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儉專欄:台灣綠電的黑色謊言

方儉 2016年11月08日 00:07:00

拚命推動太陽能,對於台灣的總碳減量並無幫助,反而經常因為無法接進電網,只能以「作功德」的心態推動。(葉信菉攝影)

一個謊言,要10個謊言來掩飾 ,10個謊言要100個謊言來圓謊,台灣的「綠電」是在一連串謊言中構築成的黑色陷阱中發展。

 

很高興日前聽到能源局說自願性綠電認購計劃要喊停了,因為謊言終究是謊言,狼來了,最後沒有狼,是玩不下去的。

 

自願性綠電認購背景

 

2011年底,雙英對決的選戰開打之際,德商背景的英華威風力發電公司董事長費弗樂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公開表示,將撤資並退出台灣的風力發電市場,這對馬英九政府吹嘘的綠電環保政績、2010年通過的再生能源發展條例而言,不論在國內,也在國際上變成了笑話,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台灣綠電價格被打壓,使得綠電業者經營不下去。

 

所以2012年初,經濟部能源局匆匆召開公聽會,提出「自願性綠電認購辦法」,鼓勵企業認購綠電,原打算提高綠電價格每度3元,在試行3年期間,只收1.06元。

 

這看起來好像回應了費弗樂的抗議,圓了馬政府的「提倡再生能源」的「說謊動作」,但是這基本上是一連串綠電謊言的開始。

 

因為《再生能源發展條例》規定:「電業及設置自用發電設備達一定裝置容量以上者,應每年按其不含再生能源發電部分之總發電量,繳交一定金額充作基金,作為再生能源發展之用。」

 

這也就是再生能源發展基金的來源是非綠電,但是能源局顛倒黑白,移花接木,反過來讓綠電付這筆錢。

 

綠電謊言的荒謬點:

 

一、公然違反再生能源發展條例。能源局徵收再生能源發展基金的對象變成綠電,完全不合法,也不合理,在歷次公聽會中,我數次提出,列入記錄,但充耳不聞。

 

二、綠電幫黑電邀綠電基金。能源局不敢向台電、民營的火力電廠收綠電基金,以怕綠電會帶動電價上漲為由,每度象徵性收每度幾分錢,費弗樂的抗議行動,讓能源局打蛇隨棍上,把徵收對象改為綠電,而且獅子大開口,一下就要幾塊錢,後來以1.06元為試辦。

 

三、違反國際綠電慣例。國際上都是課徵黑電的錢,沒有人向綠電課徵費用的,向綠電徵收高額的「綠電附加費」等於是處罰綠電。

 

四、中飽私囊。綠電如果要以價付費,用電戶買電的溢價也應該付給綠電業者,而不是由台電代收交給能源局。這一來,綠電業者不但沒有得到好處,還讓外界以為綠電業者收到什麼好處,錢全被能源局給A走了。這讓台電、民營火力電廠省了付再生能源發展基金的錢,剛好中飽私囊。

 

五、賬目不清。國際上綠電都有清楚的帳目,就像電的「生產履歷」,交待哪家綠電電廠產生多少,何時產生,才能計算發電成本,作為收支電費的依據;但是台電、能源局根本就把綠電和黑電攪和在一起,魚目混珠,根本分不出綠電的產源。

 

六、惡意墊高綠電成本。台灣除了老水力發電外,綠電的發展非常有限,我在2012年公聽會中指出,如果把按國際慣例把太陽能、風力、地熱、2005年以前的水力加起來平均,一度電的成本不到2元(因為水力佔了90%,每度只要1.5-1.8元),而能源局不顧國際綠電的認定規則,反以2010年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後的才算綠電,這等於一方面把台灣的綠電總量砍掉九成,為的是墊高當時的綠電成本,圓馬英九到處說「台灣綠電很貴」的謊,而馬英九可能是有口無心,這些資料全是台電和能源局提供的。

 

七、嚴重妨害企業國際競爭力。因為國際採購以碳排放作為指標,少了最大宗的水力綠電,台灣企業在國際競爭上就少了綠電重要的摃桿,讓企業可用的綠電減少,這是讓企業就算多花錢也買不到綠電,在全球供應鏈的環保積分少了很多。

