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田埂踏進江湖 吳音寧農運燙金招牌如何落漆成「神隱少女」

陳德愉 2018年03月27日 18:50:00

「北農事件」從年後延燒至今一個多月,3月28日北農即將召開董事會,代表張家的全國農會總幹事張永成已揚言,會提出臨時動議要求撤回北農總經理吳音寧。(攝影:李隆揆)

「北農事件」從年後延燒至今一個多月,從農產運銷疏失到北市府與農委會互嗆,再到雲林張家的董事會之戰,中間夾雜了各方人馬新仇舊恨,看得外界眼花繚亂,最後,焦點落在新手總經理吳音寧身上。3月28日北農即將召開董事會,代表張家的全國農會總幹事張永成已揚言,會提出臨時動議要求撤回北農總經理吳音寧。

 

吳音寧曾經寫過25萬字的台灣農業史,耙梳了台灣農業與政治的脈絡,從「農業史」觀點看來,「北農事件」不過是在「藍綠鬥爭」,甚至「農會派系大戰」中的一個小段落,對農業生產運銷方式毫無影響,卻是政治勢力消長的一環。

 

但是,正因為北農事件影響的是政治和輿論,所以,不少綠營人士私下搖頭,認為吳音寧的政治判斷能力與處理事情的能力皆不足,拖累了力挺她的蔡政府;如今,綠營內那股不滿蔡英文的聲音,在罵完「老藍男」治國後,現在苗頭又對準「文青治國」了。

 

因為,吳音寧就是個標標準準的「文青」。

 

吳音寧曾經寫過25萬字的台灣農業史,耙梳了台灣農業與政治的脈絡。(攝影:李隆揆)

 

筆耕農運史 腳踏田埂路

 

吳音寧曾寫過炸彈客楊儒門的故事,整理了台灣50年的農業史;組織台灣農民陣線與政府對抗,剃頭肉身擋剷除農田的怪手;在溪洲組織農民產銷合作社,讓耕種的農民都來入股,連前台中縣長廖永來都跑來參股當小股東。在父親吳晟的支持下,吳音寧把家裡新蓋的大房子捐出來,提供來抗爭的農運青年吃住,全家人擠到旁邊一間老厝居住。很多媒體把吳音寧寫成遠離塵世的「神隱文青」,不過,這幾年來吳音寧在農田裡可是有著一群死忠的運動部隊,她的名字更早已成了農運的招牌。

 

吳音寧的名氣大了,藍綠都向她招手。據了解,馬政府曾經想延攬她,民進黨在2012年也曾規劃過提名吳音寧當不分區立委,更不用說民進黨在2014年選上許多縣市長,一群縣市長上門去想找她去當局長、處長的。

 

吳音寧名氣大了之後,藍綠都向她招手,據了解,馬政府曾經想延攬她,更不用說民進黨在2014年選上許多縣市長,一群縣市長上門去想找她去當局長、處長的。(取自金山開門臉書)

 

設流浪狗中心碰壁 成轉任北農關鍵

 

這些邀請吳音寧都回絕了,一方面她不想有政黨羈絆,希望維持社運身份;另一方面,她有一件更想做的事情,想要在故鄉完成。

 

認識吳音寧的人都知道,她很喜歡狗,家裡收養了許多流浪狗,有斷腿的有脫皮的。後來,有動物保護團體和吳音寧接觸,希望在溪洲建立一個流浪狗收容中心。這個計畫得到吳音寧大力的支持,沒想到,卻被溪洲鄉民抵制,大家奔相走告,認為流浪狗會帶來髒亂和危險。後來農民們甚至激烈到和動保團體發生衝突,打傷了來幫忙吳音寧的義工。

 

這件事讓吳音寧非常傷心,她過去對農民的付出和感情,受到很大打擊——這也是文青的通則:無論外表看起來理念多麼強悍,內心都很軟。於是,計畫中止,吳音寧也第一次想要離開故鄉。就在這個時候,北農總經理的邀約來了,這是一件她想做的事。雖然許多人都告誡她,局面複雜恐怕難以想像,她還是冒險北上了。

 

吳音寧愛狗,因此有動物保護團體和吳音寧接觸,希望在溪洲建立一個流浪狗收容中心,該計畫雖得到她大力支持,卻被溪洲鄉民抵制,反成為她北上赴任北農總經理的關鍵。(攝影:李隆揆)

 

「北農事件」成箭靶 父親吳晟很心疼

 

「北農事件」讓吳音寧成為眾矢之的,藍營攻擊綠營的箭靶,除了吳音寧、蔡英文都被罵臭頭之外,她的父親吳晟也受到很大的打擊。

 

吳晟的詩「甜蜜的負荷」,人人朗朗上口,裡面那個「將阿爸激越的豪情,逐一轉為綿長而細密的柔情」的「甜蜜的負荷」,就是吳音寧。這一次吳音寧出事,網路上瘋傳各種攻擊吳晟的圖文,有他資政收入一年賺620萬的,也有批評他身為退休教師卻支持年改等等。這些圖片和文章甚至連吳晟在國外的親戚都收到,還來問他是怎麼回事。


這些事讓吳晟非常傷心,他是台灣鄉土文學的代表作家,堅持寫作耕種,一生不接受任何公職,只接受了無給職資政,圖的是可以「去台北給一些意見」,他說:「連去台北的車錢都是自己出。

 

吳音寧的父親吳晟是台灣鄉土文學的代表作家,「北農事件」吳音寧成為眾矢之的,吳晟也受到很大的打擊。(取自國立台灣文學館官網)

 

老作家這一生第一次遇到排山倒海的攻擊,看著手機上不斷有親友傳來的辱罵自己的文章,又擔心女兒在台北的處境。吳晟不知道如何回應,只能垂著眉毛,在田裡憂愁著。當我看到他時,他始終不斷地重複著一句:「台灣沒有希望了、台灣沒有希望了…」,我想起他曾說過,他對吳音寧的期待,一直都是持續地寫作。

 

「北農事件」即將在3月28日北農董事會後落幕,不過,連續一個月的輿論砲轟已經讓蔡政府受到震撼教育,政治運作的專業和理想性從來都是天平兩側不可偏廢的,輕忽了政治專業結果是將理想推進更殘酷的泥濘鬥爭中。作家本是比政客更能夠青史留名,最後,這場政治泥巴戰最大的損失,將是折損了一位能夠代表台灣文化的作家的清譽。

 

【延伸閱讀】
●【北農風波】張永成堅提撤換總座案 北市府力保吳音寧到底
●農委會不介入吳音寧適用問題 林聰賢:尊重北市府決定
●【香蕉芭蕉分不清】吳音寧年領250萬 網友kuso諷「父酬者聯盟」高薪好羨慕
●吳音寧神隱挨轟不負責任 林聰賢不護短:這個職務就是要承擔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