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風:為何寧可聽信網路謠言-從狄剛主教的公開信談起

歐陽文風 2018年06月10日 07:00:00

社會有許多不公不義之事,歷史太多冤案與錯誤,很多都和那些迷信的信徒有關。(湯森路透)

台灣的好友電郵我最近狄剛主教的一封信,雖然我是基督徒,不是天主教徒,但主教在信件開頭就表明這是一封給主教、神父、修女以及教內外弟兄姐妹的公開信,或許這正是好友轉送公開信給我的原因;畢竟基督教與天主教有源遠流長的關係,而且我一直都在美國的天主教大學教社會學,我與天主教也有非一般的關係。

 

我過去曾數次從台灣露德協會聽聞過狄剛主教的名字,知道他對露德與露德員工的關懷與支持,心裡非常敬佩。因此,這次讀到他的公開信,心裡不無震憾,甚至難免失望與遺憾。

 

主教文字溫和,但內容卻令我不敢苟同,甚至覺得不可思議,他對露德的概括簡論,以及對教內外弟兄姐妹的呼籲,委實令我失望,對許許多多認識露德與支持台灣平權運動和反歧視的人,字字句句簡直是穿心的利劍。

 

主教在信裡說「網路顯示,露德協會成立的子機構---台灣基地協會,鼓勵民眾,尤其是年輕人,從事約炮性愛、三溫暖雜交、雙性戀、多P濫交、性虐待,以及倡導同志文化,支持同志運動,而露德協會及露德知音電台則倡議愛滋感染者性權(反對愛滋條例第21條),以及介紹娛樂性用藥 (毐品)和如何對付警察臨檢」,然後表明他寫此信就是「要公開譴責露德協會那些完全不合乎天主教信仰以及中華倫理文化的行為」....以免被「矇騙而陷入網羅,毀了自己的一生」,他甚至呼籲「天主教會內所有司鐸、修女和教友,應立即退出露德協會理監事及其它各項服務,也不要再參加露德協會及台灣基地協會的任何活動....」

 

(圖片取自天主教週報)

 

露德協會針對「狄剛總主教給教會的一封公開信」聲明稿

 

為露德說句公道話

 

身為一名同志基督徒,倡導反歧視的同志運動,而且多次在露德演講,雖然我不是露德員工,與露德協會沒有經濟上的利害關係,但我以為我不能在此事沉默,我覺得我有道德的義務為露德說句公道話。

 

主教對露德的指控,幾乎沒有一句是事實,而且主教似乎也非常聰明的意識到這一點,所以他一開頭就說「網路顯示」,但網路的消息都完全可信嗎?按主教與露德的關係,如他在信中所言「早已退休的我仍然繼續協助,希望這個機構能夠承繼原本的服務宗旨,努力為愛滋病患者提供服務,故2017年的露德20周慶,我還特地出席,以表達我的支持」,我實在遺憾,為何如此自詡愛護與支持露德的長輩,竟然寧可聽信網路謠言,也不直接向露德的負責人與員工查證?

 

鼓勵多P、使用毐品、性虐待等等,完全子虛烏有,這一向是台灣反同基督徒的反同說詞,以合理化歧視,主教竟然不察,以其德高望重的身份重述傳播,實在令人遺憾!露德倡導反歧視運動,如果這叫同運,這種同運有甚麼問題? 同性戀到底錯在那里,主教隻字不提,卻把同志運動與毐品和性虐待相提並論。

 

我完全明白天主教會反對同性婚姻或婚姻平權的立場,但天主教會從過去到今日,在不少課題的立場已經證明錯誤,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2000年對教廷歷年來仇視壓迫異教徒和猶太人、以及歧視女性等偏差行為做出公開道歉。職是之故,天主教會的反同立場如果沒有事實為根據,只是一句聖經反同或傳統反同或教會反同,這豈不與天主教會過去所犯的錯誤一樣,完全不講理? 

 

違反自然不過是藉口

 

我非常遺憾天主教會在21世紀依然反同,甚至以為同性戀違反自然。但甚麼叫違反自然,許多人十之八九語焉不詳。其實,違不違反自然不是重點,對許多反同的天主教徒與基督徒而言,重點是他們認為違反聖經,違反教會的立場,違反自然不過是一種說辭。因為當學者指出自然界的動物亦有同性相吸的事實時,根本改變不了他們對同性戀的看法,由此可見,違反自然不過是藉口。
 
在議論課題,沒有甚麼比講道理更重要,講道理即論證據,不能信口雌黃,不能信口開河。反同性戀的人反對同性婚姻,以為因此社會大亂,他們反對婚姻平權,反對同性戀者領養小孩,以為小孩在「不正常」的家庭成長,心理會「不正常」。

 

但同性戀家庭算不算「不正常」,是不是「不正常」,不是你一句「不正常」就等於「不正常」,要提出「不正常」的證據。同樣的,小孩在同性戀家庭成中,心裡是否會變態,也不由反同信徒一口咬定,我們要看證據。現實中有許多例子,顯示在同性戀家庭成長的孩子心智健康,這些事實我們不能視若無睹,然後繼續攻擊同性戀不正常。
 
反同性戀者的其中之一特徵,就是拒絕看證據,也不想看事實,他們的反對,純粹因為信仰。他們信仰同性戀錯誤,結果就認定同性戀錯誤與不正常,其餘免談。非常令人痛心的是,從狄剛主教的公開信看來,主教似乎與這種人沒有甚麼不同!

 

以神之名 為反而反


 
社會有許多不公不義之事,歷史太多冤案與錯誤,殊不知與這些迷信的信徒有關。不講道理,不看事實,因為偏見和無知,社會自古以來害死害慘多少人,天主教會基督教會,以至我們的社會,難道還要繼續做孽?
 

還有一點不容忽視的是,把一個從事關懷愛滋感染者的機構與性虐待雜交等掛鉤,明顯就是汙名化愛滋,讓愛滋不再只是一種與肝病或肺炎一樣的生理疾病,而演化成了道德的罪,這種思想正是歧視病人的源頭,結果令人恐懼愛滋,令人恐懼同性戀,這豈是一個強調博愛與公義的信仰者所為?
 

愛不只是一個口號,愛需要有實際的關懷行動,如果所謂關懷愛滋感染者只是居高臨下施捨同情,完全不想去與生命對話,不願了解,只是聽信網路消息,拒絕查證是否事實,這不只是一種對疾病的審判,而且還是未審先判,以神之名,為反而反,這不過是一種使自己感覺良好的偽善!

 

※作者為波士頓大學神學博士,紐約市立大學社會學博士候選人,紐約大都會社區教會牧師,同時亦任教於紐約市立大學亨特學院性別研究系

 

 

【延伸閱讀】

●歐陽文風:反同與奴隸制的一體兩面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