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神乎其技 亞洲新銳高端寶石切磨師胡乃尹

陳怡杰 2018年04月22日 19:30:00

胡乃尹自金融業跨行高端寶石切磨。(攝影:李昆翰)

超音波清洗機主用於清理寶石石粉,只是他國寶石切磨師,工作室不可能備如此大台,我從中國產地搬回來,價格只要台灣三分之一」,「這大樓冷輻射強,工作室正對東北季風走向,原石、磨盤等都怕受潮,坊間除濕機效果不足,我另燃點炭精加熱」…

 

站在信義區工作室,把玩超音波清洗機、指著磨盤桌椅高度等因素,都要修到無可挑剔的是胡乃尹,台灣出身,亞洲新銳高端寶石切磨師。

 

持著以色列購回的古舊寶石切磨工具,準備日後建構機台,參考設計。(攝影:李昆翰)

 

「做這一行,拜師收徒也首看心性,畢竟這一行太好吹牛」,若遇上汲汲於「趕快教我一點,什麼都好,打算開始執業」那種神情,他總想辦法打掉不接,「心性抓得出來,就算珠寶商介紹過來的人情壓力也要扛」,「打著你的名號,懂一點似是而非,那可危險。」

 

外商銀行出身

 

胡乃尹分析,在台灣,要有「高端寶石切磨」這種資訊的師資少之甚少,過去他自己也從翡翠類寶石入門紮起根基。其實至去年下旬以前,「寶石切磨師」仍屬他的兼職,但爐火純青手技已經鋒芒畢露。

 

「過去我在外商銀行,之後轉保險業務員,時間彈性,工時八成服務高資產客戶,二成服務一般客戶,但常得用八成時間投資自己,補齊與客戶交流內容」,「高資產客戶不需要一個『跟他一樣會講』的人,你得練他們沒有的技能,寶石知識就是其一。」

 

長達兩年,胡乃尹一週撥出2天親學寶石切磨,學出興趣。

 

著眼籌備人才庫,胡乃尹受訪也授課。(胡乃尹提供)

 

本想當玉雕師

 

2014年以前,他把翡翠切磨所需的種、水、色、工技識逐一學透,本想朝著「玉雕師」方向前進,找了台灣、中國等師傅練技,但兩岸風格迥異,「台灣是一條龍,師傅從選石、構圖、粗磨、打磨、雕刻、拋光全包辦;中國樣項分工,如把拋光(出水)分工,設有獨立拋光師,雕刻在中國也分『初級、中級、高級、技師、高級技師』等級認證,初級太多不談,中級一省可能只有2人,越上高端極少。」

 

學一學,他深覺自己繪圖底子實在不夠,「玉石雕刻很吃經驗、天份,但台灣沒那麼多資源給你」,「雖然寶石切磨師經驗、天份當然也要,但比起玉雕(看重立體空間雕琢,也許給塊石頭,你得無中刻出蟲、魚、鳥、獸),寶石切磨則比技,做的是『架構這個器形成真』,對我有利多。」

 

個性雕琢。(攝影:李昆翰)

 

胡乃尹作品其一。(攝影:李昆翰)

 

侷限地區性寶石,不足跨入國際

 

此外,玉石、翡翠屬「地區性有色寶石」一種,仍亞洲人主購居多,這也是2014年他為何轉走有色寶石領域之因,「那時已學出興趣,打算在全球寶石切磨界做出國際聲譽,只侷限地區性寶石,在在不足。」

 

言談脫口閉口「同位素」、「折射率」、「切磨刻度」等,一度讓人以為他出身理學院,但毫無相關,「我商科出身,念化工、化學系,對這行幫助不大,但進這行,你懂一點會更好。」

 

他自台北大學企管系畢業,職涯5年都在金融業(銀行、保險),「以前在銀行業,我心態頗差,踩著人家上位,對公司沒忠誠度,加薪就跳槽,卻過得如魚得水」,「對現在主業『寶石切磨』,父母無比支持,除了收益,前兩年改攻高資產客戶保單時,父母總對親友自嘲『兒子是拉保險的,讓他們沒面子』,三不五時想叫我回外商銀行。」

 

「商科出身,理科知識自己補齊。」(攝影:李昆翰)

 

眼鏡中盤商之子

 

胡乃尹老家在台中北區,爸爸是眼鏡中盤商,主經手鏡框,鏡片業務也兼,「聽來攸關切磨,但跟『寶石切磨』,那兩碼子事。」

 

兩年前他趁工作閒時學藝,最後成精,開始接單代工,「在台灣做這行,我們都在一個井裡面,領域太小眾,沒有競爭對手,我的手藝到底程度到哪,毫無知悉」,寶石設計圖上的硬度、切磨角度、長寬等,胡乃尹在台灣學了基礎,持續向美國協會寫信吸收新識,補充到全球最新進展。

 

入行寶石切磨之難

 

他解釋「寶石切磨」一職,過去在市場鮮被揭露,「一直被控制緊密,找本切磨書都困難,所有寶石教科書講到『切磨』都跳過,這也合理,商業寶石切割,過去師傅手把手的教,現只透過文語傳授、就想複製技藝於身,很難。

 