 

八、國際不承認台灣的綠電減碳。能源局「任性」界定綠電,成為國際笑話,谷歌不承認台灣的綠電就是個例子,國際企業有一套認定綠電減碳的標準,就連上海的蘋果直營電都標榜「本店全部都是再生能源供應」,取得蘋果公司國際認可,但是台灣的綠電賬目不清不楚,連邊都搆不上。

 

推動太陽能變成「做功德」

 

國際社會在認可是不是綠電,有一個很重要的「額外性(additionality)」,也就是這一度的綠電產生,是否減少了黑電一度電。

 

綠電沒有併網,綠電就算發了,也送不出去(李隆揆攝影)

 

台灣這幾年核電因為老化、故障,幾部機組長年無法運轉,所以用燃煤來替代,而綠電雖有進展,但數量有限,遠不如黑電增加的速度,所以綠電的「額外性」完全無法體現。

 

現在很多環保團體沒有搞清楚情況,還拚命推動太陽能,這對於台灣的總碳減量並無幫助,反而經常因為無法接進電網,只能以「作功德」的心態推動,這是「幫倒忙」,因為太陽能板的生產是耗能的,不能併入電網取代黑電,這等於像是有些「慈善事業」的「放生」之舉。

 

別說環保團體,蔡政府的20GW的太陽能發電計劃更是可怕,他們連在哪裡設有利於再生能源發展都不管,就從地層下陷、受污染農地找出路,雖然可以用綠電來補助農民,減少政府每年千億的農業補助款,但也是杯水車薪。

 

現在一群沒有綠電經驗、資格的炒手進場,目前南部幾縣市的「綠電預定地」一甲地的租金飆到5、60萬,比種什麼都好賺,讓農民就恨自己的農地沒有下陷、污染。

 

這一來,現在綠電不但沒有併網計劃,沒有併網,綠電就算發了,也送不出去,更何況20GW非常大,會嚴重衝擊到現在台灣的48GW的發電量、電力系統,也完全沒有聽到蔡政府官員在這方面的論證。

 

我擔心台灣沒有規劃未來綠電系統如何與現有電力系統併聯,或是準備發展「微電網系統」,未來的大太陽能、大風力計劃發展下去,會變成中國西北大片的太陽能、風機都在發電,但是沒有聯網,根本是100%的浪費、耗能。

 

環保團體、政府各盡所能,各取所需就罷了,企業不能搞不清楚自己的碳排放、減量計劃。

 

這是一份有趣的名單,綠電自願認購實施三年,竟要吹熄燈號,這些企業不明不白的加入綠電認購,現在又不明不白的退出,最糟的是,他們買的綠電不被國際承認,所以谷歌原來要買綠電,後來作罷。

 

有些人以為綠電和其他的黑電(火力、核電)混在一起,如何區分?其實電的分配就像「土地持分」一樣。假設房子是蓋在在100坪土地上的公寓大樓,共有10戶,每戶就依其房舍大小或合約各佔其土地持分。就算綠電極小部分,但是它的位置是三角窗店面,還是可以分出來的。

 

沒想到這些綠電認購企業老板們(奇怪沒看到鴻海、遠東集團的企業)各個英明神勇,說起環保都非常上道,但是碰到台灣這麼離譜的綠電還付錢買單「作功德」,其實是在幫黑電助紂為虐。

 

我在推動「公民電力公司」時,發現最困難的是和大家溝通電、電力系統的原理、邏輯時,對方完全沒有反應,因為大家對於「電」這個每天都在用的「東西」十分陌生,一副民智未開的狀態。

 

看到這些台灣大企業不顧股東權益,環境責任,亂花錢買「反綠電」,還能沾沾自喜,那麼小老百姓搞不清楚,算得了什麼?

 

我更擔心的,國際最夯的綠電都搞不清楚的台灣企業家,只知道向政府行政命命曲意承歡,如何在國際競爭?

 

※作者為公民電力公司發起人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