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我的啞巴媽媽——啞巴村的孩子童秀珍

陳德愉 2018年05月13日 14:15:00

殘障的女孩嫁不掉,這些老榮民付聘金,又有固定收入,父母就會把女兒嫁給老榮民。童秀珍就是生長在啞巴村的第二代。(攝影:李隆揆)

我的母親是溪洲人,幼時被賣給同鄉作養女,在養父母家飽受虐待,大人經常毆打,竟把我母親打聾了,在殘酷的凌虐下,智力也受到影響。母親18歲時,養父母以300元代價將我母親嫁給我父親,所以我父親常說:「妳是我300塊買來的!

 

父親下士退伍,到彰化溪洲榮民工廠工作,後來也做過警衛,我出生後一家五口就定居在榮光村了。吳晟老師的太太莊芳華老師是我和姐姐的國中老師。

 

父親大母親整整20歲,兩人的結合當然不是因為愛情,父親軍人出身,非常嚴峻,有時對母親也會打罵,可是,兩人共同之處是非常疼愛小孩。

 

她不傻 她是我媽媽

 

我念彰化高商時想去報名救國團暑期活動,那時候沒有匯款,我父親從二水坐火車,到學校幫我繳費。大哥考上基隆海專,收入不高的父親竟花大錢買了一台偉士牌機車送他。

 

我媽媽更是把孩子寵上天了,我國中時有一次和我媽媽講話被老師聽到,結果老師很嚴厲地斥責我,說我對媽媽沒有禮貌,我才發現,原來我們都被媽媽寵壞了!

 

童秀珍一家五口定居在榮光村。(攝影:李隆揆)

 

村裡的長輩對孩子都非常疼愛,每年過年,我們都會領到非常多父親同僚給的紅包。我姐有一次說,她對榮光村印象最深的,是蔣公紀念日時只要去向村裡的蔣公銅像敬個禮,就有人發壽桃給你吃!

 

母親智力不高,又有聽障,其實生活並不容易。但因為父親的緣故可以去工廠打工,我記得她經常受欺負,有一次哭著從工廠回來。

 

說起來,村子裡的媽媽都算是比別村的媽媽過得好,因為先生上班,太太不用工作,沒有什麼事情要做。坦白說,很多啞巴媽媽也沒辦法做什麼事或者教小孩。

 

我的父親算是對母親兇的,母親也常抱怨,要不是為了我們三個孩子,她絕不會留在這個家。不過,也有很疼愛啞妻的,我們家房子後來賣給我的同學的父母,她的媽媽是啞巴,可是爸爸很疼愛媽媽。所以也是要看人。

 

我們是父親的驕傲

 

但是,因為外界都把「大同農場」說成啞巴村,也有許多小孩感覺到羞恥。我的鄰居就非常在意別人說她是大同農場來的。

 

工廠結束後,父親帶著一家人北上,現在我哥哥自己經營公司,姐姐是公務員退休,我則從事金融業,雖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工作,但父親過世前告訴我們:「我們是他的驕傲。」

 

我現在快要退休了,常常回憶起在榮光村成長的過程,我真的覺得那裡是人間仙境,每一家都有樹有草,環境非常好。我的先生是隔壁村的農家子弟,我們都很想念故鄉,希望退休後回去養老。

 

【延伸閱讀】
●吳晟急叩媒體 但他不是為了吳音寧,而是為了...(上)
●1986啞巴村 吳晟(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童秀珍 啞巴村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