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黃國昌的焦慮與時力黨的困境

主筆室 2016年11月07日 07:01:00

黃國昌的臉書文透露時代力量對發展的焦慮。(葉信菉攝影)

作為台灣政治版圖中的「小綠」,時代力量用以下兩種方法區隔出政治市場:第一、強調「天然獨」的政治基因,切割一個比民進黨更「獨」的立場;第二、貼近年輕人,在眾多社會議題上(如同性婚姻、勞工工時與土地迫遷等)標舉更前進、更絕對的價值。直到目前為止,黃國昌的操作尚稱允當,在兩年後的地方選舉(尤其是地方議會),時代力量勢必將大有斬獲。

 

但在上週,黃國昌在臉書上貼出一張立法院議場休息室的照片,裡頭出現國民兩黨的黨鞭與前後任立法院長蘇嘉全、王金平,及少數立院議事處官員。黃國昌怒控這群人躲在議場背後的小房間,進行體制外的密室協商。他要蘇嘉全院長與林志嘉秘書長出來解釋,「這就是你們高舉的透明國會嗎?」

 

熟悉立法院運作的人都知,立法院的正式協商必須有會議紀錄,並讓所有黨團簽名認證;黃國昌貼出的照片場景既然無時代力量參與,那就是一場非正式的意見交流,這樣的意見交換可能出現立法院的任何角落,實在很難說是「密室協商」。何況,既是「密室」,黃國昌如何進去?既然進去也拍照了,卻掐頭去尾沒對照片的背景做解釋,就逕行對外指控其他政黨,這當然很難讓立法院其他黨團成員與立法院的媒體記者同意信服。

 

透明國會的目標在於外界可以透過議事轉播與記錄追蹤所有的法案預算進入立法院的流變過程,進而形成責任政治,這必須大修《立法院職權行使法》,建立委員會中心主義、資深制以及調整院會的質詢制度,所謂的公開轉播其實只是末端。否則,在每個立委頭上加裝攝影記錄器不更簡單?這些道理黃國昌不可能不懂,但他還是透過一篇臉書文區隔「既得利益的大黨」與「受欺負的小黨」、「密室協商的大黨」與「爭取公開透明的小黨」;但如此簡單的二分法其實透露黃國昌對時力黨發展的焦慮。

 

從台灣的政治光譜來看,激進獨派固然有市場,但卻非絕對。這從昔日的建國黨與台聯黨幾乎銷聲匿跡,以及今年初選舉時,時力黨一度聲勢扶搖直上,最後卻因為民進黨的告急牌與選前一晚的周子瑜事件,導致選票大幅回流民進黨可見端倪。由於台灣的政黨橫跨統獨與傳統左右的屬性,加上單一選制的設計,讓小黨很難純粹透過理念的伸展獲得支持,往往以更激進的進步價值與更高的媒體曝光度(即便有高度爭議)來維繫政黨發展。

 

但這種短線操作並不健康,除了小黨本身的人才匯聚功能本來就不若大黨外,台灣內部不等邊三角形的政黨結構,也導致不少時力黨的選民根本不允許時力黨的立委站在民進黨的衝突對立面。在刪除國定七天假的議題上,時力黨尷尬地與國民黨站在同一陣線,若不能透過覓尋替代方案(諸如同步調整特休假與成立勞檢專責機構),區隔與國民黨的立場,一旦藍綠的衝突升高,將會抵銷時力黨在勞工議題上的斬獲。

 

作為一個新興政黨,時代力量若無理念上的深耕,以及在國會場域裡,與其他政黨縱橫捭闔的政治手腕,透過政治操作所獲得的跟隨者其實很虛幻。這是台灣政治對崛起中政黨最嚴酷的考驗,也是時力黨最艱難的挑戰。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