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電通過勞悲劇的AB版

陳威臣 2016年11月08日 12:15:00

去年底一名剛進入電通工作半年多的優秀員工高橋茉莉,被人發現從員工宿舍跳樓自殺,日本厚生勞動省東京勞動局10月初公布調查結果,認定高橋茉莉的自殺,與長時間過勞有關,揭開了電通過勞企業的真相。(美聯社)

2015年12月25日,一名剛進入電通工作半年多的優秀員工高橋茉莉,被人發現從員工宿舍跳樓自殺,年僅24歲。結果厚生勞動省東京勞動局所屬的三田勞動基準監督署,在今年10月初公布調查結果,認定高橋茉莉的自殺,與長時間過勞有關,這個事件不但引起全日本的關注,也揭開電通這個過勞企業的真相。

 

株式會社電通(Dentsu),不但是日本最大型的廣告公司,也是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單一廣告企業集團,成立於1901年,已有115年的歷史,員工將近7千人,本社位於東京新橋的汐留,本社大樓氣派豪華,這棟樓高48層的超高層大樓,是聘請法國著名建築師讓.努維爾(Jean Nouvel)所設計,如此氣勢的電通,一直都是莘莘學子畢業時,最想入社就職的企業。然而這樣的表象,卻是累積了員工過度勞動的成果。

 

高橋茉莉在畢業就職之前,個性活潑開朗,外型亮麗又十分優秀的她,自東京大學畢業後,即進入了人人稱羨的電通上班,擔任網路廣告相關的業務。然而進入職場之後,不但天天過勞加班,而且還得承受來自長官的壓力,最後在身心承受不了的狀態下,最後選擇了結束生命。這樣的一個悲劇,在經過勞動部門的調查後發現,高橋茉莉從2015年10月開始,加班時數大幅增加,一個月的加班時數居然高達105個小時,而且居然還有53個小時都沒有離開過公司的紀錄,這樣不正常上班制度,最後導致高橋的自殺。

 

更誇張的是,經過調查之後發現,高橋茉莉10月份在公司內的加班資料是69.9小時,但由於電通規定一個月員工加班的時數上限是70個小時,這樣的數字明顯與事實不符,也因此東京勞動局在10月14日發布,將要針對電通本社以及關西、京都、中部等三個支社,進行強制勞動檢查。

 

電通的加班資料有AB版本

 

11月7日上午,厚生勞動省「過重勞動撲滅特別對策班」的大隊人馬開進電通本社及其他三個支社,以違反勞動基準法的名義,進行強制搜查。由於電通的加班資料有所謂的AB版本,這樣的狀況也顯現了企業為了規避責任與罰則,不惜違法造假的陋習,也因此這次的搜查,外界解讀為是日本政府為了打擊企業過勞問題的展現。

 

目前日本是以一個月加班時間80小時為基準,來監察企業是否有過勞的問題,也因此近來大部分的企業,與工會協商時都會規定每個月的加班時間不得差過80小時,而電通也不例外,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搞出AB版本的加班資料,最後導致新進員工自殺的悲劇。

 

而在10月8日電通被判定高橋自殺與過勞有關之後,電通也對外宣稱,即日起將要求員工晚上10點之後,不得留在公司加班,也在10點之後強制關閉大樓的照明設備,也因此有人在晚上10點之後拍攝到,電通本社大樓昏暗一片的景象。言猶在耳,10月底卻有網友貼出一張在清晨5點拍攝電通本社的照片,並且嘲諷說原來電通要求晚上10點統一下班,但改成早上五點就要上班了,由此可得知電通過勞的現象並沒有改變。

 

其實,電通的過勞悲劇,高橋茉莉並不是第一人,早在25年前就已發生過了,1991年8月27日,一名入社第二年的電通男性職員大嶋一郎,被人發現在自家上吊身亡,家屬認為大嶋一郎會自殺,是因為公司過勞有關,因為平常白天有滿滿的會議與雜務要處理,根本沒空處理長官交辦的企劃,只能大量加班因應,最後身心俱疲的大嶋才會走上絕路,因此要求電通賠償。但電通卻認為大嶋加班的時數並沒有超時,而且還認為限制外的加班是大嶋自己太過拼命,公司並沒有要求必須如此。

 

過勞企業電通只是冰山一角

 

這個案例在法院纏訟了9年,最後2000年時由最高裁判定,認為電通不但沒有盡到雇主應照顧員工身心、以及維護勞動環境的義務,而且還假造加班紀錄,讓大嶋實際的加班狀況與記錄不符,判定家屬勝訴,最後電通賠償家屬1億6800萬日圓。這個被稱為「電通事件」的判例,也讓日本得過勞死與勞災認定,擴大到員工因過勞問題而自殺、死亡與身心疾病等狀況,算是日本勞動判定上的一大進步。由此可瞭解,其實電通在過勞與員工加班紀錄造假的問題上,已是累犯,也因此11月7日的強制搜查,可以說是日本政府打擊過勞企業的第一步。

 

此外,厚生勞動省也在10月7日發表過勞死對策白皮書,除了讓民眾了解目前日本過勞的現狀與過勞死的認定之外,也敘述了過勞死等對策推進法的制定,這代表了日本政府認為目前日本職場的過勞狀況嚴重,因此必須要透過法律制定,來遏止企業過勞加班的狀況。這次電通遭到強制搜查,大批資料都被勞動基準監督官押走,也讓電通過勞的現實攤在陽光下。然而目前厚生勞動省也存在著勞動基準監督官人手過少的問題,如果日本政府要全面遏止過勞事件持續發生,增加人力已是刻不容緩了。

 

許多日本民眾也期盼政府的作為,能讓許多過度勞動的企業有所警惕,畢竟過去已經發生過太多因過勞而失去生命的事件,而且許多企業都適法律於無物,縱使在日本違反勞動基準法已屬於刑事案件,是必須遭到判刑的。大企業是如此,中小企業的狀況就更加惡化,因此過勞企業電通,只不過是冰山的一角罷了!

 

※作者為資深政治工作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