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壯專欄:那些到第五大道朝聖的媒體

王健壯 2016年11月23日 14:02:00

紐約第五大道上的川普大廈(Trump Tower),最近像是政治麥加,也像是臨時白宮,供川普「召見」各媒體高層。(美聯社)

紐約第五大道上的川普大廈,最近像是政治麥加,也像是臨時白宮。

 

來川普大廈朝聖的人,有心急如焚的日本首相安倍,他被日本媒體嘲笑是趕著來朝貢;有想當官分一杯權力殘羹的極右派政客;也有競選期間被他罵到臭頭的媒體。

 

川普在臨時白宮「召見」的媒體高層,都是電視台老闆與當家主播。他們過去與川普為敵,現在卻期待與他的關係重新開機。但誰也沒想到,這場聚會卻成了一場聽訓大會,舊恨未消的那位未來總統,被形容像是行刑的火槍隊一樣,「一個俘虜也不留」,把他的那些宿敵狠狠地痛批一頓,這場會面的結果是:川普不亦快哉,媒體悔不當初。

 

歷史上當面痛罵記者的美國總統並不少,老羅斯福、小羅斯福、杜魯門與尼克森,都做過這種事。但那些總統祇是針對個別記者而罵,總統當選人川普卻是對著一群媒體高層開罵,而且罵到連遣詞用字都不修飾,罵到連做人基本禮貌都不顧。

 

《CNN》總裁Jeff Zucker雖是媒體龍頭之一,但川普卻劈頭點名罵他:「我痛恨你的電視台,在《CNN》工作的人都是說謊的人,你應該感到羞恥。」Zucker被吐了一臉口水,但他並未憤而離席抗議。

 

給Zucker當頭下馬威後,川普又對著滿屋子的媒體高層說:「這個房間裡,都是一群說謊、欺騙、不誠實的媒體,你們都錯了,都短視到沒看見我勝利的癥兆。」

 

這些平常在鏡頭前權威十足、在社交場合備受歡迎的媒體名流,在極右媒體所形容「被川普痛擊」、「被川普吞吃」後,有當場跟川普翻臉嗆聲嗎?沒有,不但沒反擊,他們反問川普的問題竟然是:「你為什麼不同意記者跟隨採訪?」「將來你住白宮,家人住紐約,生活上要怎樣安排?」溫良恭儉讓到像一群受驚的羔羊,乖乖聽訓,乖乖發問。

 

川普跟電視台高層見面,事前講好的條件是不列入紀錄,也不對外洩露。但媒體為什麼要接受這個條件?《華盛頓郵報》一位記者就在推特上留言說:「他們(媒體高層)沒從過去18個月採訪川普的經驗中,學到半點教訓。」過去18個月,電視台為了收視率,對川普有聞必報,等於送給他數百小時的免費廣告,但結果卻讓川普的黑暗言論吞噬了美國民主。

 

繼電視高層到川普大樓朝聖後,《紐約時報》也約訪川普。但《紐時》終究是《紐時》,他們與川普見面的地點,在第八大道的紐時大樓,而不是第五大道的川普大廈。

 

但即使《紐時》沒去臨時白宮朝聖,他們對川普的專訪也是有禮有節點到為止,並不像啄木鳥那樣狠狠啄食樹幹。例如川普誇稱他的女婿有能力帶來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和平,《紐時》記者卻未追問他女婿何以有此能力?何以其他政客數十年做不到的事,他女婿可以完成?

 

又例如,《紐時》記者雖問到未來白宮策略長Steve Bannon,以及他過去經營的《Breitbart News》,都有種族歧視等極右前科,川普卻輕描淡寫回答:「如果Bannon是種族主義者,我根本就不會用他」,「《Breitbart》與《紐時》沒什麼不同,祇是保守一點」,就一語帶過。但其實那個人與那個媒體的極右紀錄多得不計其數,《紐時》卻輕輕放過未再舉例追問,又讓川普再一次合理化那些極右派的黑暗作為。

 

想要正常化與川普的關係,但結果卻可能讓川普跟他的黑暗勢力獲得了正當性,這就是美國媒體目前的兩難,或者說是美國媒體面臨的迫切危機。

 

當然,更恐怖的是有些媒體已開始「正常化川普」的行動,正常化他那些無知、偏執的言行。但川普是正常的政客嗎?聽聽這段對話:「你後悔競選期間某些不適當的言論嗎?」「不後悔,因為我嬴了」,講這種話的人正常嗎?政治的某些原則能因選舉結果而改變或放棄嗎?

 

那些到第五大道朝聖的人,如果也相信「成功有一百個父母,失敗卻是孤兒」,則可以預言:美國媒體危矣。

 

【上報徵稿】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川普 安倍 紐時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