青蛙」也有,但青蛙的世界,你進不去。(圖片摘自網路)

那天我夢見我爸爸,他從外面旅行回來,笑笑的。我恍然大悟,說:「原來你去旅行喔!弄錯了嘛!」我問他去了哪裡,他說不清楚。我也無所謂,招呼他坐下。

 

這是半夜的夢,醒來後,很快又睡了。早晨起來,才想起有過這麼回事。夢裡一定有很多細節遺失了。把夢記下來的時候,忽然覺得,一定是「旅行青蛙」看太多了,才做這種「他去旅行但是不知道哪裡」的夢。

 

我沒養青蛙,但是看著臉友們不斷分享他們的青蛙軼事,很有意思。有景點的那些明信片可以用來辨認景點,意味不明的草、海邊、樹枝、下水道,則有賴養蛙人家自己判讀詮釋。有沒有朋友?為什麼沒有?交什麼樣的朋友?難道我真得花錢嗎?蛙呀你怎麼跟別家青蛙不一樣?蛙呀你怎麼跟我一樣?蛙呀你怎麼跟我不一樣?

 

蛙不語,像所有懶得跟爸媽講話的小孩一樣,只以後腦勺示人。結果養蛙人家話更多了,千言萬語,無法跟蛙說,都成了內心獨白,或者說不厭的媽媽經、爸爸經。遊戲因此不在遊戲內完成,而外溢到社群網站上,朋友圈子裡。

 

手機遊戲是互動式的遊戲,但「旅行青蛙」偏偏是一個不太容許你互動的遊戲——青蛙反應最迅速的時刻,是在你滑開手機的瞬間,咻地一聲鑽到床上去,假裝在看書。其他時候他都不理你。

 

手機遊戲在現實之外另創一個世界,「旅行青蛙」也有,但青蛙的世界,你進不去。你不知道他去了哪裡,他也沒有要告訴你的意思。寄回來的明信片是幾個定格,旅程中的零點零一秒。但是養蛙人家看著明信片,自己想出來的故事,才使這遊戲鮮活有趣。

 

我也不知道我爸爸去了哪裡,他幾個月前過世了。夢裡他很獨立,好像外面有一個世界,他可以自由地進入,又順遂地回家。

 

實際上他不是這樣的。他十幾歲時莫名其妙地上了船到台灣,海峽在船後如拉鍊一般閉合,四十年回家無路。這樣的人生裡,沒有「旅行」這種事。他不喜歡出門,可能他從未在外面的世界裡感到自由。可能他總還是害怕一出門就回不了家。

 

也許就來養一隻蛙。給他取名叫「爸爸」。給他備好行囊,讓他出去玩。他若出門去,便在桌上放點吃食,以備他想回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