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壯專欄:媒體該怎樣對抗川普這隻黑天鵝

王健壯 2016年11月17日 07:00:00

川普在競選期間不斷咒罵主流媒體,不斷揚言要控告媒體,不斷對媒體說謊。這樣的人一旦入主白宮後,媒體要如何分辨他說的到底是謊話還是真相?(美聯社)

川普像黑天鵝一飛沖天後,美國主流媒體卻像垂死的天鵝,一片哀鳴。

 

《紐約客》總編輯瑞姆尼克(David Remnick)寫文章一向冷靜,川普當選那天,他卻以「美國的悲劇」為題寫下他選後第一篇專欄,毫不掩飾他的激憤、困惑與憂慮。

 

在《紐約時報》寫專欄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為文也一向理性,但川普當選後,他寫的專欄劈頭第一句話卻是「現在我們還能怎麼辦?」茫然大於憤怒。

 

瑞姆尼克視川普當選是共和國的悲劇,也是憲法的悲劇。他甚至引述歐威爾(George Orwell)說過的話「人們總是會個別或集體表現得愚蠢、不計後果與自我毀滅」,來形容他對那些支持川普選民的不滿。他雖然說「法西斯不是我們的未來」,但卻擔憂「選舉結果無疑是走向法西斯的開始」。

 

克魯曼不但形容把川普送進白宮是「世紀性的錯誤」,他也提醒「那些被嚇壞的人」,這場選舉的餘波,不僅關係未來4年,也關係未來數十年,甚至數個世代的命運。

 

克魯曼與瑞姆尼克的哀鳴,其實祇是兩個抽樣。多數主流媒體不但在問,選舉結果怎麼會這樣?他們也在問,美國怎麼會走到這個地步?以及媒體未來要怎麼辦?這些都是讓他們困惑難解的大哉問。

 

據統計,投票前支持希拉蕊的報紙有50多家,力挺川普的祇有兩家,但這股排山倒海的聲勢,在投票所裡卻像空氣一樣消失了。選舉揭曉後,所有主流媒體都變成了被人訕笑的對象,反而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網路媒體《Breitbart News》瞬間爆紅,儼然是與川普比翼齊飛的另一隻黑天鵝。

 

從專業來看,《Breitbart》其實祇是個網站,而非媒體。它被視為「另類右派」的大本營,專以散布謠言與陰謀論為能事。但他的老闆Steve Bannon,被川普在選戰後期挖去當他的競選總幹事後,《Breitbart》頓時水漲船高,川粉對它趨之若鶩,反川普的人卻嘲笑它是川普的《真理報》,希拉蕊也公開指控它是民主黨的頭號敵人。

 

但《真理報》的前老闆Bannon,卻被川普欽點為他的白宮策略長,未來將與白宮幕僚長形成西廂的二元權力核心。一向瞧不起他並且視他為黑暗力量的主流媒體,未來要如何與他打交道?如何不被他策略所騙所誤導?甚至在不知不覺間變成另類的《Breitbart》、另類的《真理報》,變成謠言與陰謀論的傳聲筒?

 

川普在競選期間不斷咒罵主流媒體,不斷揚言要控告媒體,不斷批評第一修正案給媒體太多保護,更重要的是,他不斷對媒體說謊。這樣的人一旦入主白宮後,每當他主持白宮記者會時,媒體要如何分辨他說的到底是謊話還是真相?

 

這樣的困惑,所有媒體都有。最新一期《大西洋月刊》有篇文章,標題就是「美國媒體完全沒有準備要如何採訪川普總統」。文章中有句話「對那些說天空是綠色而不眨眼的人」,記者能其奈他何?克魯曼在小布希當總統時,曾經批評媒體偽善到「不敢叫黑桃是黑桃」,偽善到明知地球是圓的乃是科學真實,卻會寫出類似「地球的形狀:一個有爭議性的觀點」這種假裝客觀的報導;難道對川普,媒體也要援例辦理?

 

川普當總統,不但是美國媒體的悲劇,而且是悲劇的開始。但也有樂觀的人認為,「the worse, the better,越糟糕越好,越黑暗的時刻越會有尋找光亮所在的決心。」《哥倫比亞新聞評論》的總編輯Kyle Pope,在媒體一片哀鳴聲中,給主流媒體的當頭棒喝就是:「別驚慌,現在正是重新當個反抗者的時刻。」

 

反抗者本來就是媒體的本色。20世紀初期那些挖掘政商黑幕的扒糞者,50年代挺身對抗麥卡錫主義的那些記者,70年代揭發尼克森水門醜聞謊言濫權的那些媒體,都是黑暗年代裡閃爍在天際的星星;星星就是方向,就是榜樣。

 

【上報徵稿】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