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紀惠容】把家還給愛 與驗傷單工作26年的女人(上)

陳德愉 2018年06月05日 10:00:00

在這個5月,台灣發生了11起駭人命案,其中9起是家暴,對此紀惠容叮嚀:「女人一定要用頭腦,看到對方情緒激動了,千萬不要接話,要趕緊離開現場。」(攝影:陳品佑)

1983年,美國傳教士高愛琪在廣慈博愛院婦女職訓所,遇見了那位僅有11歲,卻需日接3、40位嫖客的小女孩。

 

在悲痛中,高愛琪向這些已被家庭拋棄的少女們伸出雙手;1988年,高愛琪成立「勵馨園」,從一張桌子、一台電話機、一個兼職工作者開始,到現在,勵馨基金會在全台灣17個縣市有60餘個據點,每年服務、收容兩萬多名受暴婦女,堅持著「反暴力」的旗子,旗裙飄揚。幾經傳承,這支大旗,傳到了紀惠容手上。

 

30年來,台灣從一個「雛妓大國」成為亞洲性別立法最進步的國家,紀惠容也帶領勵馨基金會,從一個兼職社工,發展到現在全台有500多位員工。

 

高愛琪(左)1988年成立「勵馨園」,到現在,勵馨在全台有60餘個據點,每年收容2萬多名受暴婦女。右為創會董事暨執行長梁望惠。(圓神出版社提供)

 

悲哀!「家」竟是女人最危險的地方

 

今年五月勵馨基金會滿30歲,也在這個五月,台灣發生了十一起駭人命案,其中九起是家暴——斷頭的、刀戳爛的、大卸八塊的——兇手兇殘令人髮指,受害人的身分從妻子、女兒、女友到外婆,甚至母親,而那個拿刀拿棍的,就是她們付出、信賴的家人。

 

沒有一種悲哀比這更悲哀——就在自己的家,那個叫做避風港的地方——只要一言不合、所求不遂,家裡的菜刀、掃帚、雨傘…全都可以隨手抄起,當作對付女人的凶器;家,竟是女人最危險的地方。

 

勵馨基金會總會一樓有座馬來西亞藝術家贈送給她們的裝置藝術品:紫色絲帶綁著雨傘、水管、短刀等等,一條條地從天花板上掛下來,這是藝術家從小到大,看到爸爸拿來打媽媽的東西。「凶器」下,是一具被綑綁的女體。

 

勵馨基金會總會一樓的裝置藝術品,紫色絲帶綁著雨傘、水管、短刀等等,這是創作者從小到大,看到爸爸拿來打媽媽的「凶器」。(攝影:陳品佑)

 

家暴者情緒激動了...「別接話,快離開」

 

被暱稱「紀姐」的紀惠容,就站在這「如林的凶器」前,對我殷殷叮嚀著:「如果在家中發生衝突,女人一定要用頭腦啊,看到對方情緒激動了,千萬不要接話,要趕緊想辦法離開現場啊。」她說著。

 

微胖身材厚敦敦地,聲音永遠是爽朗暢亮的,眼角彎彎地面如滿月,是一個很可以倚靠的「女人的大姊頭」,一看到她,女人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委屈——

 

紀惠容說:「我這裡本來還擺了一個新娘人偶,她的白紗是用我收到的驗傷單做成的啊!」

 

加入勵馨26年了,每天過著與驗傷單為伍的生活,「我每天都要遇到許多個案,生活在其間…心情經常很沉重……。」紀惠容絮絮說著。

 

 

「永遠不會忘記的信」 讓她堅持25年

 

這是一個滿滿負面能量的工作,我問紀惠容,是什麼力量讓她可以堅持至今?

 

聽到這個問題,她停了一停,然後告訴我她的心裡有一封「永遠不會忘記的信」,這封信,已經在紀惠容的心裡整整25年了——

 

「辦完『反雛妓華西街路跑』後的某一天,我接到一封信,那是我們的女孩(中途之家收留的少女)寫給我的。」

 

「她告訴我,她是被爸爸賣掉的。」

 

「她有去參加路跑,看到現場上萬的人(來反雛妓)…她非常地震驚…原來,原來有這麼多人是愛她的……。」

 

勵馨基金會於1993年舉辦「 反雛妓華西街萬人路跑」活動,當年有逾1.4萬人參與,引發反雛妓風潮。(圓神出版社提供)

 

當紀惠容講到「」這個字時,她的眼睛整個亮起來,眼球表面是一片湖面上的波光燐燐,一時間我還以為室內開燈了——原來是紀惠容一下子離開了忿忿不平,整個人雀躍起來。

 

這力量支持著她,七年前紀惠容被檢查出腸癌第四期,都已經移轉到肝了。「我問醫生,我還能活多久?醫生指著外頭跟我說,他們也都活得好好的啊!」紀惠容做完八次化療,乾脆把癌症丟在一旁,繼續埋頭做事,直到如今。

 

滿腔抱負被澆熄 她卻因一通電話回台灣

 

紀惠容的行動力是一流的,吳念真曾說過,「勵馨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高度達成率』」。不過,現在的婦運健將紀惠容,從小的志向是當老師,只是,教育現場令她大失所望。「我們那個時候的教育主流觀念,是『壞孩子就要打』,連孩子的父母都這麼想。」不能接受「以暴制暴」,紀惠容辭去老師的工作,在社運狂飆的年代,成為一名跑社會運動新聞的記者。

 

「那時候中時晚報成立社會運動版,一開始大家都很起勁,可是跑著跑著,《中國時報》漸漸受不了(政治壓力)了,就把我們的版停掉。我沒有線跑,但是稿子還是每天照發,當時老闆不喜歡,從主編到總編,就是不用這些稿子。」社方一度動念,要轉調她去跑「股市新聞」,於是社運版停刊半年後,紀惠容正式離職。

 

滿腔「淑世」抱負卻處處碰壁,紀惠容心灰意冷赴美念「鋼琴演奏」。可是,社會運動的熱血還是在她的身體裡奔騰著,就在這個時候,她接到了勵馨基金會執行長梁望惠的一通越洋電話:「惠容,妳要不要回來幫勵馨?我們要做反雛妓行動專案。」毫不猶豫地,紀惠容束裝返國,投入勵馨的「反雛妓運動」。(下集:當我第一次看到雛妓

 

紀惠容(右)在教師及記者職涯碰壁後心灰意冷赴美念「鋼琴演奏」,直至她接到了梁望惠(左)的一通越洋電話,才返國投入勵馨的「反雛妓運動」。(圓神出版社提供)

 

 

【上報人物看更多】

●這個CEO很有事 16歲遊走賭場、39歲甩肉65公斤

●吳晟急叩媒體 但他不是為了吳音寧,而是為了...

●白天療人夜裡寫鬼 陳思杰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