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時代力量為何越玩越小

主筆室 2018年04月12日 07:02:00

時代力量其實正站在台灣政治發展的十字路口。(攝影:林家賢)

一件春假前的漏網新聞。中選會主委陳英鈐日前針對《公民投票法》運作現況進行專題報告時表示,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和社民黨創黨召集人范雲分別提出「廢止今年1月底三讀通過的《勞動基準法》修正案」,都未領取第二階段成案連署書,視為已放棄連署。對此,時代力量表示,這是為避免社會大眾公投案太多造成混淆,導致無法完成第二階段連署,未來將全力支持勞權公投聯盟的提案。

 

公投連署案太多的確會混淆支持者的連署,降低成案的機會;不過,這不是事前就知道的事嗎?為何不願事先整合,還一度口語爭鋒錙銖必較宣稱自己的公投案最好?至於,「全力支持勞權公投聯盟的提案」是怎麼樣的支持法?派黨工支援連署作業?在立法院繼續熱炒一例一休話題?還是天天上街頭宣傳《勞基法》修法之惡?甚或是見議題熱度退燒,就讓公投案自然夭折最後船過水無痕?

 

時代力量在《勞基法》修法案中進退失據,充分顯現出其作為新興第三勢力小黨的困境。一方面,它是個在野黨,必須堅守監督執政的立場;另方面,時力與民進黨的支持者互相流動,它時時刻刻必須拿捏監督的力道。一方面,它號稱是個年輕人最支持的政黨,所以應該在勞工、人權、環境等等議題上,拿出最貼近年輕人的立場;另方面,時力的黨魁卻是標舉激進老台獨的喜樂島聯盟座上賓,在統獨光譜上比民進黨更激進。在統獨與左右新舊的座標上,時力時而互斥、難以落子。

 

過去三個月的多項民調顯示,從一例一休的修法爭議開始,時力的政黨支持度就開始下跌,迄今仍在低檔盤旋。2018年上半年本是各政黨營造氣勢的提名旺季,對時力這個亟需在多席次議員選舉攻下灘頭堡的小黨尤其如此,但此時除了看到時力黨主席在臉書上到處與人鬥嘴外,卻未見這個政黨在第三勢力的合縱連橫與市場區隔策略。所有曾對台灣第三勢力茁壯寄予厚望的人,沒有發現苗頭不對嗎?

 

時代力量的問題在於它的權力結構。作為一個欲崛起的第三勢力新興政黨,時力在短時間內必須仰賴黨魁的領袖魅力,以及個別明星級民代的表現來吸引選民目光,中長期則必須建構足以反映基層黨意,以及因應政治變局的決策班底。但時力從2015年初建黨迄今已經三年,在這兩方面都顯得乏善可陳。

 

黃國昌是個問政認真的立委,不過他顯然不是一個懂得盱衡局勢、擁有政治手腕,能變成「桶箍」的政黨領導人。兩年前的立委選舉,時代力量原本就擁有承載太陽花學運、進圖第三勢力的絕佳戰略位置,但黃無力整合綠社盟與其他小黨,結果白白浪費了綠社盟的30萬張不分區選票、至少1到2席不分區立委。這次第三勢力在各議員選舉區進行整合仍困難重重,幾近破局,這對更重視地方人脈與基層服務的議員選舉而言,無異於宣告未戰先敗。

 

在立法院,黃國昌等人的問政路線固然難與國民黨同框,但同樣與民進黨勢同水火、難以溝通。新興政黨固然必須透過質詢、抗爭等手段凸顯政黨的路線與價值,不過,何時抗爭?怎麼抗爭?抗爭到什麼地步?又什麼時候該清理戰場?都必須隨著政黨的策略目標與政治局勢的轉換有不同的選擇。時代力量僅有五席立委,卻在一例一休修法案一路強硬到底,甚至連法案三讀後還宣稱要發起公投案否決,到最後不知如何收場。五個立委至少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如何讓支持者跟隨?

 

在新選民不斷增加,且國民黨已經失去長期一黨獨大的局面下,時代力量正站在台灣政治發展的十字路口;主事者若無法整合在野勢力,讓這股新興駁發的成為一股穩定的政治力量,將愧對於這難得的歷史契機。民主社會裡最難的永遠不是對價值的堅持,而是當價值與價值碰撞,如何頂住壓力,調適價值與現實的衝突。理想不能只用喊的,黃國昌與時代力量已經進入體制兩年了,他們顯然還沒悟出這些道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