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醫診所喋血案-妹妹過得很好 我都不好

顧以謙 2018年06月07日 00:00:00

思覺失調患者的認知思考功能失調,可以說活在自己的世界,新聞媒體不斷報導的怪異言行和冷血殘酷,可能也只是病徵表現的一部份。(圖片取自PAKUTASO)

斷藥導致被害妄想、嫉妒妄想逐漸惡化,可能是引爆牙醫喋血案之關鍵。治療很重要!思覺失調患者若不接受治療,其從事暴力行為風險將會激增。五招應對精神病患暴衝危機:提前報警、盡速報警、保持距離、冷靜拖延、伺機離開。

 

5月24月,臺中一名賴姓嫌犯發狂持刀攻擊妹妹就職的牙醫診所,造成1死1重傷1輕傷,其中診所負責人王姓牙醫更慘遭殺害,一時震驚全臺。據傳,賴姓男子自幼罹患思覺失調症,有持續服藥的紀錄,但近年因賴男開始斷藥,而逐漸控制不住自己(蘋果即時, 2018a)。

 

賴姓男子領有精障的身心障礙手冊,自103年6月起接受臺中市衛生局的列管。衛生局雖建議賴男家屬與患者本身不可停止服藥,但無強制力下,難以掌握賴男實際就醫與服藥情形(蘋果即時, 2018b)。

 

兇手曾表示:「妹妹過得比較好、妹妹沒有給家裡錢…。」

 

牙醫診所喋血案引起社會大眾對於思覺失調症(過去稱為精神分裂症)的關注。什麼是思覺失調症?簡單說,由於腦功能產生了故障,思覺失調患者失去了對認知(包括思考、知覺)、情緒、人際交往等正常功能的協調能力 (黃政偉 & 陳萱佳, 2015)。此外,賴男也曾向警方表示:「妹妹要害我、妹妹過得很好,我都不好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18a;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18b)。」但鄰居表示,賴雙親並無偏袒妹妹,對兄妹皆公平(於慶璇, 2018)。

 

此種思考與指控,顯示賴男很可能屬於美國精神醫學會出版DSM-5所界定「思覺失調類群」中的嫉妒妄想型(jealousy type)或被害妄想型(persecutory type)患者(林為文, 2016; 蔡佳玲, 2015)。嫉妒妄想是一種病態型思想,病患會從生活瑣碎的細節拼湊證據,證明自己虛構妄想的真實性,最常見的就是患者會指責配偶出軌,並斤斤計較配偶言行舉止作為不忠的推論證明。

 

被害妄想則是病患時常覺得有人跟蹤、中傷、欺騙、毒害自己,或感到身陷某種陰謀詭計(林為文, 2016)。臨床醫師認為被害妄想、嫉妒妄想,都常常伴隨焦慮或憤怒 (王厚中 & 羅素貞, 2012),尤其是正義憤怒(righteous indignation),更有可能導致患者自詡為正義,而正當化攻擊意圖,進一步激發後續的攻擊行為 (王富強, 2011; 王銘川, 1998)。

 

從事暴力行為風險激增376%

 

在實證研究上,英國倫敦瑪麗王后大學生物及化學科學系的奇爾博士研究團隊調查服刑2年以上的性犯罪或暴力犯罪的成年男性和女性,並追蹤他們出獄後的行為。在分析結果中,相較於未罹患精神病的個案,思覺失調症的出獄個案若是未接受治療,其暴力犯罪風險將會激增376%(Keers, Ullrich, Destavola, & Coid, 2014)。

 

針對奇爾博士的研究結果,彰化基督教醫院司法精神醫學中心主任王俸鋼醫師(personal communication, May 30, 2018)表示,此篇研究的樣本來自受刑人,很可能受刑人本身之暴力風險就較一般人為高。

 

過去許多針對類似具藥癮、酒癮經驗者,或早期具有反社會、暴力傾向舊病史的研究也都得出類似的結果。但若是樣本來自「非受刑人」的思覺失調症患者,其暴力風險和一般人相比並不會特別高。因此,若排除掉藥酒癮與暴力犯罪前科患者,則一般思覺失調病患從事暴力犯罪風險和常人並沒有明顯差異 (Fazel, Långström, Hjern, Grann, & Lichtenstein, 2009)。

 

無論如何,大多數研究結果皆顯示,若患者本身就有從事暴力行為的風險,治療會明顯改善,而沒有好好的治療的話,會大程度提升暴力風險。所以,接受「妥適之精神醫療」對思覺失調症患者來說是相當迫切且需要的。

 

十幾萬患者遍布全臺

 

2016年西醫門診(不含急診)的統計數字顯示,臺灣罹患思覺失調症和妄想症接受門診共13萬6038人、141萬6249人次,平均每個患者每年接受門診10.4次(衛生福利部統計處, 2018)。換算下來,罹患思覺失調症和妄想症門診患者約佔2016年全臺人口的0.57%。當十幾萬思覺失調與妄想症患者遍布全臺城鄉,該如何預防牙醫診所悲劇重現?

