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躍登「國際打擊名人堂」 朱宗慶:10年內退休

陳怡杰 2016年12月31日 19:14:00

國際打擊樂藝術協會(PAS)現任會長希爾(Julie Hill, 左)頒發打擊樂最高榮譽「名人堂」(Hall of Fame)獎座予朱宗慶。(朱宗慶提供)

 

 

華人第1、亞洲第2

 

2016年與美國爵士鼓演奏家索夫(Ed Soph)一同獲選進入「國際打擊樂藝術協會」(Percussive Arts Society, PAS)名人堂的朱宗慶,是史上第2位獲此榮耀的亞洲人,上1位得遠溯1993年日本馬林巴(Marimba)演奏家安倍圭子(Keioko Abe)。

 

慶賀酒會中,朱宗慶與另一位2016年「打擊名人堂」獲獎者索夫(Ed Soph)。(朱宗慶提供)

 

安倍圭子也是多年好友的朱宗慶直言「這是全球打擊樂界最高榮耀,對我、對台灣都是極大肯定。」「年輕時覺得『名人堂』離我非常遠,所有打擊人的夢想,即使我根本不知道他們怎麼拿到的。當然以前很多朋友說『你早該進入的』,我也一直抱持順其自然態度看待,今年得到消息真的榮幸。」

1984年12月,朱宗慶在臺北、臺中、臺南、花蓮二度舉辦打擊樂獨奏會,2年後「朱宗慶打擊樂團」成立。(朱宗慶提供)

 

多年前已被推薦

 

「『名人堂』採秘密推薦制,一經推薦可重覆討論票選,多年前美國友人曾告訴我『被推薦了』,但之後沒消息我一直平常心,當有就賺到、沒有沒關係,得失心別太重」,今年確認獲選時,朱宗慶人正在南部開會手機關機,會議結束手機一開,電話、簡訊、Line、mail隨即洶湧而至。

 

延伸閱讀:【上報人物】擊時形樂 朱宗慶

 

朱宗慶第一時間回報太太分享,「當時她正準備帶女兒去加拿大參加營隊,我真的很驚喜,一度反應不過來,直到美國、香港、台灣本地不停有朋友道賀,才回神意識是真的。」朱宗慶笑稱,晚上去吃飯時,餐館老闆不僅頻恭喜他,連「與上1個亞洲人入選相距23年」都知道。

 

即使已榮登國際打擊界最高舞台,朱宗慶認為這不會對他後續計畫產生任何影響。「有沒有進入名人堂,我做的事情是一樣的。

 

2016年朱宗慶打擊樂團30周年歐洲巡演片段

 

年年都有新曲目發表的朱團(朱宗慶打擊樂團),幾乎驗證已衝刺30餘年的朱宗慶人生。

 

2017年3月,朱宗慶打擊樂團將在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策劃演出《島樂》音樂會,邀請溫隆信、賴德和、潘皇龍、錢南章、許博允等五位資深作曲家打造全新創作,也會演奏當年提拔朱宗慶的伯樂馬水龍與李泰祥2位已故作曲家的打擊樂經典作品。

 

步調趨緩,事情一樣要做

 

「前幾年我工作狂熱,休息會怕自己是不是變懶,筆記本一定擺在床頭,靈光乍現就爬起床記下,那時當系主任、當校長一周7天至少6天待學校,兩廳院藝術總監時期更幾乎7天都在,後來慢慢體會『工作時間長短』不代表『效率好壞』,妻子先帶我頻往戶外如貓空等地透氣,我也決定一周得有完整一天陪伴家人。」

 

朱宗慶秀著手上配戴的epson心跳錶,「這可以記錄行走步數、心跳、卡洛里消耗多少。」「以前罵學生、工作人員罵得劈哩啪啦『拼啊,努力啊』,現在都關心『會不會太累』」過去菸齡超過30年的朱宗慶,在寶貝女兒出生後,1天就決定把菸戒了。

 

入團18年的林敬華,同意朱宗慶近年溫和許多「年輕時真的很兇、很認真的開罵,現在不管什麼狀況,朱老師總是輕聲細語,」本身也在大學任教的她,感激朱宗慶帶給她「彩排就像打仗」、「你待的是職業樂團,讓個人心情影響舞台演出非常不專業」、「不要讓自己的狀態洩漏給觀眾」等重要觀念。(攝影:林育嫺)

 

不強求兒女接棒音樂人生

 

另與前妻育有1子的朱宗慶,並未堅持小孩得一同走上音樂路,「兒子Otto國小學過鋼琴、打擊樂、吉他,後來中斷一段時間不玩,我都尊重。」與第二任妻子所生的女兒Juju將滿10歲,倒是從小就愛音樂、舞蹈,「朋友說我殘忍,從小灌這麼多才藝給她,學打擊、鋼琴,又到雲門舞集學舞,但確實是小孩自己愛啊。」討論下來,朱宗慶想法頗有當年給他極大信任空間的父母,「孩子喜歡這個東西,我盡量賦予,至於之後是否成為她的職業,我不干涉。」

 

胼手胝足領銜「朱團」走了30年的朱宗慶,為著眼下1個30年,數年前就開始籌備形塑「沒有朱宗慶」的朱宗慶打擊樂團

 

時光荏苒,「朱宗慶打擊樂團」9位創團成員僅剩吳珮菁(左)、何鴻棋(右)2位元老。(攝影:林育嫺。《上報》合成)

 

目標:10年內全面交棒

 

「過去做朱團,我站在台上,觀眾總以我為主角,在朱團第11年時,我有目的性減少上台演出,一直到近幾年我不上台,觀眾也從一開始反應『來看朱宗慶打擊樂團,為什麼台上沒有朱宗慶?』到如今我若上台,變成觀眾疑惑『朱宗慶怎麼上台了』?」

 

「現在朱團有4個資深團員何鴻其、黃堃嚴、吳佩菁、吳思珊,再來是資歷略深的團員,再往外是相對資淺的團員」,未來朱宗慶希望自己能逐步從第一線退到第二線、第三線(全面退休),他自我評估「現在大概退到1.5線吧,希望能在10年內完全交棒。到那時來看演出,我只要坐在台下拍拍手就好。」

 

朱宗慶給出「10年」期限,盼望屆時全權交出,自己從此以「觀眾」身分踏入每一處「朱宗慶打擊樂團」表演所在竭力喝采。(攝影:林育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