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印證集權和庸才往往是雙胞胎-習近平身邊不只有一個胡鞍鋼

黃樂祈 2018年08月09日 07:00:00

此刻中國在貿易戰處下風,歸根究柢要追溯至習近平這幾年放棄韜光養晦和「悶聲發大財」的方針。(湯森路透)

於285至305年在位的羅馬皇帝戴克里先(Diocletian)這樣說過:

 

「有太多的高官互相勾結想要欺騙皇帝!對出於權威而和民眾隔離的皇帝來說,根本就無法分清真假。凡事只能藉部下的眼睛去看,並且耳朵裏聽到的,也全都是謊言。結果把國家重職給了顢頇無能的壞傢伙,有德有才之士則賞以恥辱。就連最偉大的賢帝也成為奸計的犧牲。」

 

專制之下,手執大權者周圍的往往是阿諛奉承之徒,今日中國作了一個典型的示範。

 

學者胡扯竟成「國師」

 

當美國有傳考慮加徵對華關稅之際,中國學術界出現了一件的風波。有「國師」之稱的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被該大學的校友重提他過往多次關於中國超越美國之言論,以為他誤國誤民,聯署要求校方開除他。

 

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過往多次提到中國超越美國之言論。(圖片摘自網路)

 

先說說背景。清華國情研究院成立於2011年,2014年被中國社科院社會科學評價中心發布的報告評為國內第七,2015年更入選全國高端智庫建設試點單位,與中央政府關係可見一斑。至於生於1953年的胡鞍鋼亦非小人物,2014年出版的《中國特色新型智庫:胡鞍鋼的觀點》為中國首本嘗試系統化新型智庫建設的著作。在國內鶴立雞群的智庫及其院長,竟全然有違常理,除了引人發噱,更值得思想此鬧劇的成因和延伸的現象。

 

數年前,適逢北京有意仿效西方設立多個國家級智庫,希冀獨立於官僚的政策建議機構能對國家運籌帷幄有所裨益,《金融時報》發表"China to let 100 think-tanks bloom"一文,提醒讀者:這是源於習近平期望切斷國內思想較獨立學者和媒體向官僚輸送的信息,是以一個中國智庫能否存活,必須權衡政治環境。上月,提倡經濟自由化的民間智庫天則經濟研究所辦公室大門突遭焊死,似乎被該報一語成讖,中國智庫數目的增加,並不能協助具實權的政府看清大局。更糟的是,相對2016年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向中南海預測國民黨會勝出大選的荒誕,錯判中美貿易戰形勢的後果將嚴重得多。

 

一人集權:最糟的專制模式

 

今年3月,中國成功修憲,國家主席任期從此能「永續」,為習近平集權下了重要的一步棋。可是,這對中國的發展有何意義?回首習近平上任以來為權力所作的部署,讓人想起雍正年間設立的辦理軍機處(下作「軍機處」)。

 

貿然在弱肉強食的國際社會中提倡中國夢、一帶一路、中國製造2025。這種與改革開放截然不同的執政作風,顯然源於對國內外形勢的錯判。(湯森路透)

 

雍正七年(1729),滿清西北一帶局勢不穩,為了保密處理和應對軍情,雍正決定設立一個直接向自己問責的謀劃機構,稱之軍機房(後易名為辦理軍機處)。耐人尋味的是,縱觀整場西北戰役,損耗極大,證明軍機處的運作並不理想,不過,戰後這個機構非但沒有消失,更逐漸演變得更有規模(譬如密摺)。主因無他,明顯是雍正在其中找到繞過內閣和議政王大臣會議的棧道。乾隆繼位初期雖曾短暫撤除軍機處,改與總理事務王大臣共商國家事務,但終因政治原因又復設。但是,乾隆年間之軍機處對朝廷的破壞遠較雍正糟,因為這個皇帝專屬的活寶貝,竟成為乾隆四十一年(1776)獲授軍機大臣的和坤亂政之渠道。由於和坤盡得龍心,在乾隆未仙去前都大權在握,嘉慶和眾朝臣也只能莫奈何,眼白白看著康熙和雍正辛苦經營才得來的所謂盛世急轉直下。一個意味皇帝是大贏家的機構,竟為滿清埋下滅亡的種子,不可謂不諷刺。

 

回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史。親嚐過文革滋味的鄧小平在上世紀70年代末復出後,為人熟悉的是以他作首的中央紀委提倡堅持集體領導、反對黨內個人專斷的見解,成為1982年中國憲法規定國家主席和副主席不得連任超過兩屆之端倪。雖然後來不見得鄧小平開明,至少繼承者江澤民和胡錦濤在表面上均要「退位讓賢」,與毛澤東的「一言堂」相比,江李朱和胡溫體制勉強可以用「爛船也有三分釘」形容,就如清初的八王共治也是專政,但較軍機處對國家已算利多於弊。然而,當習近平上台後開始為自己集權鋪路,就宛如乾隆對軍機處湧溢的專權垂涎三尺而再投身其中,結果身邊就只容得下高呼「成功超英趕美」的小人。國家已呈衰勢卻敢自稱「十全老人」的乾隆就是這樣生成的。

 

此刻中國在貿易戰處下風,歸根究柢要追溯至習近平這幾年放棄韜光養晦和「悶聲發大財」的方針,在軍事、技術、制度、軟實力都未成熟的情況下,貿然在弱肉強食的國際社會中提倡中國夢、一帶一路、中國製造2025等靡麗的目標。這種與改革開放截然不同的執政作風,顯然源於對國內外形勢的錯判。觀乎中國最近的外交內政動作,外先有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應對中美貿易談判完全失敗,後竟以為自己有能力拉攏歐洲抗美,內則希望把富利用價值的香港融入中國大灣區,一個略有常識的人都嗅到箇中的焦味,北京政府倒滿有自信,不正反映那些國家官僚以及智庫之水平?乾隆身邊有一個和坤,但習近平身邊肯定不只有一個胡鞍鋼。

 

※作者現居香港,自由撰稿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