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非洲視角:別傻了! 南非新總統解不了危機

史洛特 
●新美國基金會總裁兼執行長

 

克拉薩
●英國《金融時報》(FT)旗艦非洲期刊《這裡是非洲》編輯

 

拉馬福薩(Cyril Ramaphosa)在2017年12月的南非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ANC)領導人競爭中勝出,這明顯是總統祖馬(Jacob Zuma)遭到否定的象徵。幾乎可以肯定拉馬福薩會在2019年當選為南非總統,而且時程只會更早,不會更晚。他承諾要振興猶如一灘死水的南非經濟,並擴大範圍實施反貪腐運動。

 

拉馬福薩​不可能創造奇蹟

 

但關鍵問題是,高層人事變動能對問題重重的南非民主帶來多大的影響。

 

拉馬福薩不大可能創造出奇蹟。首先,他面臨改革自身政黨的挑戰。1994年,ANC將南非從種族隔離的桎梏中解放出來,這一政黨身分讓它贏得往後每一場選舉。然而如今,ANC被認為執政無能、道德敗壞,在2016年的地方選舉中,反對黨民主聯盟(Democratic Alliance,DA)在城市地區贏得前所未有的大勝。

 

南非民眾寄望拉馬福薩改革內政、提振經濟。(湯森路透)

 

夢想幻滅的ANC黨員可能成為拉馬福薩改革計畫的強力盟友。他們強而有力,能讓拉馬福薩擊敗祖馬偏厚的候選人成為黨領導人,像是他的前妻還有非洲聯盟委員會(African Union Commission)前主席德拉米尼( Nkosazana Dlamini)。但從伊朗到俄羅斯,南非就跟許多國家一樣,年輕城市選民要求改革,因此與ANC的票倉、年長的農村選民針鋒相對。這些票倉選民不會反對ANC,因此,ANC的選舉主宰地位不會受到生存威脅,這也就阻礙了改革措施的進行。

 

南非已經結構性崩壞 

 

拉馬福薩更大的挑戰來自國家本身。他必須處理好祖馬執政期間產生的結構性崩壞。南非的庇護和腐敗體系緊緊糾纏交錯,以至於「掠奪之國」(state capture)一詞已經耳熟能詳。這個詞來自世界銀行,原本是用來描述寡頭把持公共機構謀取私利的亞洲前蘇聯國家。

 

南非「掠奪之國」的情況根深蒂固。儘管缺陷重重,南非終究是民主國家,有著複雜的制度機構。和一手遮天的獨裁統治不同,即使領導人頭落地也無法藥到病除。

 

為了安排如此眾多層面的利益,祖馬四通八達的庇護手段必須深入官僚和商業圈的各層各級。現下南非失業率高達近28%,經濟狀況已不允許供養多如牛毛的公務員和工人,要打破這利益豐厚的團塊將非常困難且不得人心。

 

此外,儘管祖馬的勢力被削弱,但並沒有完全瓦解。拉馬福薩以微弱優勢贏得了黨權之爭,而他的當選副手馬布扎(David Mabuza)和ANC祕書長馬加舒勒(Ace Magashule)都是祖馬的黨羽。

 

祖瑪派系理論上還控制著ANC的86個國家執行委員會(NEC)席次。儘管其中一些忠誠的成員看似已經動搖,但過去祖馬試圖化解推翻他的計謀中,NEC仍扮演著相當關鍵的作用。

 

拉馬福薩是既得利益者

 

而且,拉馬福薩本人也頗具爭議。身為推動協議、結束種族隔離制度的重要人物之一,他證明了自己是一個可怕的談判對手。曼德拉(Nelson Mandela)成為南非後種族隔離時代首位總統時,他是眾望所歸的副手人選,但在曼德拉提名他時,他沒有接受,表現出務實的態度和耐心。

 

但他同樣也是典型ANC體系下的產物。他的巨額財富等同於1990年代ANC黑人經濟賦權計畫的禮物。儘管他生活奢侈,卻仍被視為清廉,顯然從ANC的庇護中獲益。

 

假設拉馬福薩有決心、有政治智慧,也能獲得支持來推動橫掃一切的改革,那麼他將不是單槍匹馬獨鬥。一些南非機構,包括司法部門和「保民官」(Public Protector),已經證明能夠面對祖馬的巨大壓力而不屈服。

 

12月29日,對於希望祖馬能在2019年任期屆滿前下台的人,南非憲法法院給了一劑強心劑。法院裁定議會失責,未能在一宗挪用國家公款的醜聞中問責總統。法官要求國民議會(National Assembly)考慮彈劾。

 

祖馬是政壇老手

 

法院的道德地位讓他們成為整治南​​非政壇的重要盟友,但彈劾是一個漫長而糾纏的過程,不可能讓祖馬在任期結束前就下台。

 

南非總統祖馬在位許久。(湯森路透)

 

鞏固拉馬福薩地位的另一個辦法是NEC內部舉行不信任投票。但儘管祖馬最近明顯表現出弱勢,依然能在1月初扼殺NEC的不信任投票,而他所做的,只是一個重大讓步:允許阻撓了一年多的一起「掠奪之國」調查繼續進行。他與陷入醜聞的古普塔(Gupta)家族的私人關係將十分引人關注

 

ANC的國家執行委員會針對祖馬辭職的流程討論了一番,拉馬福薩的支持者希望在幾周內完成。但目前尚未制定具體時限。祖馬是政壇老手,肯定會多延宕過程數月。儘管如此,他的下台時程已經進入倒數。

 

國際社會可助拉馬福薩

 

至於拉馬福薩,則告誡祖馬不應該遭遇羞辱。他承認ANC內部的權力是「一件非常微妙的事情」,這句話便足以說明一切。他太清楚他所會遇到的阻礙了。

 

國際社會也可以助拉馬福薩一臂之力。最經典的劇情是民眾對新領導人期待過大,但如果領導人沒能迅速改革,期望就會因此幻滅。如果支持拉馬福薩的國際投資者和相關利益者過於沒耐心,他就無法帶來經濟成長,藉此提高在南非選民中的支持率。

 

拉馬福薩的勝利是一個重要信號,表明ANC內部許多人意識到他們必須做出改變,否則就會被歷史認定是個讓少數人賣國的政黨。但變化將十分緩慢且艱難。拉馬福薩預計需要用著一手差強人意的牌,去贏一場高賭注的牌局。南非選民和「圍觀」的全世界必須明白,他的反對者可不會馬上蓋牌投降。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Can Ramaphosa Fix South Africa?,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