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精選】習近平們的春天來了

紐約時報 2018年03月05日 00:02:00

習近平想當皇帝,而不是國家主席。(湯森路透)

當貓不在時,老鼠一定會出來玩兒,不是嗎?

 

只需看看中國共產黨週日做出的決定就能意識到,這是獨裁者的春天。中共決定取消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將讓習近平能無限期地持續當權,而且沒有人需要擔心美國對此的看法。

 

僅僅是「主席」或「總理」現在真過時了,那是上個世紀90年代的東西。習近平想當皇帝,而不是國家主席;俄羅斯的弗拉基米爾·普丁(Vladimir Putin)想當沙皇,而不是總統;土耳其的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想當哈里發,而不是總統;埃及的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想當法老,而不是總統;匈牙利的歐爾班·維克托(Viktor Orban)想當國王,而不是總理;伊朗的阿里·哈梅內伊(Ali Khamenei)已經有了當下最令人垂涎的頭銜——最高領袖,而且他執意要保留這個頭銜。正是季節。

 

小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曾經說過:「道德世界的弧線很長,但它朝著正義傾斜。」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十年來,這個弧線在幾個非常重要的國家裡似乎在迂迴。「歷史的弧線看起來不像是在朝著正義和自由傾斜,而是朝著1930年代傾斜,」邁克爾·曼德爾鮑姆(Michael Mandelbaum)說,他是《使命失敗:後冷戰時代的美國與世界》一書的作者。

 

雖然這樣做很誘人,但我們不能將這種趨勢歸咎於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一人——儘管他不僅不擔心外國的強人,而且在普丁和習近平的情況下,川普似乎敬畏他們,甚至可能羨慕他們。

 

川普似乎敬畏習近平,甚至可能羨慕他。(湯森路透)

 

事實上,如果你畫一張《紐約客》卡通那樣的世界地圖的話,從川普的角度來看,這張地圖會以川普大廈(Trump Tower)、白宮和馬阿拉歌莊園(Mar-a-Largo)為中心,它們都在牆裡邊;在牆的外邊,只有川普品牌的高爾夫球場、川普擔任「環球小姐」選美大賽主席期間得勝的國家、曾經投資川普集團(Trump Organization)的外國寡頭,以及用旗幟表示的朝鮮和設在耶路撒冷的美國大使館。其他地方都是標記著「糞坑」的斑點。

 

但老實說,川普也反映了這個國家在推動民主上感到的普遍疲勞。「這是9·11之後開始的,是布希陷入了伊拉克和阿富汗泥潭的結果,」曼德爾鮑姆說,他是研究美國外交政策的歷史學家。「後來的2008年金融危機加劇了這種疲勞感。歐巴馬認為,如果我們不再插手中東事務,會對美國和中東都更好。再後來,我們有了川普的毫無意義的自我迷戀,他評判外國領導人的依據不是人權,不是他們是否支持民主制度,就連他們是否支持美國都無關緊要,而是他們對他的讚揚有多少。」

 

熱烈歡迎了川普之後,你想壓扁多少民主抗議者就壓扁多少。

 

但話說回來,誰會把我們如今的民主制度看作是效仿的典範?入主白宮的競選需要花10億美元,國會已經成為合法賄賂的論壇;我們的總統自從上任以來,已經講了大約2000個謊言和誤導陳述——他所在的政黨並不在乎這些;對槍支的崇拜讓國會成為人質;用計算機設計出來的不公正的選區劃分,讓候選人能夠挑選自己的選民,而不是由選民來挑選他們。

 

我們現在也有我們自己的主要官方電視台,那就是福克斯新聞(Fox News),這家媒體把我們的總統當作「親愛的領袖」來對待——就像是中國的《人民日報》對習近平做的那樣。

 

這是你會站在坦克車前去引進的民主模式嗎?

 

很少人會在坦克車前去引進的民主模式。(湯森路透)

 

其他趨勢也在起作用。一個是尋求穩定。比如,在俄羅斯、伊朗和埃及這樣的地方,人們在反思他們最近的民主革命失敗——或者他們看到,敘利亞和利比亞在民主革命之後,出現了霍布斯所描述的沒有巨人利維坦時的混亂——他們想到的是一個有名的阿拉伯諺語(或當地語言的翻譯):「寧要暴政100年,不要無政府一天。」所有這些國家的鐵腕人物都非常善於利用人們對不穩定或無政府狀態的恐懼。

 

此外,在中東、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大片地區,氣候變化和治理崩潰的組合,使當今世界上的難民人數比二戰以來的任何時候都多。難民們都在試圖逃離「無序世界」,進入「有序世界」。

 

事實證明,大量的難民對所有這些鐵腕人物來說,都是非常有用的嚇唬人的東西,這些強人把帶有歷史使命感的志在必得的民族主義——「只有我才能讓我們的國家重返它在世界上的應有地位」——與聲勢浩大的捍衛國家主權結合起來。這種做法可以增強他們掌握權力、控制邊界,還可以轉移人們對他們以及他們的親信正在竊國的注意力。

 

與此同時,職場以及社會規範的快速變化,對一些人來說有點太快了;這使得他們想找到一位要修一堵大牆的領導人,用這堵牆來擋住變換之風,把他們帶回到1950年代。

 

最後還有技術。技術對動員抗議者走上廣場很好用,也讓獨裁者能使用面部識別、網路間諜或數據挖掘來更有效地追蹤、逮捕和鎮壓所有的抗議者。

 

從長遠來看,我對這個階段將成為過去仍充滿希望。這些鐵腕人物給人們帶來的穩定和臨時的快感將被證明是虛幻的。思想和人的自由流動,以及有序的權力更替,將被證明是實現更高利益的更好工具。但是,除非我們在美國再次確定這些東西的有效性,這個階段無法成為過去。如今的情況並非如此。

 

貓不在是有原因的。它迷路了。

 

 

※作者湯馬斯·佛里曼為紐時專欄作者

 

(本文由美國《紐約時報》授權《上報》刊出,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習近平們 川普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