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潟7歲女童謀殺案 23 歲嫌犯小林遼坦承犯行

黨一馨 2018年05月17日 20:16:00

在日本,看到三五成群的6、7歲孩子在沒有大人陪伴下搭乘電車或走路上下學都是很自然的景象,這被歸因於他們從小被培養的互助精神。(取自The Atlantic)

23 歲男子小林遼(Haruka Kobayashi)涉嫌新潟(Niigata)女童謀殺案,14日晚間被逮捕。根據警方提供的消息,小林遼已坦承犯案、15日移送案件給檢察官。警方推論小林遼先將受害女童勒斃,然後開車將她棄屍。

 

根據消息指出,小林遼告訴警方,他的車子撞到女童,但驗屍報告顯示沒有任何撞擊的跡象,因此警方推斷小林遼是在說謊。 

 

 

 

 

 

小林遼4月就涉嫌尾隨國中女生

 

其實警方在4月分時就調查了小林遼,他涉嫌駕駛車子尾隨一名國中女生、違反地方青少年保護育成條例(local prefectural ordinance),這個案件已移送檢察官。

 

小林遼任職的新潟電力工程社長表示他是一個認真安靜的員工,無事先通知絕對不會無故不到職,直到5月7日下午,小林遼寄了一封電子郵件表示他身體不舒服,當日他沒有再返回工作崗位。

 

小林遼高中畢業後就被進了這間會社,今年已是任職第6年,社長聽到他因殺人罪嫌被逮捕,感到難以置信。

 

 

 

 

 

女童被推測在離家不到300公尺處被帶走

 

女童遇害當天,大約下午3點和朋友一道離開學校。她被推測和朋友分手後,在離家不到300公尺處被帶走。

 

根據消息指出,小林遼已承認棄屍地點位於該市西區的JR線軌道上,棄屍時間介於7日晚間10:20~10:30。

 

她的屍體在駕駛通知警方後很快就被發現,那時她的身體已經冰冷,並且沒有太多失血情形,所以警方推測她在被火車撞到前就已經死亡。

 

小林遼和受害女童大桃珠生(Tamaki Omomo)住在同一個社區,他的住處距離受害女童家不過100公尺,而距離棄屍地點不過70公尺。社區居民已在女孩陳屍處置放花和糖果。 

 

 

 

 

 

校長表示:還是很憤怒,發誓致力讓孩童生活回到正常

 

14日小林遼被逮捕,雖然解除了社區居民的恐慌,但他們都對受害者家屬的傷痛感同身受。一名43歲的父親表示:「我鬆了一口氣,我希望平安會回到這個社區。」他也有一位5年級的女兒,這陣子他都陪伴著她。

 

「當我想到受害女童家屬的感受時,我沒辦法為嫌犯遭逮捕感到高興。」一名20多歲的媽媽這樣說,她的小孩現就讀一年級。  

  

受害女童就讀學校的校長長谷川裕(Yutaka Hasegawa)也在聲明中表示,他還是感到很憤怒、發誓要致力讓孩童每天的生活回到正常。 

 

 

群體互賴造就日本學童通勤的獨立性

 

在日本,看到三五成群的6、7歲孩子在沒有大人陪伴下搭乘電車或走路上下學都是很自然的景象,這被歸因於他們從小被培養的互助精神。  

 

文化人類學家迪克森(Dwayne Dixon)表示,日本孩童很早就學習到社群中的每一份子都能去服務和協助他人。造就日本學童上下學通勤獨立的,就是這種群體互賴(group reliance)。 

 

發生這樣的事件,讓人格外難過。

 

 

放學時段比上學更具風險

 

數據顯示,在日本每年平均100宗幼童被成人誘拐/傷害的案件。2014年神戶(Kobe)一名一年級女童也是放學途中遭害,她被誘導進入成年男性的住處。

 

較之「上學」,孩童「放學」回家的路途似乎有更大的時間幅度、社會控制的力道也較鬆懈,這個漏洞讓歹徒較易找到空隙去接近孩童。這意味著較之平安上學,看顧孩童平安回到家似乎更為困難。

 

而低年級學童的狀況又較特別,他們對於意料外的處境還不具備足夠的反應能力,因此盡可能的不要讓他們落單。根據文科省(MEXT)調查,大約有6 成國小讓它們的學童成群結隊上下學;近9成引入社區的志願服務者協助看顧孩童回家的安全。

     

還有一個方法是檢查孩童上下學的路線,由於成人足資辨識社區內哪些較為廢棄的地方相對容易藏匿,或引發孩童好奇心,或讓歹徒容易尾隨在後。根據這些發現研擬最適路線,避開危險區域。

 

有些學校會讓學童自己走訪一次學校周圍的環境,自己去覺察哪裡是可疑的危險人物容易出沒的地方,並發展他們自己的犯罪防治地圖。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