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醫醫國的陳定信院士

藍麗娟 2020年06月29日 00:02:00

陳定信在台大醫院必定身穿白袍,口袋裝有聽診器、小槌子、手電筒、處方本和筆記本,隨身佩戴識別證,總重3公斤。(陳定信院士辦公室提供)

超級馬拉松選手陳彥博曾經在7年前特地前往台大醫學院拜訪陳定信教授。當時27歲、剛挑戰完國際重大賽事的陳彥博之所以來看這位享譽國際的肝病權威,並不是為了看病,而是代表台灣年輕世代,來向陳定信致謝。感謝陳定信,使陳彥博這一整個年輕世代能免於肝病威脅,而能熱血追夢!

 

為什麼?

 

這段少有人知的佳話,要從陳定信的教師父親陳炳沛說起。

 

超級馬拉松選手陳彥博前往台大醫學院拜訪陳定信。(圖片由陳定信院士辦公室提供)

 

出身鶯歌鄉下,早在二十二歲還在讀醫學院時,陳定信目睹父親發現罹患肝癌到過世僅短短四個月,從此家破人亡,頓失依靠。

 

父親過世後,醫學生陳定信進入病房實習,驚覺:

 

「為什麼肝病病人一送來就幾乎沒有辦法救了?」

 

「我當醫生是要救人的,難道只是來為病人宣判死訊的嗎?」

 

「為什麼台灣的肝癌跟西方醫學教科書上寫的都不一樣?」

 

於是,陳定信發願找出導致台灣肝癌的原因,這一投身,就超過40個寒暑。

 

逾40年來,陳定信不計名利,克服刻苦的醫學研究環境,兼顧看病、教學、夜以繼日埋首醫學研究,慢慢得出成果。

 

首先,他解開B型肝炎致癌之謎,陸續發現B型肝炎是造成肝癌的主因,台灣每六個人就有一個人是B型肝炎帶原者,高居全球前茅。而且,在台灣,B型肝炎主要是由帶原的母親傳染給新生兒。石破天驚的研究成果,醫學教科書從此改寫。

 

發現致病原因了,陳定信覺得不夠。

 

「一個一個救,不僅來不及,可能還常常救不活,」於是,他花費7年時間,與恩師宋瑞樓教授鍥而不捨說服我國政府推動B型肝炎預防注射,他甚至還加入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執行這項拯救台灣人免於肝病的大型計畫。

 

如今,從1984年起出生的新生兒大都不會帶有B型肝炎抗原,不用擔心肝硬化與肝細胞癌對生命的威脅。至今,台灣36歲以下的年輕世代都是受惠者。出生於1986年、征戰世界各大洲極地的全球超馬冠軍選手陳彥博,正受惠於這項計畫。這也是陳彥博為何向陳定信致謝之因。

 

不只B型肝炎,陳定信與研究團隊進一步發現,C型肝炎也是肝癌的主因。因此陳定信領導研究團隊研發了C型肝炎檢驗試劑,進行篩檢,讓台灣人能避免因輸血而感染C型肝炎。因此,凡是在1992年以後曾經在台灣輸血,至今健康無虞者,也是受惠於陳定信領導的C型肝炎團隊。

 

此外,陳定信研究團隊還創造出能根治慢性C型肝炎的合併療法,成為全球3億C型肝炎患者的福音,全台灣也有許多病患受惠;而他領導的團隊研發出針對B加C型肝炎治療法,也成為全球醫界的標準療法。

 

陳定信投身研究、發現治療法,也積極推動國家的防治政策,長期擔任衛福部肝炎及肝癌防治委員會委員,歷經多年,終使台灣人逐漸免於肝病恐懼。逾30年來,台灣人的10大死因,慢性肝炎及肝硬化從第6位降為第10位。而高居第1大死因的癌症,肝癌也不再居首位,已經降為第2位。

 

陳定信院士與他帶領的台大醫院肝炎研究中心。(陳定信院士辦公室提供)

 

自喻為「台灣水牛」的陳定信,默默耕耘出肝病的研究與防治成果,締造了「台灣模式」,逾40年來,他馬不停蹄奔走世界各國宣導,扭轉美、日、澳、中等國與WHO的B型肝炎防治策略,使其紛紛仿效台灣來防治肝病,造福了全球無數人;他積極推動肝癌防治的身影,也是學術外交的楷模。可以說,陳定信身為醫師科學家,不拿手術刀,卻以研究與防治幫助了更多人。

