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叫「武漢肺炎」 但世衛錯誤無法原諒

黃偉俐 2020年04月06日 00:00:00

WHO作為一個世界組織,對世界的偕同防疫已經造成重傷害,破壞了科學跟防疫的準則,搞到各國離心離德,甚至相互攻訐。(湯森路透)

這一次的肺炎一開始被報告是在武漢,所以被稱為武漢肺炎,繼而在短短3、4個月的時間從中國擴散到世界各處,弄到四處都在鎖國鎖城,風聲鶴唳。在當責的機構世衛組織WHO對外多次的發言裡面,從「不會人傳人」,到「可控制」「不會成為世界大流行」,快速演變到現在每天數以萬計的新確診,失去了數萬條人命的「世界大流行」「第三次世界大戰」「有史以來可能最慘的經濟大蕭條」。

 

有人說現任的秘書長之前是卓越的公衛學者,怎麼面對中國武漢爆發的肺炎疫情,在處理會上如此地「走鐘」?對防疫的傷害可能遠遠大於實質上的幫助,也讓世人見證了「政治正確」帶來的大災難。最近一系列的爭論是圍繞在名稱之上,因為中國跟WHO的堅持,只要提到「武漢肺炎」好像就傷害了武漢人民的感情,造成歧視,也違反了WHO對於命名的規定。這種爭論有意義嗎?尤其當中國其他省分對武漢地區實質上充滿的懷疑跟歧視,甚至警察帶頭打群架。首先我們來看看以前一些以地域被命名的大流行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很多瘟疫是以其爆發的地區而得到別稱,這只是一種單純的、歷史上的紀錄,在流行病學中容易被記得其相關的紀錄,尤其是在其瘟疫起始或最慘烈的地方。好像之前,也不過6年之前,大家也沒想過稱呼MERS冠狀病毒,就會聯想到對中東地區的歧視。更何況災情無比殘重,歷史上離我們最近的大流行──西班牙流感,其發源地跟西班牙一點關係都沒有,當年西班牙的國王還死於這個流感病毒。但是接下來的一百年,還是有數以億計的人到西班牙旅遊,尤其北歐的人根本把西班牙當第二個家,過度鼓吹置產造成西牙的地產泡沫,變成歐豬中的一隻,歧視?沒聽過。

 

如果要爭吵這隻病毒是否來自武漢?是否要叫武漢肺炎?弄到陰謀論四起,彼此叫囂,那真的就算了

 

瘟疫,或大流行有其病原,病原幾乎都是細菌或病毒,當然我們可以把它拿來當稱呼。但是當同一個病原在不同地區,不同時期造成流行時,像霍亂、鼠疫,拿病原體當命名就出問題了。像是鼠疫在西元541-542年的地中海流行過一次,其別稱是查士丁尼瘟疫;但是1665年的英國又有一波的流行叫倫敦大瘟疫,根據現有命名方式,那我們都只能稱之為鼠疫,那就真的會混淆,所以用病原體來命名是可能有問題的。武漢肺炎,根據WHO的命名原則,現在叫COVID-19,由代表「冠狀」(corona)的CO、代表「病毒」(virus)的VI,和代表疾病(disease)的D組成,19則代表2019年;所以COVID-19是代表病毒名稱,而瘟疫則是一個歷史事件。COVID-19所引起的肺炎目前稱之為「新冠肺炎」也是不對的,總不能幾年後再有另一隻冠狀病毒,叫「新新冠肺炎」吧?正確的名稱應是「2019冠狀肺炎」,但是之前的SARS、MERS都是冠狀病毒啊!要整個改名嗎?MERS改叫「2012冠狀肺炎」。

 

當然世界在進步,我們為了顧及「強國心玻璃情」,世界衛生組織說好要叫COVID-19,大家遵循就是了

 

稱呼武漢肺炎,就像稱中東呼吸症候群一樣,是一種習以為常的別稱,是歷史上一種對災難的紀錄,有的只是悲憫跟紀念,對於武漢、中國、中東無不敬或詆毀之意。至於其發源地在哪裡?說真話,要是不隱瞞疫情,世界衛生組織早點去武漢做調查,或許還比較能找到答案。說是美國軍人去中國放的病毒,或者病毒來自義大利,這種跨洋、跨大陸的陰謀論也未免太遙遠,乾脆說是來自外星人好了。既然台灣一天到晚仍在夢想參加那個充滿謊言跟官僚的世界衛生組織,政府理當不再使用武漢肺炎,媒體也不要再聳動的用武漢兩字去刺激「強國心玻璃情」才好。

 

封城是一種自救跟人道責任

 

另一個令人不解的是把封城描述為一種壯烈的犧牲,不管是中國或義大利,這也是一種邏輯上的謬誤,尤其中國這時還要世人給予感謝。封城跟限制外出,基本上不只是阻止病毒的往外擴散,也是對社區中未被感染者的一種保護。或許有些人覺得病毒不可怕,吃喝玩樂比較重要,但是社區中的老人、慢性病患者、一個挑著養家重擔的人可不一定這樣想。一但醫療資源被耗盡,連需要開個盲腸的人都可能因而延誤病情,更不要說是心肌梗塞、中風了,所有人都可能是直接或間接的受害者。

 

封城、封區當然會犧牲了經濟,幾乎所有的行業無一倖免,除了外賣跟銀行業的損害較小之外,所以配套跟人道很重要。在文明社會中,挽救別人的生命是一種人道的精神,假如大家看著鄰居起火、路人被殺,都見死不救,這是一個悲慘的世界。更何況瘟疫之時,人身自由的限制,是自救救人的一種基本要求,也是人道的表現,就像不隱匿疫情一樣,需要大家的配合。當年SARS時期,之所以出現和平醫院的群聚感染、封院,喪失許多條人命,不也是跟有醫師試圖僥倖,不盡快通報可疑病例有關嗎?而在2019冠狀肺炎初期,武漢剛開始傳出不明肺炎時,中國政府對好幾位吹哨者的封殺不也就是一個錯誤的行為嗎?錯誤在先,何來事後的感謝呢?

