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伊拉克大選】親伊朗軍事組織左右選情 川普輸掉「代理戰爭」

麥浩禮 2018年05月13日 15:08:00

伊拉克12日舉行自打敗伊斯蘭國後首場選舉。(美聯社)

伊拉克12日舉行自打敗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戰爭後首次的民主投票選舉,這個國家幾年間對抗伊斯蘭國可謂疲於奔命,而在多場戰役中擔任重要角色「人民動員」(Popular Mobilization Forces),這個與伊朗關係親密的伊拉克武裝力量在戰後成為了當地一大政治勢力,伊拉克會否複製伊朗2.0,成為一個國家存在兩股軍事力量的國家,繼而令伊朗主導伊拉克內部事務?

 

數年對抗IS,伊拉克人現已厭倦戰鬥,軍隊也成為人民依靠的對象,這屆選舉的參選人多打著「軍事領袖」的形象,並以當選帶來國家長期穩定口號來競選。誰拿下總理寶座,便能指點江山,重建這個百廢待興的伊拉克,故本次選舉意義深遠。

 

現任總理阿巴迪(Haider al-Abadi)在位4年,一直與美國關係良好,而能挑戰他的人除了前總理馬利基(Al-Maliki) 外,在對抗IS戰爭中竄起,帶領「人民動員」的民兵團體的軍事領袖:前交通部長阿姆利(Haidar al-Ameri)也得到相當大的支持,這一場選舉,成為了美國與伊朗兩國在伊拉克的「代理戰爭(a proxy war)」。

 



非常時期結合的武裝力量



說「人民動員」是一個武裝力量,倒不如說是由多個組織鬆散武裝力量組成的一個「多路軍」,這個由60多個武裝組織組成且有不同意識型態基礎的軍力,為何會聚在一起?

 

2014年以遜尼派的武裝分子為首及部分伊拉克叛軍成立的IS攻佔大遍伊拉克領土,更一度推進至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市郊,動搖伊拉克國本。面對伊拉克政府軍接連敗退,由伊朗支持什葉派伊拉克民兵聯合組織起來並命名「人民動員」,與政府軍一起聯手對抗打擊IS,成為在戰爭中不可或缺的軍事力量。

 


 

 

但「請神容易送神難」,戰士們拋頭顱灑熱血成功打敗IS後,要他們自行解散可不是一件易事。

 

雖然美國在對抗IS時亦同時給予武器及技術支援予「人民動員」,但這個有著伊朗背景的軍事組織一直遭美國所猜忌,認為「人民動員」在IS戰爭完結後,將影響未來伊拉克政局。2017年10月,時任美國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更稱「人民動員」在戰爭後應該解散,叫民兵「回家」。

 

但自有盤算的阿巴迪果斷拒絕,並指「人民動員」打擊恐怖主義「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人民動員』將是國家和地區的希望」,面對選舉逼近,阿巴迪3月正式賦予「人民動員」合法地位,併入國家安全部隊之中,成為名正言順的伊拉克國家軍隊,戰士們被國家正名也被視為阿巴迪拉攏人心的手段。

 

對許多人來說,「人民動員」的一舉一動已牽動國家的命運,一名官員甚至認為,這次大選的核心問題就是這個軍事組織,「他們目前估計已達15萬人,主要來自什葉派的志願者,能否讓他們成為政府的一分子,或發展成為更大權力的自治團體?」

 

伊拉克人擔心這個軍事組織會成為國家未來發展的障礙。

 


 

伊拉克恐成伊朗2.0

 

由於川普(Donald Trump)近日退出了與伊朗簽訂的核協議,再次喚起美國與伊朗的緊張局勢,這種情況連帶在巴格達的街頭上也出現了一張又一張張反美海報。

 

1名不具名伊拉克官員認為,美國的近日舉動不利阿巴迪,讓伊朗在伊拉克上擁有更大的話語權,「這已經失衡了,伊朗可以更影響伊拉克的政治,她(伊朗)現在擁有『人民動員』扮演著『特洛伊木馬』的角色。」

 

「他們以圖仿效伊朗革命衛隊模式一樣,自我定型為禁衛軍一樣,渴求與國家軍隊平起平坐,這種做法將根本上改變伊拉克的治理方式。」

 

官員所提到的伊朗革命衛隊為伊朗軍事武裝力量之一,他們成立於1979年,規模為12多萬人,效忠伊朗最高精神領袖柯梅尼(Ali Khameni)。

 

由於革命衛隊本質上是在伊朗伊斯蘭革命後所建立效忠新政府的軍事力量,形同架空舊伊朗國軍,多年後伊朗革命衛隊已是一個完整,獲有海陸空三軍的龐大軍事力量,因其寫入憲法的政治獨立性,他們除了平日國防安全,亦成為負責維穩、監控國內異見議人士的秘密警察。

 

近年伊朗革命衛隊亦大舉涉足商界,更在公營事業銀行、通信等上佔有極大話語權,左右伊朗社會及經濟。

 

革命衛隊旗下的「聖戰軍」(Quad-force)為革命衛隊向周邊國家輸出軍事訓練的特種部隊,均向敘利亞及伊拉克的武裝力量提供軍事支援及技術訓練,「人民動員」旗下各個軍事組織的共通點,便是都由伊朗所訓練及資助武器。

 


 

「我愛國家」



「我們效忠伊拉克」,面對「人民動員」及「革命衛隊化」遭致的批評,「人民動員」旗下組織「正義聯盟」(Asa'ib Ahl al-Haq)一名高級官員在受訪時極力澄清並非「接管」伊拉克,以免影響選情。

 

「伊朗一直派員幫助我們,但伊拉克的什葉派與伊朗的什葉派根本不同文化,有不同的價值觀,德黑蘭人不能插手伊拉克的事」。

 

「我愛國家,不想成為宗教派系主義者,我們希望大家通力合作。」

 

現年38歲的「人民動員」戰士薩阿迪(Wissam al-Saad)亦認為,將「人民動員」扣上「伊朗革命衛隊」的帽子是一種誤導。「總理獲准我們組成合法組織,但不是政治機構,不想成為政治獨立機構,這次大選我們沒有多少發言權,但盼望將來在這裡得到更大的認同。」

 

局內人力圖澄清,但局外人可不是這樣想。

 

「伊拉克目前已經分裂為支持與反對的兩股勢力。」18歲年輕人阿克拉姆(Akram)提到,「『人民動員』是伊朗的附庸,他們收伊朗的錢、聽命伊朗,伊拉克才剛從伊斯蘭國的惡夢中甦醒,但烏雲卻逐漸靠近我們身邊,和平變得遙不可及。」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