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偉棠專欄:高銀 一個性行為不端的詩人還是不是好詩人

廖偉棠 2018年03月13日 08:02:00

韓國詩人高銀的「性行為不端」日前遭到指控,如果屬實,他應該作為一個男人去接受懲罰,而不是讓他的詩代替他受罰。(湯森路透)

今年國際詩壇第一件大新聞,無疑是韓國最著名的詩人高銀被指性騷擾。

 

聽到這個消息,五味雜陳,一方面我很高興ME TOO之火終於燒到性騷擾、性壓榨很厲害的韓國藝文界,從最「德高望重」的男性入手,一如韓國德城女子大學政治學教授趙普曼說的:「這是結束(韓國)男權社會的必要條件」;但另一方面,高銀是我很欣賞的詩人,他也許是韓國當代詩歌最重要的代表人物,創作力驚人,多次被提名諾貝爾文學獎進入最後決審,而他的人生經歷和創作主題,也跟韓國政治的民主化息息相關,被視為韓國的靈魂式詩人。

 

高銀生於1933年,做過和尚,坐過四次監獄,一生著作等身。主要詩集有《彼岸感性》、《凌晨路》、《萬人譜》、《祖國之星》、《遙遠的星》等,中譯本包括《春天 得以安葬》、《唯有悲傷不撒謊》和《喜馬拉雅詩篇》。他最著名的作品是《萬人譜》,這首組詩歷時25五年,刻畫了5600位同時代人物,完成後長達30卷。

 

高銀的詩歌魅力很複雜,我以八個字概括:勇猛精進、低首慈悲,如《水滸傳》中的魯智深。而韓國當代史的多重波折:反抗日本殖民、建立大韓民國、南北戰爭、反全鬥煥民主運動等等,都以大時代背景反映在他巨細無遺審視周遭生命的詩中。這種詩人,是時代造就,也能造就時代的,屬於一個民族的靈魂。

 

對於韓國人或者喜歡韓國文學的人來說,這樣的一個精神圖騰,是非常正面的。因此當高銀捲入與這形像完全相反的性騷擾指控中,我可以想像大多數人都無法接受,甚至因為這背叛了自己對高銀的期許和愛戴,轉而憤恨他、欲除之而後快。

 

所以就出現了很戲劇性、也很符合韓國人愛恨分明的性格的一幕:高銀的11首詩被從中學課本中刪去,甚至以他的代表作《萬人譜》命名的圖書館也被關門。

 

這絕對是矯枉過正之舉。因人廢言,是一種意氣用事的蠻行,尤其在現代社會,除非一個作家藝術家他的作品是印證或鼓吹他的不法行為的,此言該廢,否則應該把藝術與藝術家的品行分開。現代文學發展至此,對這一點已經有共識。

 

高銀的「性行為不端」目前遭到指控,如果屬實,他應該作為一個男人去接受懲罰,而不是讓他的詩代替他受罰。我讀過高銀的詩歌的所有中譯本,大概兩、三百首,未曾見有一首是鼓吹性騷擾或者言語上冒犯女性的,相反他有很多詩歌歌頌平凡的受苦的韓國基層婦女(比如說《船堤裡的女人們》一詩)、歌頌西藏老婦人(《喜馬拉雅詩篇》)。不知道入選中學課本的11首高銀詩,是否存在性騷擾性侵犯的元素?如果不是,為什麼要刪?

 

我要做比女人美麗的男子

比泥濘更加泥濘

……

比露珠更露珠

比太平洋更太平洋的夜

比我更不了解的他者

 

這樣美好的詩句,不應該成為一場正義平權運動的附帶犧牲品。

【延伸閱讀】

●廖偉棠專欄:詩為他 為我們 為漢語招魂

●廖偉棠專欄:中國「左翼」青年與嘻哈歌手求仁得仁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