 

「陳定信常說:『對的事,要義無反顧去做!』現在很多人抱怨環境不好、條件不好、有無力感。但是陳定信在當年那樣不好的條件下,還是堅持要做好研究與防治。」台南韓內科院長韓良誠曾指出。

 

多年來,因為陳定信對人類的卓越貢獻,獲獎無數,世界醫學會頒發「全球關懷醫師」,權威的世界肝臟學會、歐洲肝臟學會、美國肝病學會、亞太肝臟學會、日經亞洲賞都紛紛頒獎肯定陳定信的學術成就。

 

比如,他獲頒第三世界科學院「的里亞斯特科學獎」(Trieste Science Prize)醫學獎項時,該獎如此表彰陳定信:

 

因為他的頂尖研究,發現母親傳染B型肝炎給新生嬰兒是主要途徑,並且發現B型肝炎病毒不僅與肝硬化有關,也與肝細胞癌有關。他運用這些知識得到支持,協助推動台灣新生兒全面接種B型肝炎疫苗計畫,從此,這項防治策略被全球其他國家採用。感謝陳定信的努力,B型肝炎帶原率快速降低,肝細胞癌也已成為第一個人類癌症可經由疫苗來防治的案例。

 

「下醫醫病,中醫醫人,上醫醫國,在我看來,陳定信絕對是上醫。」甫卸任副總統的中央研究院院士陳建仁曾如是評價。

 

陳定信是良醫、科學家、也是位教育家。

 

2003年SARS爆發時,深具使命感的陳定信時任台大醫學院院長,他領導台大醫學院研究團隊站上第一線,找出對抗SARS的方法;而且,他一肩扛下學生家長的驚恐壓力,堅持實習醫師必須在醫院實習,堅守崗位,立下醫護人員的身教典範。

 

「台大(醫學院)是龍頭,台大不鬆動,別的(醫學院校)就不會鬆動。」SARS爆發時擔任教育部長的黃榮村曾指出,「台大醫學院有一個傳統,而陳定信有一個制高點,對醫學教育尤其具有意義。」

 

「他沒有偏見,他站的高,看得遠;他站在對台灣的醫療有沒有幫助,對國家社會有沒有好處的角度來看。」曾任衛生署長的林芳郁醫師曾指出。

 

四十多年來,陳定信在台大醫院必定身穿白袍,口袋裝有聽診器、小槌子、手電筒、處方本和筆記本,隨身佩戴識別證,總重3公斤。

 

為什麼?

 

「你看,萬一前面那個行人倒下,我隨時都可以救他!」陳定信微笑說著,他那一心以救濟人命為己任的表情使人難忘。

 

陳定信深愛這片土地、堅定信念、不呼口號、實踐使命,七十歲退休後仍繼續投身於研究、看診、教學、肝病防治。然而,卻也積勞成疾,不幸罹患胰臟癌,於今年六月二十四日病逝於他從就讀到服務逾五十載的台灣大學醫學院,享壽七十六歲。

 

高掛在台大醫學院的時鐘,秒針不偏不倚地走著,星期三下午,陳定信醫師固定看診的時間,翹首盼望的病患們再也等不到數十年如一日、視病如親、笑容可掬的陳醫師身影。

 

「堅定信念,對的事,要義無反顧去做!」陳定信的提醒,如暮鼓晨鐘。

 

哲人已遠,典範常在。可以確信的是,這位良醫、醫師、教育家多年培育的醫師科學家團隊,當已傳承他的信念、精神與使命,為消滅肝病、拯救世人而戰!

 

台大醫學院陳定信院長追思專區,設於台大醫學人文博物館 ( 地址:仁愛路一段一號 )。供各界人士前往追思留言, 開放時間為週一至週五8:00-17:00 ,國定暨校定假日休館。

 

※作者曾貼身採訪陳定信院士14個月,撰寫《堅定信念—肝病世界權威陳定信的人生志業》一書、其後曾企劃編輯《陳定信教授榮退文集》

 

關鍵字: 陳定信 肝炎 上醫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