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返校》導演徐漢強(上):從來沒有一款國產遊戲讓我哭成這樣

黃衍方 2019年09月28日 17:00:00

《返校》導演徐漢強(李景濤攝)

1981年生的徐漢強,有著「金鐘獎史上最年輕的導演」的頭銜,過去他所推出的短片,經常會成為影迷之間的話題,這樣的他卻相當隨遇而安,在專訪的過程中,「都是命」是他最常講的一句話。

 

今年,徐漢強推出他的第一部長片《返校》,這部改編自熱門暢銷遊戲、以1960年代白色恐怖時期為背景的恐怖片,在各方面都可以算是一部充滿開創性的作品,也為這位早慧的影像創作者開啟了人生新的篇章。

 

跟著遊戲長大的人生

 

「我是玩遊戲長大的。」

 

從五歲開始接觸遊戲,不分冷門、熱門,不分電腦遊戲、主機遊戲,徐漢強幾乎什麼遊戲都玩,只要是大家叫的出名字的遊戲,他幾乎都有接觸過。

 

問到有沒有特別喜歡的遊戲,徐漢強表示太多了,「就跟問有沒有喜歡的電影一樣」,他的人生,幾乎是跟著近三十年的台灣遊戲史一起成長。

 

喜歡玩遊戲,自然而然就會開始想做自己的遊戲。徐漢強表示,他從小就開始學習遊戲製作,學習程式設計、學習電腦繪圖,從高中到大學,「很長的時間我都在做遊戲」。

 

大學時代,徐漢強把自己做的遊戲放到網路上,讓網友免費下載,也因此吸引到一票粉絲,「會追著你的遊戲跑」,不過沒有什麼獲利的成分,純粹只是好玩。

 

2000年,徐漢強設計的遊戲《塗鴉俱樂部》(圖片取自奇奇玩

 

徐漢強說,這些遊戲的製作規模都很小,大概就是他負責畫人物,另外找一個人畫背景、還有一個人做配樂,程式部分則是他自己用套裝軟體完成。

 

徐漢強笑道:「後來在跟赤燭(編按:開發遊戲《返校》的公司)接洽的時候,他們(還)把我做的遊戲挖出來嘲笑我。」

 

誤打誤撞進入電影圈

 

花了這麼多時間在遊戲上,為什麼後來走上電影這條路?徐漢強笑道:「這就是命。」

 

2000年,徐漢強要升大學那一年,當年台灣沒有任何跟遊戲有關的科系,這讓要挑選志願的他非常困擾。

 

徐漢強回憶,當時他在學校做了性向測驗,結果有一天被叫去輔導室。「老師就說:為什麼你沒有一項超過五十?你沒有任何的興趣嗎?」他笑道:「我興趣也蠻多的,只是都不在上面。」

 

《返校》導演徐漢強(李景濤攝)

 

考量到聯考可能表現不佳,徐漢強決定採取推薦甄試的方式,「想來想去好像只有傳播比較接近」,掃過一輪傳播相關科系之後,他選了世新廣電系的電影組,後來也順利推甄上了。

 

進入世新廣電系之後,「我才開始正式的認識電影到底是什麼」,徐漢強說,自己是看好萊塢電影長大的,直到大學他才終於理解,電影有很多的可能性,也才開始愛上電影,並且學會以影迷的角度欣賞各式各樣的電影。

 

徐漢強對電影的口味,就跟他對遊戲的口味一樣,非常的紮實,不論是商業電影或藝術電影,不論是美國、歐洲、日本、韓國、台灣電影,他通通都來者不拒,「但是也沒有覺得說我一定之後就是要當導演」,大學時期的他,大多數時間仍花在製作遊戲上。

 

第十五伺服器

 

轉眼間就到了要畢業的時候,徐漢強原本計畫畢業之後先去當兵,退伍後再到遊戲公司或網路公司求職。

 

作為電影相關科系,世新廣電系的學生必須交出自己的作品,或者加入別人的劇組,才能夠畢業。而徐漢強和另外一名同學被分配到拍畢展的片頭,拍完片頭就可以畢業了。因此,當大家忙著拍片時,沒事做的徐漢強開始玩遊戲。

 

當時,《天堂》、《石器時代》等線上遊戲剛開始在台灣流行,玩家可以在上面打怪物、賺錢、買裝備,然後把原本的裝備賣掉、再買更好的裝備,一直無限循環。「一點都不好玩,但是因為大家都在玩,所以跟著沉迷在裡面。」

 

《天堂》遊戲畫面(翻攝自youtube)

 