   

其實不用過度緊張,在現有醫療與衛生機制下,只要重視以下幾件事,就有相當大的機會避免悲劇發生。

 

一、商家當事人該如何面對病患攻擊的危機?

 

1.事先接獲情報

 

據媒體報導,本案牙醫診所負責人王醫師在事發前展現無與倫比的勇氣保護下屬,在獲得通知後,建議加害人的妹妹躲在樓上辦公室逃過一劫 (蘋果即時, 2018c)。未來如有類似情形發生,商家當事人如事先接獲情報,建議預先報警。警方可依警察職權行使法第19條進行管束,或依精神衛生法32條,執行職務時,發現精神疾病病患有傷害他人或自己或有傷害之虞,通知當地主管機關,並視需要送往就近適當醫療機構就醫。

 

2.未能事先接獲情報

 

商家當事人如未能事先接獲情報,面臨患者直接衝入店面的緊急情形,則應以自我保護為優先,確認環境安全。患者衝動型的暴力行為往往不具有計畫性,面臨衝突現場可能還有爭取時間的餘地,專家建議盡量保持至少一個手臂的安全距離,並以柔性的口吻,簡短清楚的勸導為主,並鼓勵患者用冷靜的方式傾訴問題,拖延時間等待警方救援。總之,關鍵就是要避免激怒患者,伺機技巧性的退離現場 (李孟珍, 2017)。

 

二、患者拒絕服藥,家屬該怎麼辦?

 

據媒體報導,近年因賴男開始斷藥,而逐漸失去控制。當患者不願意服藥,家屬也拿病患沒辦法 (蘋果即時, 2018a)。實際上,目前各縣市部分醫院都有提供居家醫療服務,當患者開始呈現拒絕服藥、失去控制等情形,家屬應有警覺意識,積極尋求醫院的協助。

 

舉例來說,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便有提供精神科居家治療,針對無病識感、不願就醫、斷藥停藥、出現干擾、自傷或自殺、攻擊或破壞行為,且家屬無法帶至醫院就醫之慢性病患或精神病患,提供居家到宅服務。

 

居家醫療服務的項目十分全面,包括各種醫療檢查、到宅注射藥物、訂定護理計畫、支持性心理治療、行為治療等等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 2016)。更好的是,前述居家治療服務依健保收費,家屬不必擔心會有額外的經濟負擔。建議家屬如遇到患者開始斷藥、言行怪異、呈現妄想又不願就醫等狀況時,即早撥打精神科服務專線諮詢或申請服務,以預防危機或悲劇發生。

 

三、患者家屬該如何尋求其他資源?

 

全臺各縣市的衛生局都有負責心理衛生的專科,以臺北市衛生局心理衛生科為例,其設有社區心理衛生中心,提供心理衛生諮詢、輔導、心理諮商及心理治療服務,也有社區個案緊急醫療服務。衛生局也會評估個案醫療、社會、教育資源的需求,給予不同的危機處理與轉介服務。

 

近年衛生福利部更為提升精神疾病病人社區照護品質,訂定獎勵項目,鼓勵各縣市轄區內醫療機構積極投入服務或轉介個案。所以,病患家屬只要有任何醫療資源的需求,都可以向社區心理衛生中心諮詢,尋求各方面的協助。

 

結語

 

牙醫診所喋血案是一記響鐘,思覺失調是嚴重的精神疾病沒錯,但更嚴重的是思覺失調患者沒有受到持續、妥當、適量的治療。目前的藥物治療效果良好,而研究證據也指出,當思覺失調症患者在持續接受治療下,確實可以降低患者從事暴力行為的風險。

 

建議政府提升精神醫療資源外,應強化教育病患家屬如何尋求資源,來應對患者拒絕接受治療、斷藥的情況。政府也應該教育社會大眾,當遇到類似的緊急狀況時,該如何保護自己,避免危害發生或盡量降低傷害程度。

 

此外,思覺失調患者的認知思考功能失調,可以說活在自己的世界,新聞媒體不斷報導的怪異言行和冷血殘酷,可能也只是病徵表現的一部份。當悲劇發生,除了事件的血腥與凶手的殘酷,民眾會很想知道該如何預防、如何應對危機。這陣子負能量的事件已經夠多了,建議新聞媒體減少一些負能量報導,多來點正能量吧!(感謝彰化基督教醫院司法精神醫學中心王俸鋼主任、本院犯研中心吳永達主任、鍾宏彬副研究員提供本文修正建議與寶貴意見。

 

※作者為法務部司法官學院研究員/國立中正大學犯罪學與刑事司法博士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