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國際遺忘的抗爭:西藏與中國的冷戰

陳心慈 2018年07月02日 07:00:00

西藏經歷數十年的動盪後,已漸漸融入中國。(翻攝自推特)

曾服務於澳洲人權律師全國委員會(ALHR)的律師夏普(Hector Sharp)於《赫芬頓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回顧六十餘年來西藏的抵抗運動如何受到國際忽視,讓西藏人民獨自面對中國夾帶龐大政治、軍事、經濟與人口優勢的入侵,以及西藏人民被遺忘的認同。

 

夏普回顧,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初始,第13世達賴喇嘛曾致信英國,願意提供1000名有力的戰士予以協助。這項善意被禮貌地拒絕,似乎也被遺忘。30幾年後,1950年3萬名共軍入侵青藏高原之際,不管當時在位的第14世達賴喇嘛如何向英國及國際社會疾呼,換來的卻是裝聾作啞或不情願的態度,終究得不到外界的援助。

 

西藏遭中共入侵時,國際社會正值動盪時局:二戰落幕不久的歐洲不願對抗中國,聯合國(UN)的關注則正陷在喀什米爾(Kashmiri)與巴勒斯坦(Palestine)的衝突中。

 

長期以來,中國政府將西藏封鎖,並視為中國領土上的一個偏遠省份,但西藏人並不這樣看。

 

「自由西藏」去哪了?

 

世界大戰後的混亂局勢中,有不少新國家誕生,像是巴基斯坦、孟加拉、南北韓與以色列,西藏卻不在其中。只在1980至1990年間,國際社會中「自由西藏」(Free Tibet)的標籤與T恤曾一度流行。

 

但為何時至今日,巴勒斯坦與喀什米爾獨立運動仍相當活躍,「自由西藏」的運動卻已奄奄一息?

 

比較殖民西藏的前後兩個國家來看:英國以武力脅迫屈服,但中國卻是以漸進式滲透的方式。不若英國1904年的武力突進,中國士兵大舉進駐西藏古都拉薩,然後拒絕離開。在1958年至1962年的大躍進其間,中國對西藏的宗教進行攻擊,許多擁有數百年歷史的修道院和書籍被摧毀,有成千上萬的僧侶被迫放棄宗教信仰來娶妻生子。

 

 

西藏人民起義日

 

1959年3月,中共官員張經武邀請達賴喇嘛至西藏軍區看戲,當時,藏族有人相信「中共要毒殺達賴喇嘛」,因此於10日包圍達賴喇嘛的夏宮羅布林卡,希望勸阻達賴喇嘛赴約,並於街上張貼海報、呼口號,要求所有的中國人離開西藏;17日,解放軍砲擊藏族所佔領的羅布林卡,達賴喇嘛遂於當天深夜離開拉薩、流亡印度。

 

此後,流亡藏族便將3月10日訂為「西藏人民起義日」。

 

第14世達賴喇嘛。(美聯社)

 

中國以「經濟」綁住西藏

 

時至今日,中國提升了對西藏的控制能力,透過小地方來控制整個西藏人的生活,也成功地將西藏融入中國之中,而這成功的控管來自於「經濟誘因」,中國政府在西藏建立了家庭及企業的無息貸款,以及移居西藏的前四年補貼,這樣的誘因也讓西藏人口年增100萬,在拉薩,漢人甚至已經超越了藏族,其他城市像日喀則也正複製此一模式。

 

中國旅遊數據顯示,2012年有超過1000萬名遊客參訪西藏,當中近95%的遊客來自於中國境內,而中國觀光旅遊局也大力行銷「西藏之美」,甚至成為中國中產階級的「必訪」之地。

 

克服交通阻礙─青藏鐵路

 

青藏鐵路。(翻攝自推特) 

 

在英國殖民時期,英國努力拉攏拉薩,因為他們需要一條自印度大吉嶺延伸至英國的供應線,然而,這樣的夢想最終是由中國完成的。

 

中國成功的把西藏與中國各地串連起來,讓上海至拉薩之間5000公里的距離,能夠在48小時內完成。2012年完工的青藏鐵路成為中國政府重要的命脈,它每週能夠完成成千上萬遊客的運輸工作,但最重要的是,能夠提取喜馬拉雅山的礦物資源。

 

夏普文末指出,1948年往後的65年間,共有461件聯合國決議案討論以巴衝突,但只有一件討論了西藏佔領問題。當巴勒斯坦獲得阿拉伯與伊斯蘭世界、以及西方媒體的的支持時,長期獨立遺居於喜馬拉雅山區堡壘的西藏人民則持續孤立下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