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1986啞巴村 吳晟(下)

陳德愉 2018年05月13日 10:00:00

啞巴村,是時代的悲劇,變成一個好的結果。(攝影:李隆揆)

吳晟看著我的眼睛,不斷不斷地強調:「雖然媽媽狀況不好,孩子們後來都是很好的、很好的!」

 

 

啞巴村的故事

 

榮光村啞巴媽媽的孩子們,不是吳晟的學生,就是他的太太莊芳華的學生,鄉下教師和學生關係非常緊密,對家庭情況也很了解,說起學生就好像說自己的孩子。

 

「當時台灣農村普遍貧窮、醫療資源不足、又重男輕女。女孩生病了,父母沒有能力也沒有時間帶她們就醫,常常會聽說『腦袋燒壞』,或是『發燒燒聾』的例子。」吳晟緩緩說著「啞巴村」的故事。

 

「這些殘障的女孩嫁不掉,老榮民付聘金,又有固定收入,父母就會把女兒嫁給老榮民。」於是,附近村落殘障的女孩兒們,竟然都嫁進了榮光村!

 

「番薯仔」與「老芋仔」一起在榮光村住了50年,他們的後代對彼此充滿了感情。(攝影:李隆揆)

 

吳晟坐在自家茶桌旁,講著講著,桌邊不知何時又多了兩個人,一個是原本在屋後休息的吳音寧,一個是和吳晟熟識的運將先生「來吳老師家坐坐」。兩人進屋坐下,端起茶杯潤潤唇,也開講起來——原來在溪洲,人人都是「啞巴村」的親朋好友!

 

吳音寧是第一個發起保存活動的人,騎車進村裡閒逛,寫案子申請文化資產保存。「我有國中同學就是來自榮光村,她姓牛——」她興高采烈地講:「我們都叫她『牛小妹』!」

 

「榮光村姓牛的喔,那我認識啊!就住在那個……」運將接著搭話:「我的阿姨小時候發燒燒成啞巴,也嫁進榮光村啊。」「後來第一個榮民死了,她又帶著我表弟嫁給另一個榮民,也是榮光村的。」

 

他緊接著說:「我後面這個姨丈也不錯,表弟很優秀,一家人搬去台中囉!」

 

在溪洲,人人都是「啞巴村」的親朋好友。(攝影:李隆揆)

 

這些貧苦聾啞殘障的女孩,嫁給年紀老大滿口鄉音的退伍軍人,人人看她們都是一輩子完了。沒想到,她們的人生卻在這充滿石塊、碎岩的墾地,開出花來。

 

在溪洲鄉民的眼中,這些「外省人」對老婆的態度是不可思議的。「在他們那裡,老婆地位比老公高,啞巴老婆都很凶,我看到的都是老婆罵老公,這些老芋仔被罵一句話也不敢回。」運將細數他的所見所聞。有老芋仔家事、煮飯樣樣包的,住在隔壁村的丈母娘來替女兒出氣,把老芋仔罵一頓的……這在傳統的台灣農村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啞巴村,老婆地位比老公高,這在當年的台灣農村是無法想像的事情。圖為1986年《人間》雜誌專題。(溪州鄉公所提供)

 

旁邊坐著的吳老師點點頭:「因為這些退伍軍人會很珍惜這個家,同樣的,女孩們因為自己條件不好,也很認份,會很重視這個家。」

 

「而且,相對於當時台灣農家來說,嫁進榮光村經濟穩定,先生有固定收入,也有退休金,孩子都可以繼續就學。」

 

這些「發展得很好」的「老芋仔的孩子們」,不少長大後離開溪洲了,吳晟和妻子莊芳華一直記掛著他們,也有許多人還繼續與老師保持聯絡。

 

「妳看,我們這樣一個台灣鄉下偏僻的地方,卻有著一個榮民的村落,然後他們照顧了我們這裡殘缺的女孩們,他們的下一代也都發展得很好。」他興奮地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塊地既種得出五穀雜糧青菜水果,亦能使人生命完整,注定的悲劇竟也有好結果。

 

 

30年前啞巴村的孩子,現在呢?

 

吳晟早年出名,一直在鄉下國中擔任生物老師直到退休,教書與農作雖然忙碌,卻沒有妨礙他的寫作。

 

作家蔡逸君是吳晟的學生,他回憶自己被吳晟教的經驗。

 

「最早我不知道他是寫詩的人,而是我國中生物科的老師,不教國文不寫詩,很認真地帶我們解剖青蛙。」

「他還當導師帶升學班,每天放學後把學生留下來做免費的課業輔導。」

「脾氣與他一般強的我二哥跟他槓上。我記得校園一幕,鳳凰木樹下他拉著從教室逃開的我二哥,兩人像兩隻牛牴杵在那,僵持不下。」

 

這個老師很重視學生——學生逃學還去把他抓回來上課。現在,他叨唸著「榮光村的孩子」們:他有無數出身農家的學生,但是那些「榮光村」的孩子是那麼不同!30年前被媒體寫成「啞巴村的孩子」,「後來都很好都很好!」他強調。

 

30年前被媒體寫成「啞巴村的孩子」,後來都很好。(攝影:李隆揆)

 

吳晟一邊說,一邊帶著我們在「純園」散步。這是他用母親名字命名的樹林,他親手栽植了許多樹苗,如今蔚然成林。他的太太莊芳華則牽著孫女的手緊跟在後,不時蹲下看看地面。「我都說我們兩個是,我負責看上面的樹葉,我太太看下面,看看有什麼活兒要做。」吳晟笑著說:「我家最厲害的是我太太。」

 

兩個人合力種出這片林子來。據他們2017年最新的調查,純園與兩座園裡的生態池,加上附近不用農藥不施化肥友善耕作的尚水農田,裡面棲居的生物總計有鳥類二十七科41種,水生昆蟲十一科26種,兩棲爬蟲十一科14種,魚類七科12種,螺貝九科10種。

 

 吳晟說,吳音寧愛狗,所以家中庭院養了約5隻不同花色的狗。(攝影:李隆揆)

 

這是物種多樣性的地方,我總覺得,這是對一塊土地的最大禮讚——涵養了這麼多的物種,雖然有時也會互相排擠一下,但是終歸是共存共榮的。

 

我想,吳晟就像這塊土地一樣吧!一般簡單,一般地以涵養各種物種自得。這就是吳晟——一個真正的詩人,內心的面貌。(...我的啞巴媽媽—童秀珍

 

 

【延伸閱讀】
●我的啞巴媽媽——啞巴村的孩子童秀珍
●北農花250萬聘「網路小編」 吳音寧自認知名度飆高可成代言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啞巴村 吳晟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