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九月看川普如何對中共出手

顏純鈎 2020年06月29日 07:00:00

川普不會為香港人兩肋插刀,只是香港人的反共,對他的選舉有助力,如此而已。(湯森路透)

國安法甚囂塵上,美國政府反而靜下來,於是有時事評論員對川普是否出賣香港人憂慮忡忡。

 

的確,蓬佩奧夏威夷回來後,只提中美貿易談判,不談國安法。會不會在夏威夷中方給了足夠甜頭,以致川普政府收貨,從此對國安法睜一眼閉一眼?

 

說到甜頭,只有中美貿易協議,但這件事真的有那麼大的神力嗎?協議已簽,該談的都談完,中方執行協議,不是因為簽了協議,而是大陸正急需大筆買進農產品和豬肉,以應付社會需求。中方轉向別國家價格更貴,數量不敷所需,因此美國人根本無須擔心中方不下單進貨。

 

即使在其他方面賴帳,美國還有制裁措施,之前中方悔約,川普增加關稅,中方又要乖乖接受,所以美國根本無須介意中方是否執行協議。執行固然好,不執行有不執行的對策,因此中方應承執行協議,不能成為美國在國安法上忍讓的誘因。

 

其次,蓬佩奧回來後,又去了一趟哥本哈根,在那裡「大放厥詞」,罵中共是「流氓行為者」,又說歐盟要在「自由與暴政」之間作出選擇。這可不是與中共和好的態度,而是煽風點火的態度。

 

在近日的中歐峰會上,歐盟代表嚴詞警告中共,提出四大要點,語帶威脅。歐盟態度的轉變,當然與美國政府的遊說有關。川普宣佈從德國撤九千美軍,便是要挾歐洲,不選邊站就各走各的路,歐盟因此乖乖歸隊。美國一方面慫恿歐洲對中共強硬,一方面又和中共鬼祟勾搭,那豈不等於打臉自己左右開弓?美國將如何取信於盟友,建立一個國際反共大聯盟?

 

綜上所述,夏威夷之會並不會使美國軟下來,那為何美國政府近來對國安法變低調了?

 

對川普來說,當下沒有比總統大選更重要的事,凡事都要服從大選。而大選形勢越來越對他不利,疫癥又起,黑人暴動未息,都是他處理失當的後遺癥,經濟在欲起難起之間,可能突然又下行,那他手上還有什麼武器?

 

唯一可以用來打拜登的,就是制裁中共這一招了。拜登有一些收取中共小恩惠的不名譽舊事,正是他的軟肋,若川普又與中共眉來眼去,他又憑什麼說拜登的不是?與中共暗中交易,必定成為來日拜登攻擊的目標,川普不能不防這一著。

 

筆者認為,川普不是不打中共,而是在尋找最佳打擊時機。美國總統大選是十一月三日,離國安法出台的七月初,還有四個月時間,如現在馬上祭出法寶來,擾攘一兩個月,未到十一月前已經冷下來。那時川普手上再沒有多餘的招數可用,便會處於拜登的全力攻擊之下,無以還手。

 

反之,如果將制裁中共的辣招留到九月才用,那離選舉只剩兩個月,炒到總統大選,熱度還在。與此同時,拜登手上無權,不能對中共有任何實際打擊,空口說白話。自然被動很多。

 

因此,對川普最有利的,不是七月初國安法一出來就出手大制裁,而是七月初先作作樣子,留下最辣的手段,等九月才使出來,那時對拜登就是一劍封喉的絕招。

 

最近,蓬佩奧突然關心香港九月的立法會選舉,這也有點蹊蹺。國安法七月上馬,七月不制裁卻留待九月,中間兩個月的延宕又是什麼道理?立法會選舉是國安法實施後的結果,根子在國安法,你不制裁國安法,倒要等立法會選舉才下手,這是捨近而求遠,捨主而求次,情理上講不通。

 

其實,關心九月立法會選舉不是主因,只是大制裁要延到九月,理由不能明說,於是以立法選舉來作說詞。說白了,川普連任是重中之重,重過港版國安法,但蓬佩奧不能說這種話,只好顧左右而言他。

 

川普本質就是一個商人,林行止先生說他有「經紀人基因」,最是精闢。他不會為香港人兩肋插刀,只是香港人的反共,對他的選舉有助力,如此而已。

 

不管美國政府是否支持香港人,香港人都是要抗爭的了。美國人大力支持,我們的抗爭更快有成果,美國人不支持,抗爭就會漫長一點,犧牲會大一點。但西方世界失去香港,對他們的全球戰略也是一大挫敗,筆者不相信,中共執行中美貿易協議,真是重要到足以犧牲西方反共的全球戰略。

 

不僅是國安法,包括疫癥索賠、南海爭端、台海危機、新疆人權等等,都會在九月才傾巢而出火力全開,招招坐實,連環爆破,因為總統寶座志在必得。

 

香港人稍安勿躁,且看事情往下如何發展。(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原標題:美國大制裁會在九月後)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