他從觀察領他入行的師父所用切磨機查起,「也許購自美國,我就依此切入,去搜尋國外哪個大師也用它、產地有沒有協會討論,不停根本溯源,去年參賽『國際切磨大賽』奪冠的賽事單位『全美寶石切磨師協會』(USFG,United States Faceters Guild),也由此而知。」

 

2017年底,胡乃尹奪2017年全美寶石切磨師協會「高端寶石切磨賽」冠軍。(攝影:李昆翰)

 

手藝受俄羅斯宗師激賞

 

他的切磨技術,連享譽香港珠寶界盛名、俄羅斯國際知名寶石切磨大師Victor Tuzlukov也驚嘆。據胡乃尹掌握,「據我了解,亞洲高端寶石切磨師,日本一位、馬來西亞一位,中國沒有,泰國2016年剛開始出現這個職業,但那兒是寶石加工重鎮,起步後加速很快。」

 

談起台灣有否礦種、礦區足以站上國際,他直稱「很難。」

 

「今天想買商業寶石,在亞洲最快可以大批量採購的地方,就是東南亞,例如泰國東部『尖竹汶府』(Chanthaburi),過去就是紅寶石與藍寶石產地」,胡乃尹說明,業界把剛掘出石頭的叫「原礦」、初步切割者則叫「裸石」,而一種全新礦種,若想亮相全球舞台,需要時間發酵,「量太少,就算珍貴也很快被市場遺忘。

 

胡乃尹與同行,去年前進南非,建立原石入手管道。(胡乃尹提供)

 

商業寶石礦區要件

 

「真正成為『商業寶石』礦區條件,首重能產寶石級礦物結晶要完整,可加工;再者,蘊藏量夠大,足以商業開採,進軍全球流通」,「台灣受限地形,短暫挖出過『石榴石』(Garnet)等原礦,但都沒有到達『寶石級』,很可惜。」

 

對於原石來源,胡乃尹到不到當地,都能想方設法取貨,「你可以在礦區建立管道,固定合作仲介,建立信賴關係請他們寄來台灣,當然,自己過去看最好」,他念茲在茲想衝玻利維亞找「紫黃金」未成,去年趁隙先去了一趟南非(鑽石、黃金產地)約翰尼斯堡,建立高等級原礦入手管道。

 

那趟約翰尼斯堡珠寶展之行,他有重大進展,意外遇上高齡八十、ATG寶石鑑定創辦人Arthur Thomas,胡乃尹憶稱,「Arthur Thomas兒子以前有玩賽鴿,他自己也來過台灣,遇上我超興奮。」

 

巧見ATG寶石鑑定創辦人Arthur Thomas,他意料之外。(胡乃尹提供)

 

ATG寶石鑑定,南非行之數年。(胡乃尹提供)

 

籌備跨行鑽石切磨

 

最近,他剛從以色列拍賣市場,搜回幾台老舊切磨工具,「使用歷史至少30年,我買進,以後建自己機台可參考,畢竟磨鑽石過程,最精巧步驟即是『如何夾持鑽石』」,「一般有色寶石用膠水黏於磨盤即可,但鑽石切磨過程生高熱,膠水被融解,讓切磨鑽石得改採夾持法。」

 

胡乃尹評估,以自身手邊機台功率,未來跨入鑽石切磨有機會,「中國切磨器工藝先進,前陣子去廣州找過機台廠商,訂製馬達、軸心,讓馬達更小、功率更強。」

 

跨行3年,成績斐然。(攝影:李昆翰)

 

神祕之職

 

「這一行,以前低調得很,大家超怕被盯上,工作室年初剛搬,不久要下數倍保全、門禁、保險」,他談起去年11月,世貿一館「第五屆台灣珠寶首飾展」,寶石獵人李承倫遭中東、南亞竊盜集團竊走6顆寶石(約值新台幣2.5億),前車之鑑歷歷在目。

 

寶石切磨師,過去神秘原因之一,主在歐美寶石設計學院畢業好手,一出師馬上即被義大利寶格麗(Bulgari)、法國卡地亞(Cartier)、美國蒂芙尼(Tiffany)等珠寶大商抓走,切磨資訊鮮少有在外流漏空缺期。」

 

不過,進珠寶品牌從非胡乃尹意向,「可以跟它們合作,但執業自主性上,必須力保。」

 

去年親身設計、參賽奪冠的寶石磨盤將販售,「這本用於磨晶圓片,晶圓片莫氏硬度約8,有色寶石莫氏硬度自1到9都有」,他調整粉末成分、配比,讓磨盤除了鑽石都能切磨。(攝影:李昆翰)

 

揭密其因

 

「研發寶石切磨,一有成績,其實行李一拿,澳洲需要得更急」,之前就有澳洲協會接觸上,「只要願意,馬上幫你辦技術移民」,目前根留台灣,胡乃尹想做的,是養出一串寶石切磨人才庫準備躍登舞台。

 

環顧四週,他比手畫腳,指著不少計畫在跑,談起開始露面受訪,事出有因,「考量市場需求,這一行也許可以呈上檯面」,「尤其這三年,中國需才孔急,寶石切磨人才適逢其會,有機會順勢而起。」

 

撰文:陳怡杰 攝影:李昆翰

 

胡乃尹揭密「寶石切磨師」職種。(胡乃尹提供)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