 

WHO重大失職太多

 

WHO的表現越來越像是一個觀察員、命名者,多的是像媒體一樣的事後諸葛跟空談,從未見其有任何能稍挽狂瀾的舉措,個人強烈支持WHO要被究責,應該立刻總辭跟改組,因為:

 

從未深入武漢發掘疫病的源頭,造成初期的來源跟狀況不明──電影裡面都有演,追查疫病的來源很重要,它有多重的意義,尤其是清楚確認致病原、阻斷可能的傳播。倒不是要怪罪那個國家的意思,除非是生物武器,那就另當別論,而是需要清楚確認致病原的致病機轉跟傳染途徑,才能制定圍堵政策,對稍後的篩檢跟治療研發都極為重要。WHO當然大可宣稱,無法得到第一手的警告、進不了武漢做調查是中國的問題,但是它們譴責過嗎?可曾發出事情大條了的警報呢?再試圖透過國際世界去施壓呢?

 

很不幸的是,明明有證據懷疑「人傳人」、「世界大流行」,但都拖延到事實無法掩蓋,才予以追認 – 很多人都認為這樣的心態、作法遠遠超出「因循苟且」,「固執保守」,要嘛是「沒有能力、魄力」,不然就是政治態度,甚至私人利害作祟。十年前禽流感曾一度有爆發「人傳人」的趨勢,當時我在藥廠的任務就是要每天看著WHO發出的報告,研判其中的個案跟感染情勢,所以知道「有限度的人傳人」是只有非常密切接觸方能傳染、像家人,死亡率也是零零星星。當時武漢地區很快出現好幾個不明感染途徑的肺炎病人外,也才沒幾個禮拜,就出現幾十個重症病患,死亡率更高達30%,WHO當時結論「有限度的人傳人」,是沒接受過辯證跟挑戰的一廂情願。

 

從目前的一些報告來看,當時的病例跟情況,恐怕連只修過生物學的大學生也會得到「人傳人」的結論,那麼要WHO一大堆博士跟專家來誤導大家幹嘛?正所謂「一步錯,步步錯」,從誤判「人傳人」、「可控可防」,到遲遲不發布「全球大流行」示警,也難怪各國輕忽,導致疫情一發不可收拾。

 

至今世界對這個疾病的確診率、傳播率,致死率仍莫衷一是 – WHO的任務不是只有發布世界大流行與否,還應該有對每個流行階段相對應的措施、對疾病的本質從事系統性的研究、對疾病的擴散採取積極的建議,而這些都需要建立透明公正的資訊上,也唯有公信力才來協調各會員國共同努力來對抗瘟疫。這是一個媒體跟網路酸民惡搞的世界,甚麼叫「狡猾」的病毒?問題是病毒根本沒有主動性,它依循的都是最簡單的變異性跟物競天擇原理。

 

要是致死率太高,人類的防堵手段就會越嚴厲,傳播率就會受影響,甚至病毒會滅絕。以B型肝炎為例,它的致死率要到反覆發炎、肝硬化、肝癌才會發生,所以一開始跟人類共存了很久。等到科學進步到一定的階段,我們對它的傳播方式、檢驗、疫苗都很清楚,人類才能不再死於肝硬化、肝癌。但WHO對新冠肺炎做了甚麼? 只有一堆的廢話,讓世界人民活在一堆混亂的數據跟訊息裡,讓媒體自己說文解字,恐嚇大眾。以死亡率來說好了,很多學者跟媒體都在猜測義大利之所以死亡率特高是因為沒防疫,篩檢率低,加上老年人又是歐洲最多。

 

但是想一想,日本不是也沒防疫嗎?日本還是全球老年化最多的地區,而日本連阻絕中國入境可還是遠遠慢於義大利呢!為什麼日本的高死亡率看不到。你說那是因為沒篩檢,老實說像義大利死人之多已經到了棺材爆滿的程度,在民主國家的日本是不可能隱瞞的住的。唯一的解釋,或許中國人自己說了,他們說發現兩種病毒,一隻是高傳染、高死亡率的L型;一隻是低傳染、低死亡率的S型。但WHO在幹嘛呢?比念稿中的陳時中遠遠不如,整天不知所云,繼續讓世界混亂中。

 

WHO的問題還有:如果快篩對於控制疫情很嚴重,為何不盡力去協調各國,加速試劑的製造跟普及?台灣的快篩試劑在台灣找不到足夠多的個案,可以又WHO找日本、歐洲合作啊?韓國的方法是甚麼?可以世界一起來嗎?WHO作為一個世界組織,對世界的偕同防疫已經造成重傷害,破壞了科學跟防疫的準則,搞到各國離心離德,甚至相互攻訐。這已經不是嘲笑它中了C病毒就可以的,台灣有志氣一點吧!現在加入WHO是沒意義的事,此刻不要再提、再想,專心保護好自己,跟世界一起努力共同度過眼前艱難的瘟疫時代吧!「武漢肺炎」也不要再提,要正名為「發現於中國武漢的新冠肺炎2019」。

 

※作者為精神科醫師,網路專欄作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