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傳真:不公不義在中國

新奇士 2018年04月28日 07:00:00

現實的中國,只要你開始接觸社會,沒有多少人是不會慨歎公義的缺失的。(湯森路透)

很久以前,筆者在讀慈繼偉教授著作《正義的兩面》時,就被作者書中清醒的正義問題意識所困思,作者認為,正義是有別于仁愛,是介於純粹利他主義和純粹利己主義之間的品德。因為人有自私的傾向,利己是人類乃至絕大多數物種選擇的生存方式,正因為我們仁愛之心或利他主義精神不足,正義這種彌補性道德才成為必要。「所以當你發現,自己的義憤其實更多出自自利的動機,你厭惡他人侵害你的利益甚於他們破壞公平和正義,你不必羞愧,這只是說明,你擁有了自省的能力。」

 

然而,在中國大陸生活過的朋友大概都會聽過人們對貪官污吏的怨氣,以及假如自己當上領導也會幹一樣的事之類的言論。也有人大罵戶籍制度不公平,但如果有朝一日自己拿到了北京戶口,便對眼前狀況甘之如飴了。這能怎麼解釋他們的憤怒呢?也許他們本來懷著的根本就不是慈繼偉教授上書所講的義憤,而是純粹自利心理對自己利益被損害的憤怒反應。有時他們舉起公平與正義可能就像以前冒充法輪功騙取綠卡的人申請表填上逃避宗教迫害一樣,有用就行。

 

相信這樣很好地解釋了為什麼從某些外媒看來中國大陸民間每天似乎都有不同程度的反抗運動,但中共的統治穩定依然。

 

當然,萬事都不可簡單二分,特別牽涉到人的價值觀與情感。筆者相信,大部分人生來都不會是徹底的自利主義者,面對極權制度和公權力的橫行產生的不公不義,由自家利益的受損,多多少少都會產生對正義的渴求。每個人從邏輯上和情感上,怎會一點都不念及整個包括自己在內的脆弱共同體?但問題在於你活在這麼一套主流價值,一套漠視價值,踐踏價值,反價值的價值之下(如果勉強可以稱其為價值的話),你說社會很黑暗很不公平,許多人也許會插嘴附應,但當你表示就算改變不了它,也要堅持原則不被改變,這一刻你很可能就成為了異類。

 

大部分中國人都懷有一穩定的,單向度的世俗取向,完全受制于亦完全配合整個黨國資本主義的發展。(湯森路透)

 

拿正義的缺失鞭策自己

 

現實的中國,只要你開始接觸社會,沒有多少人是不會慨歎公義的缺失的,這,也許就是上面所講人們殘存的對包括自己在內的整個脆弱共同體的最大關懷的了,因為,很諷刺地,人們同時亦會拿正義的缺失作為對自己最好的鞭策,「不進入體制,不努力賺錢,想淪為低端人口嗎?」「農村的孩子不努力讀書,考不上好大學,擺脫不了農村戶口,想永遠做二等公民嗎?」所以時常有外人問筆者,他們不解,現實中接觸過的普通中國人都非常勢利,在資訊較發達流通的今天,他們怎麼會忍受得了身處一個這麼多不公平的事發生的國家?這也是很多觀察中國大陸的人士感到最恐怖的地方,大部分人們都懷有一穩定的,單向度的世俗取向,完全受制于亦完全配合整個黨國資本主義的發展。社會非常不公,存在嚴重歧視,很殘酷,所以更要不顧一切地往上層流動(儘管名額有限),每個獨立個體本應有的多向度發展的潛力全被固定在賺熱錢和搞關係上,理想(還遑論僅限於普世價值)和道德良心往往會害了你,牽絆著你向前(錢)看。

 

講到這裡不能不提起筆者身邊朋友(下面稱B)的一個經歷,相信也是現實中國的一個縮影。話說B當年曾就讀於中國華南地區某間大學,軍訓期間接到通知,她所在的傳播學班級作為此大學第一年新創辦的專業,將要被取消,因為兩個月前某位上至政治局委員的省委書記曾來此校開展過專題調研,發表一系列講話,所謂為此校建設一流工科大學畫定了藍圖,其中優化學科配置一條就迫使校方不得不出此下策。

 

請注意,這已是開學差不多一個月的軍訓期間,B所在的傳播學班級四十多人都已通過了正式的入學手續,課本已發畢,各人就等著軍訓完正式上課的了,而之前校方推出的這個新學科的招生,也已向社會公示過(因為其為公立大學)。相信香港臺灣的讀者看到這裡會覺得十分荒謬,但這就是中國大陸的現實,可能只是一個領導人的心血來潮,為了所謂喊出配合國家發展和地域產業發展的口號,可以如此不顧原則地破壞承諾契約。

 

而這還不是重點,當校方決定這樣做時,當然也要給這班學生一個交代,分化,這個也是共產黨面對敵對群眾運動最擅長的。在中國大陸的大學,每個專業填報的學生裡面不可能全部都是填第一志願的,換言之就是每個專業都些學生本是不想讀此專業而被調劑過來的,而當時B所在的傳播學全班四十多人,差不多二十人為被調劑過來的,於是乎政治輔導員和所謂代表學生利益的學生會人員天天都過來重點做這些人的思想工作,勸導他們能在同意撤換此專業的紙單上簽字,以換得可以任挑全校一專業來讀。對於剩下的二十多名學生,依舊是軟硬兼施,軟的如上所說(同意簽字可換得任選一專業),硬的則訓斥其不識時務,國家和領導已經有任務給大學其它學科的了,你們如果硬是不肯配合,後悔的可是你們自己,況且如果你們轉態,讀些其它國家支持的專業,以後的出息賺的錢肯定比現在這專業好。

 

義憤,雖然有出於自利的動機,但其對所屬的共同體的關懷在今天中國大陸依然難能可貴。(湯森路透)

 

義憤在中國依然可貴

 

最後當然大多數學生都轉了態,支持校方決定,少數幾個本身堅定地沖著傳播學這專業來的因為中文系有相關傳播新聞學可修讀而轉中文系了,而B是不服氣的,可笑的是傳播學本來就不是她的第一志願,她是出於義憤。「為什麼校方可以這樣兒戲地損害學生利益,不顧程式正義地霸王硬上弓。」結果,經過她不斷的聲討後,她得到了校方警告之餘,還多了幾十對看不懂的眼神,他們不懂,既然學校已決定了,你反抗又有什麼用,何況你本身就不想讀這個專業,為什麼不順勢為自己切身著想。而最終大夥都轉態了,只剩你一個本身就不想讀傳播學的嘴硬,你難道不是沒事找事嗎?

 

義憤,雖然有出於自利的動機,但其對所屬的共同體的關懷在今天中國大陸依然難能可貴。因為它始終屬於諸項價值原則之一,在這個價值廢墟般的鬼國,畢竟沒有多少人想被逼著成為羊脂球。

 

※中國自由撰稿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