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聯盟】貼出關鍵對話證據 鍾培生正式對Toyz提出告訴!

用LINE傳送
遊戲中心 2016年11月23日 15:37:00

今日HKES戰隊的老闆鍾培生在自己的臉書上發文表示將正式對前旗下選手劉偉健(Toyz)提出告訴,雙方自從Toyz為了解約爆料HKES打假賽事件(最終該事件官方裁定為HKES並未直接影響 TPA 與 MSE 的季後賽晉級,但是此種戰術運用之行為違背運動精神裁定進行罰款)後就徹底撕破臉。

 

該場賽事相關影片

 

之後多次雙方多次在網路上和社群上隔空交火,最終在Toyz宣布和鼎岳集團一同進行合作並發表聲明書後,鍾培生也在臉書回應了「不自量力」四個字後再次貼出聲明,強調Toyz依舊為旗下之合法員工,並且表示後續將會採舉相關法律行動,而今天正式成為HKES法律行動開始的日子。

 

以下是鍾培生臉書原文:

 

明天是正式入稟告票的日子,這是我最不樂見的結果。在家裡,偶爾會瞄到那塊久經磨損的Razer滑鼠墊,我總是像暮年老人一樣陷入回憶漩渦,那是一個無止境的迴圈,因為事情早已到了難以解決的地步,讓這個漩渦夾雜了許多痛苦。

 

儘管我已經忘了這塊滑鼠墊交到我手上的過程,唯一確定的是,我們對未來意向的一致性,與你稱兄道弟或許讓有些人覺得煽情虛偽;但我一直相信,你值得我把大量投資放在你身上,我們能並肩向前走,是兄弟、也是隊友。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一向錯綜複雜,歸根究底還是源於信任。很遺憾到最後走上了法律途徑這條路,這或許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案,卻是目前唯一的辦法。過去有些人責怪我,認為我會把你冷凍到合約結束,儘管我能阻礙你的方法有許多,但我並不希望去做這些事情,我也不願意去毀掉一個世界冠軍的職業生涯。無奈公司早就不是那一家只由幾個滿腔熱誠青年所組成的同好會,無論我跟你之間發生了什麼問題,我必須要向投資者、股東乃至同事交代,特別是你在台港澳的地位令事情變得更受曯目,讓這個合約問題變成一個需要跟台港澳戰隊老闆交代的事情。正如我所說,許多事情已經不是我說了算,為了公司利益與發展著想,我必須根據合約內容,追討雙方議定的違約金,把公司的損失降到最低。這中間很難取得一個平衡點,也因此讓你感到不愉快。現在我要求的並不多,也不想被說妨礙你的發展,若你希望離開HKE,你只需要履行合約交付註明的違約金,讓我能給投資者、股東與公司同事一個交代,相信沒有人會有半點怨言,而這也會是雙方皆贏的局面。

 

從去年八月開始,雖然我倆已斷了聯絡,但這不代表事情已經結束,也不會憑空得到解決。過程中我想無論是你或是我都收到許多來自他人零零碎碎的截圖,讓本來能和平解決的事情都變得談不攏。有一段時間我們透過中間人作溝通,卻因為消息傳遞的不完整,產生出更多的問題與誤會,也許這才是事情一直沒有得到解決的原因,也因此看到這些不實的消息傳遞,讓我感到格外感傷。比如寶哥曾經聯絡過我,說要把你在台灣的商標賣給我,這事情你知道嗎?違約金的事情你是否又知道,你指派的中間人,兄弟們一直以不完整的截圖來溝通,他們會否是希望從中圖利,拿到更多的抽成?讓我們雙方一直誤會對方,難道這是兄弟應該對待你的方式嗎?你與你的「兄弟」所有對話現在都被轉送到我的手上,這你又知道嗎?前陣子,有人還教唆你利用所謂假賽的事情作要脅,我並不知道他們的動機在那,但顯然他們想從你身上獲利而套你話。或許重來一回,就可以避免這些背叛,現在我也不希望再對你落井下石。

 

事到如今說什麼也是枉然,這些誤會早已都纏繞在一起到一個死結的程度,我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解決。我在公司初創時所有的資源都給了你,卻還是換來這個結果,而你也為了這件事情躲了一年。最近你又找到一位你覺得對你很好的新金主,但如果你的新金主對你這麼好,早就幫你付了違約金,你怎麼還會需要跟我打官司?更糟糕的是,我最近聽到有人教唆你在香港申請破產,並把資產轉移到台灣,希望躲過違約金並把自己的損失降到最低。我勸你別做這種蠢事,破產脫產並不是你幻想般美夢,背後的代價不是一兩年就能抵消。

 

再見了兄弟,未來或許我們沒有再聚首的機會,也願我們的關係不會於從兄弟變成敵人。希望你知道我一直對你都沒有任何敵意,反而很謝謝當初你加入HKES的付出。無論如何這些事情對我來說都是非常寶貴的經驗,我會把這些經驗轉化為公司成長的養份,未來我相信大家都可以更好的!

 

HKES戰隊的老闆鍾培生也在臉書上附上了相關證據圖片(點擊圖片可放大):

 

 

 

一起加入上報遊戲圈粉絲團來掌握最即時的英雄聯盟更新資訊吧!
上報遊戲圈粉絲團:https://goo.gl/XVg5SQ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