徐漢強表示,每次從線上遊戲出來,他都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會不自覺地的用遊戲裡面數據化的邏輯去檢視現實世界,尤其在這個資本主義掛帥的世界裡,其實我們都是用數字在評斷一個人的價值和地位。

 

徐漢強覺得這件事很有趣,於是產生一個短片的點子。他用一台很爛的DV,以請吃午餐為代價,找了幾個同學幫忙,自己做特效,完成了他的第一部短片《第十五伺服器》。

 

史上最年輕的金鐘獎導演

 

徐漢強坦言,《第十五伺服器》沒什麼劇情,就是用線上遊戲的邏輯去演繹日常生活,比如有人在唸書,他的智力值就會一直往上跳,有人甩了別人一巴掌,就會跳出攻擊數值。

 

結果,沒想到《第十五伺服器》入選了當年的台北電影獎,也引起當時一門必修課的老師——瞿友寧導演的注意,他問徐漢強,有沒有意把這部短片拍成人生劇展(電視電影)。

 

徐漢強表示,當時不要說拍長片,他連跟片的經驗都很少,他笑道:「大學期間(我)跟電影行業本身是有點脫節的。」但是因為可以拍自己喜歡的題材,所以最後還是硬著頭皮上。

 

2005年,《第十五伺服器》延伸出來的人生劇展《請登入線實》,讓徐漢強在第40屆金鐘獎拿下戲劇節目單元劇導演獎,以24歲之姿成為史上最年輕的金鐘獎導演。

 

拿到金鐘獎之後,徐漢強決定延畢考研究所,「本來說好要當兵啊、要去遊戲公司上班,計畫就全部被打亂」,研究所期間他持續不斷地拍短片,一不小心就到了30歲,「我去當兵的時候變成是全梯最老的。」

 

 

當下不知道時間還沒到

 

《請登入線實》之後,徐漢強陸續拍了各式各樣的短片:將BBS實體化的《匿名遊戲》、反諷小清新電影的《小清新大爆炸》、為氣象局拍的廣告《阿爸的天氣預報》、VR短片《全能元神宮改造王》等,或多或少都有引起影展或影迷的關注。

 

但是,從《請登入線實》到《返校》的這十四年之間,徐漢強都沒有推出任何一部長片。對此,他笑道:「我覺得這就是命吧。」

 

徐漢強表示,這十四年來,其實也不是沒有拍長片的機會,但是總是會發生一些事情,導致案子最後沒有了,或者覺得劇本不夠好、覺得自己做不來。不過,回顧過去這段日子,他覺得「中間這看似在繞遠路的事情,現在看起來好像都是一個必然。」

 

「自己可能當下不知道,但其實時間還沒到。」徐漢強認為,可能就是需要這些陳年的過程,讓自己慢慢累積經驗,才有足夠的能力來執導一部長片。

 

《返校》導演徐漢強(李景濤攝)

 

與《返校》的初次接觸

 

在《返校》遊戲正式發售的半年前,徐漢強就從遊戲網站上得知它的消息,知道有人要做以1960年代的台灣為背景的恐怖冒險遊戲,「那時候就覺得天啊,從來沒看過有人做這個東西」,而且還是已經很久沒人做的冒險遊戲(AVG)類型。

 

因此,徐漢強一直關注這件事情,《返校》上市當天他就立刻下載,因為遊戲劇情不長,大概花三四個小時他就全破了。

 

「玩完以後我完全被嚇傻」,徐漢強原本以為《返校》只是單純的校園恐怖遊戲,沒想到它要講的主題比他想像的深刻很多,「我從來沒有玩一款國產遊戲讓我哭成這樣」,而且不論是故事、美術、音樂,完成度都非常的高,「我就覺得:天啊,這群人是哪裡蹦出來的?」

 

徐漢強說:「那時候我就覺得,這個故事好像它不只是可以存在在遊戲上。」

 

徐漢強表示,雖然大家都知道要將遊戲改編成電影非常困難,「但是那時候就只是想著:身為一個遊戲迷,我很希望這個故事可以被拍成電影,因為這個故事應該要被更多的台灣觀眾看到。」當時,徐漢強只是以遊戲迷的心態在思考這件事。

 

後來,很巧合的,在一次聚會上,因為偶然有人提到《返校》,徐漢強就說,應該要把這個遊戲改編成電影。結果製作公司真的跑來邀請他擔任《返校》的導演。(下篇請點這裡

 

《返校》遊戲畫面(翻攝自youtube)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延伸閱讀】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電影、戲劇、藝文、閱讀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名人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